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種非常直觀的星紋效果,都將會在純粹的毀滅力與堅毅防禦力上大幅度提升。

    莫凡非常滿意。

    即便沒有雌狼王那種快速癒合和生長出部位的能力,有這毀滅與星毅雙紋就足以讓老狼碾壓一切君主級以下的生物了!

    當然,老狼應該還不只有這些本領。

    君主是一種極大的蛻變,估計老狼自己都還搞不清楚這具新身軀有什麼本領,需要一些時間去挖掘。

    “你先會召喚位面吧。保持狀態,應該用不了多久就需要你登場了。”莫凡對老狼說道。

    “嗷嗚!!”老狼興奮而又激動。

    大概它自己都沒有想到會有成爲君主的這一天!

    召喚位面之中強大的生物相當多,統領級其實也一樣是夾着尾巴做狗的,完全不敢在一片遼闊的疆土中放肆,遇到蠻橫的,說被吃就被吃。

    但化身爲君主後,那些強橫野蠻的食物鏈頂端者,肯定不敢輕易挑釁和爭奪地盤!

    終於可以活得有尊嚴了,更可以獲得屬於自己的地盤了,不再需要擔驚受怕,不再需要因爲領地被奪而遷徙逃離……

    莫凡自然知道老狼有爭奪地盤,好讓自己的部下們有一個安定的巢穴,所以特意叮囑老狼最近沒有必要進行太大的動作。

    前往穆氏,免不了一場惡戰。

    莫凡需要老狼具備十足作戰能力!

    老狼當然懂,無非是低調一些時日,都隱忍了這麼久。

    不過,它在召喚位面的不少勁敵其實都是統領級進階期,它們佔着血統更高,總是欺凌打壓着老狼,如果它們近期還來找死,那就怪不得它了!

    ……

    ……

    莫凡走出了修煉室。

    他本以爲穆寧雪會等待自己一起前往,卻沒有想到她已經踩上了穆龐山。

    ……

    穆氏世族一直都在帝都,他們不僅擁有古老的冰系傳承,更誕生過一名冰系的禁咒法師。

    一個超階,可以支撐起一個世家,那麼一個禁咒,便可以繁榮幾代世族。

    根據魔法協會的禁咒公約,禁咒法師是不參與俗事的。

    所以穆寧雪的敵人並非是這名穆氏的禁咒尊主,而是依託在周圍冰系尊主之下的龐大、複雜、還無比冷酷腐化的族內成員!

    他們掌管着一切,包括一個人的命運。

    ……

    明明是清明剛過的暖季,整個穆龐山卻與整個帝都格格不入,銀裝素裹,完全是下了一整夜大雪的景象。

    高大的雪林高處,幾座屋檐張楊的古樓露出一角,在無數銀白色冰晶的裝束下,顯得更加尊貴神聖。

    踏着雪松軟的階梯向山道,穆寧雪過去也從來不坐車順着盤繞山路到穆氏古樓,她會順着這條向山的階道。

    每次走在向山階道,感受着周圍一年四季都雪白如畫的景象,整個人都會放空下來,哪怕一整天修煉的疲憊,也會隨之消除。

    就像有人喜歡在一天忙碌之後泡上一個熱水澡。

    穆寧雪則喜歡沿着沒有人走的向山階道,在穆氏世族中常駐的整個青春時年裏,她都是如此。

    對於穆寧雪來說,這裏是另一個家。

    她十三歲就捨棄掉了“少女心”,一心撲入到修煉之中,任憑生活如何枯燥,任憑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她的心如冰雪,堅毅而單一。

    本以爲可以在這裏獲得足夠的尊重與回報,可她絕不會想到自己就是一個傀儡,被穆氏世族給操控着。

    當自己沒有了價值的時候,便可以像垃圾一樣拋棄掉。

    近十年!

    近十年,她聽從穆氏的強者意志。

    可以說將自己的所有包括靈魂都祭獻給了“偉大輝宏”的穆氏。

    到最後,一文不值!

    他們締造了自己。

    又想要毀滅自己?

    真得如他們期望的那麼簡單嗎!

    ……

    向山道,空無一人。

    在行車如此方便的時代裏,沒有人會去登先人留下的靜心階梯。

    穆寧雪以前走着,是放空。

    但現在每向上踏出一步,都是一段回憶,讓她憤怒不斷增加的過往!

    “呵呵,就知道你會走這邊。”一個嘲弄的聲音響起。

    向上道最頂端,有一個冰藤架門。

    那裏正站着一個女人,身穿着一件華貴無比的長袍,長袍的下襬幾乎要拖拽在地上,雪白精美的狐絨纏在它脖子上,盡顯嬌貴。

    “不知道你爲什麼始終要裝出一副非常獨立堅強的樣子,到最後還不是靠一個野男人?”

    “只可惜,你依靠的人和我們大穆氏比起來,始終只是一隻會咬人的瘋狗,作爲龍一般存在的我們,真得想要摁死他,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穆婷潁依靠在冰藤架上,居高臨下,狹長的雙眸俯視着從向山階道走上來的穆寧雪。

    穆寧雪已經將它一頭與四周雪景完美匹配的雪銀色長髮盤起。

    一身黛色緊身皮製衣,外面搭着一件再質樸簡單不過的長款束腰風衣,飄動着的正紅色圍巾是唯一的色彩點綴,卻一下子將她完美的姿容照亮……

    穆婷潁只要一看到穆寧雪就會異常的生氣。

    很長時間穆婷潁都不知道原因,但漸漸的穆婷潁明白了。

    無論是自己身旁的人給自己帶來多稀有,多昂貴,多華貴的飾品、衣裳、美妝,無論請來多高明的形象設計師,她和一眉不畫、一身素衣的穆寧雪站在一起,所有男人的目光仍舊是在穆寧雪身上。

    本來,美麗的皮囊也不代表所有,這個世界上又不是沒有其他和穆寧雪一樣美近妖的女人,最最讓穆婷潁無法接受的是,她在修爲上都碾壓了自己!

    好歹勝出一項。

    穆婷潁哪一項都沒有勝出!

    而引爆穆婷潁內心這一切原始嫉妒的,便是穆寧雪那從始至終沒有把她放眼裏的冷眸!

    所以一見到穆寧雪,一觸碰到穆寧雪的眼睛,穆婷潁內心怒火便肆意席捲,恨不得將面前這女人撕碎!!

    “我父親呢?”穆寧雪言語和她眼眸一樣冰冷。

    “你想知道,那就用你的膝蓋來走完最後這幾級階梯。”穆婷潁譏笑道。

    用膝蓋爬階梯。

    說白了就是跪着。

    而且,人在跪着的時候是無法擡高腿的,必須靠兩隻手撐住更高一級的階梯,然後將整個身子撐上去。

    如果穆寧雪用這樣卑微屈辱的姿態的“跪爬”上來的話,穆婷潁一定會笑得合不攏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