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紫色的遠山被一層古怪可怕的血給籠罩。

    就在那山巒起伏的地方,一頭渾身上下都籠罩着一層血毒瘴氣的雌狼以極快的速度闖入。

    它飛馳的過程,有一道道猩紅色的閃電,每踩踏一座山峯,便會在那座山峯處留下一大片毒螢生物。

    那些毒螢會吸食一切活物的生命力,茫茫大山,棲息着千百種鳥獸,可雌狼王所過之處就像一場可怕的瘟疫隨之降臨。

    毒螢瘋狂的捕食,植物枯萎,動物成骨,烏壓壓的彷彿不久前經歷過一場可怕的災荒!

    博城雪峯山要塞。

    站在要塞的高處,當軍法師們看到這駭人的場景後,內心籠罩上了恐怖之霾,一雙雙眼睛瞪到了極致!!

    這就是君主!!

    前不久還晴空萬里、山巒秀麗,這一刻萬物枯竭、山河如血、雲天死暗。

    難以想象的情景,這要是讓雌狼王進入到一座人口密集的城市,又該造成一幅怎樣可怕的煉獄?

    博城要塞建立在兩座巍峨的山巒之間,帶有荊棘銅網拉出了有七八公里,就是爲了防止妖魔踏入安界。

    只是那些荊棘銅網真的阻擋得了那頭可以在山峯與山峯之間跳躍的雌狼王嗎??

    血煞與螢毒如一場風暴那樣席捲過來,博城要塞縱然如山牆那樣雄偉牢固,卻依然帶給不了任何人安全感。

    “它來了!”

    鎮守博城要塞的少軍將發出了低沉的聲音。

    它來了,比它們預想得還要可怕數十倍。

    見到這傢伙攜帶過來的血煞風暴與毒螢羣襲,戰意輕易的被摧垮了大半。

    “南將軍,這件事由我們巫鳥獵人團引起的,也該由我們來解決和承擔。請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好居民,別讓博城再經歷一次苦難。”巫鳥獵人團團長周轅說道。

    那位南將軍沒有說話,他只是鎖着眉。

    雌狼王就在要塞之下了!

    它沒有躍過人類設置的障礙,事實上這種障礙對它造不成太大的影響,可它依然站立在要塞下的山谷大道……

    它無所畏懼!

    哪怕面對人類軍事要塞,似乎對它來說,將這裏摧毀也耽擱不了它多長的時間。

    ……

    要塞上,巫鳥獵人團之中,一名身穿着布衣的男子被推了出來。

    他的雙手被反捆着,正被另外兩名巫鳥獵人團的人押解着。

    一條粗壯的藤蔓飛了出去,鋪成了一條獨木道。

    那兩名獵人將布衣男子送到了要塞之下,送到了雌狼王視線能夠看見的地方。

    雌狼王雙瞳可怕,它呼吸之間,不斷的從獠牙中呼出那種帶有枯萎效果的血煞之氣,漫天的毒螢飛舞,哪怕只有它一位狼王立於人類城市要塞之下,都猶千軍萬馬,氣焰囂張!

    “他……他是偷走您幼崽的人。”

    “這是您的幼崽,我們沒有虐待它們,給它們……它們吃的是最好的肉,喝的是羊奶……”

    兩個負責押解的獵人,用一種發顫的聲音對雌狼王說道。

    君主級擁有堪比人類的心智,獵人們都清楚。

    儘管這種行爲相當之可笑,但要塞的背後就是一座剛剛纔恢復了一些寧靜的城市,他們想要用盡一切辦法來消除雌狼王的怒火!

    “嗷嗷嗷嗷嗷!!”

    五隻幼狼從要塞中跳了下來,它們身型已經達到荒原成年狼的程度了。

    五隻幼狼被放回到雌狼王的身邊,有幾隻發出了各種訴苦的嗷叫聲,有一兩隻卻彷彿特別得意,不忘記回頭衝着滿是軍法師的要塞驕傲的示威吼叫。

    一頭全身血煞與毒螢瀰漫的狼王。

    一座人滿爲患卻顫顫巍巍的山巒要塞。

    一個被反捆,跪在山谷大道上的三十歲布衣男子。

    該布衣男子也是巫鳥獵人團的成員。

    獵人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當雌生物還存活的時候,無論如何都不能竊取幼年生物,更不能帶回城市!

    那會給當地帶來難以想象的災禍,雌生物是最具報復性的,更別說是魔狼這樣的種族!

    巫鳥獵人團的團長周轅是一位理智的人。

    當時殺死雄狼王的時候,他們就選擇了離開,沒有去碰那幾頭幼狼。

    可是,他根本沒有想到團隊裏有其他人起了貪念,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偷走了幼狼。

    幼狼自然是活着的纔有價值,可雌狼王嗅覺可怕至極,它完全可以嗅着氣味找尋過來!!

    當它到來,那必定是滅頂之災!!

    “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夠這樣做,希望能夠平息雌狼王的憤怒。”周轅說道。

    不是他們無情,將自己的成員拋棄,懦弱的祭獻給雌狼王,向殘暴的君主乞得贖罪,而是如果不這樣做,背後的這座城市就可能再次血流成河。

    當初只是一頭翼蒼狼,如今卻是比翼蒼狼強大百倍的雌狼王,這座博城要塞根本抵擋不住。

    他們巫鳥獵人團犯下大錯。

    他們需要向這頭君主求得饒恕!

    “請饒了我!請饒了我!”

    “請饒了我!!”

    布衣獵人被困在那裏,獨自面對雌狼王。

    君主的猙獰與狂野暴露在他視線內,不到二十米的距離,內心的一切被撕得粉碎,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乞求!

    “你看,它們真的毫髮無傷……我真的沒有對它們如何。”布衣獵人哀求着。

    雌狼王走到布衣獵人面前,用鼻子嗅了嗅布衣獵人。

    似乎在確認,確認是不是這個人類偷走了自己的幼狼。

    得到答案後,雌狼王瞳孔綻放出冷光,向它的五個幼崽發出了一聲低吼。

    這時,五個幼崽馬上撲向了這名被捆綁住的布衣贖罪獵人!

    啃脖子!

    咬斷手臂!

    撕開胸腹!

    分食,舔血……

    五頭幼崽當着整個要塞的數千名魔法師,將這名獵人給吃了!

    要塞上,很多人都別過臉去。

    這一幕怕是任何人看了都會不好受。

    然而他們不敢有半點憤怒,在雌狼王面前,尊嚴又是什麼??

    “請饒恕我們。”

    巫鳥獵人團的團長周轅說道。

    “你們聽着……”

    忽然,一個尖銳怪異的聲音從雌狼王那裏響起。

    要塞上所有人都露出了驚愕之色!

    這雌狼王可以口吐人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