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穆白雙手還纏着繃帶,連拿都沒法拿。

    “這是我從一個叛軍大將領那邊繳獲的,冰筆雪硯,感覺你來用的話,應該會比那傢伙更牛B。”莫凡說道。

    穆白看到這兩件器皿便知道它們絕非凡品。

    恨不得現在就趕緊長出手來,好試一試它們的威力!

    莫凡起初以爲冰筆雪硯是白豹的超然力演變的,誰知道那傢伙被自己轟殺了之後,這兩樣寶貝就落了下來。

    莫凡是見識過冰筆雪硯的威力,可惜自己使用不了,正好可以給穆白。

    “我從蟲巫師身上也弄點了一些好東西,回頭可以拿你的狼試一試。”穆白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

    他看了一樣旁邊的趙滿延,發現這傢伙還在翻吳苦的屍骨袋。

    趙滿延這次也算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空間手鐲裏還有三顆至臻水元晶,儘管非常不捨得,但莫凡還是狠下心來打算給趙滿延。

    “哇!!莫凡,你太夠兄弟了。既然穆白都有好東西了,那這個歸我了!”趙滿延忽然間興奮的叫了起來。

    莫凡手中的三顆至臻水元晶都要遞出去了,聽到趙滿延這番話,卻是一頭霧水。

    他側過身去,發現趙滿延整個腦袋都快鑽到屍骨袋裏。

    當他鑽出來的時候,手上全是黑乎乎的骨灰,但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骨灰中有一些實的物體,圓圓的,一顆顆。

    “骨灰珠,這吳苦難道還有舍利子不成?”莫凡困惑道。

    “是水佛珠,上次對上他的時候,我就很奇怪他控水能力爲什麼那麼的特殊,即便是天生魂體,也沒有那麼隨心所欲,果然他身上有這樣的寶貝!”趙滿延欣喜若狂。

    莫凡很詫異。

    自己還真沒如何仔細檢查。

    “這個水佛珠是伴生器皿嗎?”莫凡問道。

    “伴生器皿,主人死了,器皿也會消失的。這個其實更接近於斬魔具,但和斬魔具不同的是,他是一種專屬魔具,一般只有超然力的魔法師才具備。”趙滿延說道。

    “哦,哦。”莫凡似懂非懂。

    “以後再和你細說,總之我什麼好處都不要,但這東西一定得歸我!”趙滿延像撿到了寶貝一樣。

    莫凡點了點頭,不聲不響的將三顆水元晶收回了自己的空間手鐲裏。

    正好,自己是一個窮人,就沒有必要救濟土豪了。

    回頭把這些至臻水元晶找個好人家賣了,補充點買防裝的資金。

    “哈哈哈,你們在這啊,三位使者,沒有你們我們聯邦現在還在苦戰。”黑猩猩馬傑跑了過來,激動無比的喊道。

    “馬傑啊,以後你在聯邦混出大名頭了,可別忘了我們啊。”莫凡說道。

    “肯定,肯定,我現在就已經讓人做三尊雕像,打算放在我剛獲得的領地裏,我看誰還敢小看我馬傑!”黑猩猩馬傑說道。

    “……”

    “對了,布萊爾少軍將找您呢,您不是說對十字軍團的運作很感興趣嗎,他已經向上頭獲批了。您可是我們聯邦的大將,你們不接受軍官官職,但依舊是我們安第斯山聯邦的貴人,您想學習,軍隊一定會傳授的!”馬傑眉飛色舞的說道。

    “那再好不過。”莫凡露出了笑容。

    混沌拓印,這對莫凡才是最實在的東西!!

    “將軍,趙將軍,您怎麼蹲在這大馬路上啊,我們騎兵團都等着您回去喝慶功酒呢。”幾名鷹馬騎兵團的人飛了過來,一個個對趙滿延肅然起敬,語態謙卑!

    “你們喝,你們喝,我休息一會。”趙滿延擺了擺手。

    莫凡和穆白一臉訝異的看着趙滿延。

    趙滿延臉不紅心不跳,昂首挺胸道:“怎麼了,我用實力折服了一支騎兵團不行嗎!”

    鷹馬騎兵團的人對趙滿延無比尊敬,看來他們最後能有三百多人還活着回來,趙滿延是出了很大的力氣。

    “我們將您的事蹟告訴了聯邦裏的女聯,她們都說想見您一面啊,真的不來嗎?”鷹馬騎兵團的說道。

    “帶路!”趙滿延馬上精神奕奕的爬了起來。

    說好的,這次如果活下來就嘗試一下六飛!

    聯邦女軍人,上身波瀾壯闊的襯衣,下身裹臀軍裙,戴着嚴肅莊重的蓓蕾帽,南美洲的風情,終於可以肆無忌憚的品嚐了!!

    趙滿延想拉上莫凡和穆白一起去。

    穆白對冰筆雪硯的興趣遠超過那些聯邦美女,莫凡是真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他只想找一個舒適安全的地方狠狠的睡上三天三夜。

    ……

    莫凡到了聯邦的飛海城,這座城市是聯邦的最大根基之一,雖然比不上他們的首都,卻是將來面對海妖的重要戰略城市。

    事實上,莫凡是一路睡過來的,有專門的飛機,專門的裝甲車,專門的陪護人員。

    莫凡斬殺了冷虎白豹的事情早就傳遍聯邦了,現在聯邦軍隊都將莫凡看做是大將。

    一覺睡到天黑。

    莫凡也不知道是第幾天的天黑了,從一座軍院中醒來,馬上就有美味的食物送上,幾個醫護小姐姐精心照料。

    “首長!”

    “首長!”

    一名臉黝黑黝黑的男子走了進來,要不是體型更加魁梧,莫凡差點以爲是黑猩猩馬傑本人。

    “我聽說,你不需要官職,可我們賞罰分明,如果不能夠向你這樣立下大功的人賞賜什麼,我們不好對那些願意爲我們建功立業的軍人交待。”黑大臉的首長說道。

    “阿爾卑斯山的孤兒院,你知道嗎?”莫凡問道。

    “哦,有耳聞,只不過我們國家並不會贍養不爲我們效力的人。那是阿爾卑斯山學府的未來花朵,可不是我們聯邦未來的花朵。”黑大臉首長很直接的說道。

    他們需要戰鬥法師,需要更強大的力量,像莫凡這樣可以爲他們殺敵平定的。

    要知道很多孩子,連自己是聯邦人員都不承認,更別說裏面還有很多叛軍家屬。現在他們連聯邦軍人的親屬都安排不過來,哪還會理會那些野孩子,他們沒給國家做任何貢獻。

    “你們要送給我的領地就給他們吧,畢竟他們是一羣無所依靠的孩子,海妖霍亂和戰爭,讓他們無處容身。”莫凡說道。

    “可以,我該給的給了,你怎麼處理是你的事情。”黑大臉首長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