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還來找死,小炎姬,給我好好管教一下他們。”莫凡瞥了一眼,發現囚徒們還是在涌過來。

    小炎姬被莫凡召喚出來,一抹火凰降世的炎光隕落,瓷娃娃的火焰小寶寶一秒鐘變成了高冷、威嚴、不可一世的絕色女王。

    長髮是火紅色的瀑布,身上披着的更是舞動的火瓣組成的風衣,肌膚如火琉璃那般光滑卻充滿炙熱之感。

    炎姬女王可以自由踏空,她懸浮在了另外兩名超階囚徒之間。

    盛其令人的天級火焰讓這兩個被蠱惑了心智的魔法師差點反叛。

    炎姬女王可是正統君主,而人類的超階法師,若沒有達到滿修的境界,在君主級面前也是弟弟,至少要組上一個團隊纔有可能抗衡。

    更別說是囚徒,力量大不如前的這種殘廢形超階法師了。

    就兩個?

    還不夠炎姬女王熱身的!

    ……

    莫凡知道這麼大的動靜,陸昆那邊不可能察覺不到。

    這顆紅邪珠,在監禁之山應該有一些小年份了,吸納了非常多的靈魂能量,想來離自己開山立派也不遠了。

    對於別人來說,這是一個隨時可能奪舍人肉軀的魔鬼,在莫凡眼裏卻是一顆三千年一開花上千年一結果的成熟蟠桃,正是最可口的時候!

    紅邪珠就鑲嵌在塔尖上。

    當它見到莫凡那雙貪婪的眼睛的時候,已經恨不得要長出一雙腿來逃跑了。

    你別過來!

    再過來我報警了!

    莫凡哪理會紅邪珠心裏怎麼想的,陸昆在監禁之山養了這麼一個好東西,自己正好連鍋一起端走!

    別人會懼怕紅邪珠的精神侵蝕、靈魂佔據,莫凡卻一點都不害怕。

    要說輩分的話,自己腰間的這凝華邪珠還是它監禁之山紅邪珠的爹!

    果然,凝華邪珠開始了吞噬!

    那些龐大的怨念,那些一點點從囚徒們身上刮下來的靈魂能量,還有這監獄特殊環境下催長的本源,統統被凝華邪珠給吸了進去……

    吞,大口吞。

    才隨便幾口,莫凡感覺自己之前消耗掉的惡魔能量就補充回來了!

    如此,莫凡就更加有底氣了。

    紅邪珠周圍都纏繞着紅色的氣息,現在開始慢慢退散。

    就連它珠子本體,顏色也在一點點的改變。

    不知不覺中,紅珠子化成了灰珠子,半點光澤都沒有了。

    “能量好像有些溢出啊。”

    莫凡發現凝華邪珠已經飽了,還有好幾縷紅色的氣縈繞在凝華邪珠的旁邊,想是一羣無家可歸的野孩子。

    這就有些頭疼了。

    首先紅邪珠的能量是不能任由揮發的。

    當初在克羅地亞,就引發了一場瘟疫,造成了巨大的恐慌。

    其次,小泥鰍是不吸收這種不太乾淨的能量體的,它是一個有潔癖的好修魂器皿!

    就在莫凡犯難的時候,那些紅色的氣體開始往莫凡的空間手鐲裏鑽。

    像是有什麼在引導它們過去。

    莫凡一陣疑惑,打開空間手鐲,發現之前那個作爲預付金的半成品星海天脈竟然在吸收這些能量!

    半成品的星海天脈其實就是一個能量匱乏的核,隨着溢出來的邪珠之力灌來,這星海天脈正迅速的發生蛻變!

    “乖乖,這是要催成成品的節奏嗎??”莫凡又驚又喜。

    半成品和成品的價值差別相當大,眼看着一個半成品的星海天脈充盈着星海魔力,莫凡都隱隱感覺自己幾個卡在高階上的魔法系在這氣息的感染下要衝破枷鎖了!

    “還是高品質的!!”莫凡欣喜無比。

    委託還沒有完成,居然提前獲得了成品的星海天脈!

    莫凡也沒有想到紅邪珠的能量如此特殊而龐大,可以生生的催成出一個高品質的星海天脈來,這樣說來自己的第四系超階是穩了!!

    ……

    ……

    魔都郊外,一座廢棄大樓裏,一名身穿着殷紅襯衫的男子正站在樓板邊緣,手上拿着一份長長的名單。

    “確定,這些人政府都查不到,管不了?”陸昆開口問道。

    身後,燕尾服着裝的老管家笑了笑,牙齒在夜裏似乎還有寒光閃爍。

    “基地市建造,魔都附近多少個城鎮鄉村,那些官員們再兢兢業業,也沒法統計和安頓好所有的人。至於有村,有些人,在遷動和安置過程中消失不見了,哪裏那麼好查。”燕尾服老管家聲音低沉沙啞,卻帶着幾分邪性。

    “很好……監禁之山已經快容不下了,就把這些人轉到我們的新營地裏去。”陸昆微笑的說道。

    “您的果實,已經熟了不是嗎。吸收了這顆果實,我想國內的那些老獵王也拿您沒有任何辦法了吧?”燕尾服管家說道。

    “確實不用再怕他們。”

    “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更放開來做了,這些年我們還是太畏首畏腳,差點活成一個真正的人了,我希望看到的是我們盡情的狩獵,吸活人的血,集活人的怨,讓一座城變成罪惡之都,呼吸着如紅酒一樣香醇的氣息。那些獵人,躲在我們的統治下,瑟瑟發抖,活人,便是無窮無盡的貢品、奴隸!”燕尾服管家越說越興奮。

    歐洲的黑世紀年代裏,黑暗籠罩大地,鮮血浸染泥土,吸血鬼如君王那樣坐擁着自己的城堡,城堡裏有成千上萬的僕人……

    獵人?

    它們不過是有點反抗能力的野味!

    但現在,他們暗異,卻只能夠活在下水道中,偷點血喝都如同做賊一樣。

    最讓燕尾服管家生氣的是,他行走在黑漆漆的巷子裏,多次被獨行女子當作是色|狼尾行。

    魂淡啊!

    本爵是要啃開你的脖頸,吸走你鮮美的血液,還可能要了你的小命,不是尼瑪沉醉你翹|臀的癡漢!!

    想當初的歐洲,每一個宵禁之後出行的人不是渾身戴滿十字架??

    哼,現代人。

    連對血族的最基本的恐懼和敬畏都已經喪失了。

    真是自己遇到過最差勁的一屆人類!

    “不急,現在並不是我們談統治的時候。”陸昆表現得更爲沉穩。

    海妖季節,讓一切變得混亂,這已經給了他們一個不錯滋生的大環境了。

    所以要慢慢發育,不能浪。

    多養出幾個監禁之地那樣的成熟紅果。

    實力更壯大了,再創造暗異盛世也不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