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褐色首領神情非常鎮定,這正是擁有絕對實力下所產生的強大自信。

    他見到了莫凡殺吳苦,但他依然有自信在這裏將莫凡給宰了!

    “你以爲我力量枯竭了嗎?”莫凡往前站了一步。

    “無所謂,你全盛狀態,也不會是我的對手。放眼南美洲,也沒有幾個人是我的對手。否則,我怎敢竊國!”褐色政權首領忽然氣勢暴漲。

    他根本沒有使用任何魔法,可那股氣勢就宛如一場狂烈的暴風雨,撲面而來。

    莫凡無法再往前了,此人遠比白豹強大。

    但莫凡也不會因此臣服,他的身上爆起如紫色海龍一樣的雷電,這些纖細卻冗長的電光盤在一起,升騰到了百米的高度,同樣形成了一股勢,與褐色政權首領對抗!

    烈火閻王形態還沒有散去,而這雷電龍飛鳳舞之景,讓莫凡在閻王之姿下更透出幾分蠻橫強勢!

    “雷系超階第二級,雷系超然力……恩?神印禮讚……”褐色政權首領眸光閃耀。

    他在仔仔細細的鑑別,讓他有些意外的是,此人擁有烈火閻王之外,雷系的境界居然也不遜色多少!

    怕是雷系超階第三級的人,遇到他也不一定能夠佔到半點好處。

    “有意思!”褐色政權首領說道。

    莫凡雷火加身,無所畏懼!

    要打,奉陪到底!!

    ……

    “隆隆隆隆~~~~~~~~~~!!!!”

    忽然,震天吶喊從正東位置傳來,褐色首領腳下都已經有星圖在極速描畫了,眼看星座、星宮便要成型,他卻皺了皺眉。

    莫凡也往那裏望去,發現鷹馬騎兵團居然還剩下一小半,幾百鷹馬騎兵團脫離了圍攻,正與更遠的一大批軍團匯合!

    莫凡心中大喜。

    穆白那傢伙,終於幹掉蟲巫師了。

    聯邦大軍壓進,正與浴血奮戰的鷹馬騎兵團會師,這意味着熱河那一側的叛軍,真面臨最重大的抉擇。

    要麼與聯邦大軍死戰到底,血染大地,要麼立刻退守到熱河西岸,死守半嶺山城!

    “我知道你是什麼人,哼,等我安定了這片河山,一定會找你。到時,你沒有第二種選擇!”褐色政權首領指着莫凡道。

    “我不一樣。我會看在你妹妹的份上,給你留個口氣。”莫凡回答道。

    南卓,這次進攻般羅城的褐色政權軍的頭號人物。

    這個傢伙恐怖的修爲着實讓莫凡忌憚,事實上對方真要和自己打,莫凡腳底板早已經抹好了油。

    神經病,跟這個叛軍頭號人物打,自己解決了吳苦,這片天他們愛怎麼鬧騰關自己鳥事!

    想不到的是,聯邦大軍來的也恰是時候。

    ……

    南卓回到了主營地,原本他身邊有三名關係不錯的將領,也勉強可以獨擋一面,到頭來只剩下自己妹妹莎迦。

    況且,莎迦是一個異常的存在。

    她強大至極,若真以命相搏,莎迦從邪書中呼喚出來的東西可以碾壓白豹。

    可那等於在損耗莎迦的壽命。

    “莎迦,你怎麼看?”褐色首領南卓問道。

    他並非徵求意見,更像是在詢問自己。

    “你請來的天師,從一開始就古古怪怪。如果是黑教廷,你不是在竊國,是在和全世界爲敵。”莎迦很平靜的說道。

    首領南卓從大大的鼻孔中呼出重氣。

    他心懷僥倖,但也應該想到,黑教廷臭名昭著,會有人前來消滅他們再正常不過了,只是他想不到有人決心可以龐大到橫穿國戰戰場。

    “退到山城吧,我不希望你死在這裏。”莎迦補充了一句。

    “唉,就差那麼一點點,或許,我不應該採納白豹的這個建議,這個雨天師雖然給了很多人勇氣,但終究是一盤散沙。”首領南卓嘆了一口氣。

    兄妹倆沉默了片刻,外頭早已經廝殺得天昏地暗,現在南卓必須做決定,究竟是退,還是殺。

    “對了,白豹的筆和硯呢?”南卓忽然想起這件事來。

    “被老師拿走了。”

    “你怎麼不攔着!!”南卓大叫道。

    莎迦眨了眨眼睛。

    老師贏了,拿走戰利品,很正常的行爲啊。

    南卓一陣頭大。

    白豹強大的地方,正是他的筆和硯。沒有了白豹,憑藉着那兩件寶貝,完全可以再造出一名強橫的冰系法師。

    有莎迦這樣的妹妹,南卓真懷疑人家把自己的老窩端了,她還幫着清點!

    “你走吧,你走吧,你也幫我斬了不少聯邦將領,我不希望你被通緝。”南卓擺了擺手道。

    “我不希望你死。”莎迦說道。

    “哥哥我沒那麼懦弱,我會下退兵令,退守半嶺山城。”南卓回答道。

    莎迦這才點了點頭。

    ……

    ……

    叛軍開始撤退,正好蹄形河灣這裏的河水乾涸了,雖然坑坑窪窪、地陷林塌,叛軍有風艦這樣的存在,逃跑起來也是神速。

    聯邦軍追殺到了熱河附近,將叛軍那些殘餘的敵人剿滅、俘虜後,般羅城戰役也算是徹底結束了。

    不過,叛軍的主要基地還是在半嶺山城。

    半嶺山城擁有了五角雷石礦脈後,等於有了成立一個國家的資本,他們會在近期快速發展、壯大。

    沒有般羅城,他們就無法撼動聯邦,但聯邦想扳倒他們,也絕非一兩次討伐就可以的。

    熱河密林,到處都是屍體,成羣結隊的沼澤鴉盤踞在上空,不等聯邦軍隊打掃戰場,它們便俯衝下來爭搶。

    鮮血早已經變成了黑褐色,從般羅城到熱河這幾十公里,都能夠看到風乾的血跡。

    莫凡一路退回到般羅城,到了城內,他就已經快撐不住了,疲倦的倒在大街上。

    “怎麼樣,怎麼樣,吳苦宰了嗎!”趙滿延一路狂奔過來,急切的問道。

    “在那袋子裏裝着。”莫凡沒力氣了。

    趙滿延翻開袋子,看到一堆黑乎乎的骸骨,也看到了死人頭骨。

    “是這傢伙!”趙滿延也不知道哪來的眼力,很確信這就是吳苦。

    穆白慢了一些纔過來,他身上綁着很多白布,布里身處鮮血來。

    看得出來他和蟲巫師們也打得很慘烈。

    “穆白,這個給你。”莫凡從自己的空間手鐲裏取出了兩樣東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