🏡
PTT小說網
x
    莫凡走向了吳苦。

    吳苦目光穿過莫凡,看到一個與莫凡身體相連的魔影,如潑開的黑油漆,卻自己在蠕動。

    “啊啊啊啊!!!!!”

    悽慘至極的叫聲從魁狽身上傳出來,沒有人知道魁狽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可光是這慘叫聲便讓人聽出了絕望!!

    影裔長者的黑影聳動,魁狽的叫聲便一直在持續。

    光系法師達蒙在河對岸,看到影裔長者正在折磨魁狽,整個人都嚇得哆嗦起來。

    黑暗位面中的長者,它竟然突破了枷鎖降臨到這裏,假如一開始對方就用影裔長者來對付自己,自己早就死了十遍八遍了!

    達蒙忽然覺得自己選擇撤退是無比明智的,不然那恐怖到極點的影裔長者說不定就是飛到自己身上了。

    ……

    “看來這一次撒朗不會捨身救你了。”莫凡看着吳苦。

    吳苦臉上表情一直在變化,他想不到莫凡真的能夠殺到自己面前,最重要的是,他還沒有使用惡魔之力。

    的確,撒朗可能出現了。

    她要的,不過是戰爭爆發,在死亡的國度中行走,她將獲得更多的邪仰力量。

    如今戰爭已經無法停歇,她要的已經達到了,自己對於撒朗來說沒有了之前那麼大的價值。

    “不愧是我們大教廷最大的絆腳石,你總是能夠在我們迎來盛典的時候,給我們製造一些麻煩。可惜啊,可惜,我們永遠都先你一步,就和當初在博城一樣,你什麼都做不了,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吳苦開始攻心計。

    “人總是在一點點進步的,我從來沒指望過自己能幹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可只要每一次都比之前出色,我就很滿意了。”莫凡回答道。

    真的什麼都做不了嗎?

    博城,求生。

    古都,解救。

    北疆,阻擋。

    這安第斯山聯邦,扼制!

    每踏出一步,都比之前更有分量!

    甚至在今天,終於見到了博城的罪魁禍首之一。

    對莫凡來說,已經很足夠了。

    “你根本不知道我們的教廷有多龐大,你所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吳苦重重的說道。

    “要撬動冰山,都是從局部開始的。只要你們教廷不滅,我的地獄門絕對不會關閉。實在差強人意也沒有關係,畢竟我年紀還輕,你們大主教就不一樣了。”莫凡說道。

    說白了,看誰他媽命長!

    說了死磕到底,就要做到!

    吳苦本來想擊垮莫凡對抗黑教廷的意志,他不相信有人會真的願意將自己的一切奉獻在打擊他們黑教廷上面。

    就連聖裁院、魔法協會都沒有那麼盡心盡責,他一個肉體凡胎,何苦這樣魚死網破?

    然而,莫凡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吳苦那張臉立刻跟吃了狗屎一樣。

    作爲一個傳教者,主要就是攻心。

    要知道他們教會裏,從藍衣執事到灰衣教士,人手一本自己教科書式的傳教藍本,多數人只要照着聽下去,都會逐漸投向他們的懷抱,現如今他親自攻心,卻一點作用不說,還不由自主的思考起一個問題。

    論命長,莫凡確實要比撒朗命長一點,等過個二十年。

    莫凡正值壯年,實力通天。

    撒朗呢,老態龍鍾,思維遲緩……

    猛的搖了搖頭,吳苦發現自己怎麼被對方洗腦了!!

    “我沒有入黑教廷前,也算是一個僧人。能否給個體面的死法?”吳苦儘量剋制住內心的不甘與惱怒,用一種商量的語氣說道。

    “死在我手上,就是最體面的了。”莫凡回答道。

    “你簡直不可理喻!!”吳苦簡直川劇變臉,那幾秒鐘還表現出幾分平靜與老僧知死的祥和,這一秒卻猙獰可怕,青面如鬼!!

    屠夫與狗,有什麼好談的!

    莫凡速度爆發,之前站着的位置火星四射,河岸都剝落了一大塊。

    他幾乎瞬閃到吳苦面前,全身烈焰倒飛,完全就是古代傳說中的火神,神武、威嚴!

    吳苦看到這一幕,身體向後滑行。

    他的身上馬上涌現出了衆多水珠,它們一顆顆極其分明,竄在一起的時候,更如同是無數佛珠加身,死死的保護住吳苦。

    水佛珠!

    看來吳苦也是一個擁有水系超然力的人。

    這水佛珠正是契合他之前僧人的身份,可作爲一個修心的僧人,他卻助紂爲虐,所謂的普渡,更等於伏滅!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水佛珠!”

    莫凡狂神一般,天火在他發力的那一刻更燃燒到了一個頂點。

    從遠處看過來,甚至可以看到一座完全由火焰組成的山峯,就矗立在莫凡和吳苦之間!!

    這火焰形成的山峯不過是勢。

    真正的力量,現在才徹底釋放!

    “火神-湮凰!”

    烈焰鑄成的山峯上,一對垂天火翼赫然出現。

    這山分明就是刻畫神話之中的鳳凰山,山頂之上正棲息着一頭可以輕易焚滅幾百公里的火凰!

    如神降臨,熱河從上游乾枯到中游。

    兩岸的熱帶密林在潮溼中卻劇烈燃燒,火勢還在瘋狂的蔓延,威脅到了河水兩邊的軍營!

    天空通紅如血,漫天的火刃似雷暴那樣劃過,驚起一串串觸目驚心的紅光。

    山頂,湮凰落下,以自己的身軀帶來前所未有的滅亡之火。

    佛珠在一顆顆破碎,水剋制火,卻剋制不了一頭可以無限涅槃的火神凰,它從莫凡頭頂上降下,它掠過熱河另外一側的平底山林!!

    一切都焚燒成灰燼,即便火神湮凰翼展只有五十米,可它在貼着地面掠過熱河密林的時候,卻是延展開了一公里的平線。

    以火神湮凰兩翼方向分別延展出五百米,像是一條火界限,凰掠過之處,這火界限也將兩側統統焚盡毀盡!!

    吳苦全身都是水佛珠,成百上千。

    他和他的水佛珠被不斷的推向遠處,天生水魂種的吳苦,也擁有無與倫比的法力,只可惜在火凰久久不散的浩瀚火氣下,他的水佛珠在不斷蒸發、破碎!

    看着一顆顆保命水佛珠消失,吳苦那張臉終於也陷入了絕望恐懼當中!

    抵擋不住,劫炎天火,那是可以毀天滅地的火焰,他不過是一個擁有特殊天賦的人類,依舊渺小,依舊擺脫不了葬身火海的命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