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步入到了龐峯,這裏已經是落雪高度了,長空上見不到雲彩,唯有灰濛濛的一整片,無數細細如白沙粒一樣的雪飄落下來。

    龐峯鬥場裏已經站着一個女人,身穿着華貴翡翠色的長袍,繫着一件有雪兜帽的短款風衣。

    那人正是穆隱鳳,她在這裏等着穆寧雪。

    穆寧雪的髮色本就銀白,任憑細膩的雪落在髮絲上也不會違和,反而透着些許晶瑩。

    “穆氏子弟遍佈整個國家,無論是先天資質還是後天努力,都永遠不缺。”穆隱鳳在那裏踱步着,她的復古繡花鞋在雪地上踩出了淺淺的腳印,

    “你穆寧雪,何苦覺得自己是最獨一無二的那一個。”

    “更何況,你真覺得你的先天天賦非常強大嗎??”

    穆隱鳳語氣一點一點的加重。

    這個世界上有先天天賦的人確實是魔法師中的少數,可是天賦也有強弱之分!

    “冰鳳女,先天天賦排行第二。”穆寧雪平靜的說道。

    穆飛鸞和穆隱鳳,他們兩個人擁有最強大的先天冰系天賦,純粹在這一塊上,他們就是冰系之中不可取代的強大天賦法師。

    這也是爲何,這兩人修爲沒有到達超階的最頂尖,仍舊擁有現在穆氏的統治地位。

    穆氏看好的正是他們絕世天賦,冰鸞與冰鳳,同級別的法師遇到他們,連出招的機會都沒有便可能敗下陣來!

    這兩個人含着金鑰匙長大的同時,又具備任何人都需要仰望的強大冰系天生之力。

    也因此,穆隱鳳這些年來從沒有敗給過任何一位冰系魔法師,哪怕是國外一些古老的世家,他們的冰系法師在她面前一樣不堪一擊。

    穆寧雪可以打敗侯澤,穆隱鳳不算太過吃驚。

    本身穆寧雪就具備其他冰系法師無法相抗的天生靈種,侯澤卻什麼都沒有。

    但在穆隱鳳面前,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穆隱鳳的先天天賦……除了遠不如已經死去了的秦羽兒之外,這世上沒有幾個人能比她強!

    這注定是一個不需要去揣測結果的對決。

    “很多陳年舊事,我想你還不太瞭解吧,正好今天我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的給你說來,尤其是關於你母親的……”穆隱鳳帶着些許笑意。

    “多麼相似的情景啊,當年就是你母親不自量力的在這裏挑釁我冰鳳,結果被我狠狠羞辱了一番之後,拋到了南方山野裏,抑鬱而終。如今,你又來到了這裏……”

    穆隱鳳仍舊在來回踱步,她甚至並不怎麼去看穆寧雪,自顧自說。

    “有的時候我也挺同情你的,搭上一個那麼沒有用的母親,我能夠想象得到她有多不甘,有多想重回穆龐山,可惜她已經是一個廢人了,她只能夠把期望全部施加在你身上,變本加厲的讓你強大,讓你爲她奪回失去的東西……”

    “她自己奪不回來。”

    “你更做不到!”

    “這個穆氏,沒有哪個女人敢站在我的對立面!”

    “當年,我也算是對你們手下留情,這一次,夠你穆寧雪死上百回了!!”

    說完這些,穆隱鳳背後兀然展出了一對對凝結着冰羽的修長銀翅。

    從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婦人到氣勢如女君那般野性凜然,只不過是一個眼神的變幻。

    說話時,她的神情裏全是輕蔑,現在卻全是殺意,甚至有一股無形的長吟,在腦海之中猛然的炸開。

    頭昏目眩,冰錐刺骨!

    此時的穆隱鳳,根本不像是一個人類法師,更像是一頭隨時可以翱翔九天的鳳君,一怒眸殺伐之勢連綿十里!

    穆寧雪捂着自己的太陽穴,尖銳的鳳啼聲還在腦海,讓她痛苦不堪。

    可是,穆隱鳳已經展開銀翅殺來!

    鳳是比鷹更加強大的空中霸主,穆寧雪卻羸弱似兔,這飛來的搏殺,極其致命。

    “翅冰銀晶!”

    穆隱鳳速度快如一道水晶銀色的光線,直到穆寧雪面前。

    那帶有鋒利羽尖的冰翅豁然扇擊,抽打出來的強風攜帶着可怕的貫骨冰霜,頃刻間席捲出了半公里的範圍!!

    穆寧雪精神遭到攻擊,只能夠後退,可這貫骨冰霜翼展範圍驚人,她利用風痕靈影都逃脫不開穆隱鳳的能力範圍。

    “天鳳散羽!”

    穆隱鳳一下子衝飛到了高處,她的身影其實非常渺小了,可那一對華麗驚豔的冰鳳銀翅卻依舊清晰無比。

    她衆多銀翅豁然翔展,頓時漫天的銀色的銳羽從天空中降下,密密麻麻的銳羽垂落的過程更在灰濛濛的天幕下留下銀色的光痕,似乎白色的絲雨……

    穆寧雪根本沒有半點喘息的機會,那些漫天而落的銳羽就是一柄柄殺人利器,不僅可以輕易的將岩石山打成窟窿,更會在穆寧雪的附近激起無數冰釘。

    冰釘讓穆寧雪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落腳,她不得已下只能夠飛到空中。

    風之翼爲穆寧雪提供一層氣盾守護,那些繼續落下來的銳羽被彈開,發出了類似於金屬的響聲。

    “給我下去,你只配在地上爬行!”穆隱鳳張開嘴來,口中發出了響徹天際的啼叫聲。

    又是那鳳吟,它直入腦海,衝擊着穆寧雪的精神世界。

    風之翼在這樣的精神衝擊下莫名的散去,穆寧雪從百米的高度跌落了下去。

    她的下方,正是由那些銳羽鋪滿的釘牀,這樣必定會被扎出幾十個血窟窿!

    關鍵時刻,穆寧雪手中的戒指閃爍起了水藍色的光澤來,一層特殊的水結界柔軟如氣球一樣包裹住了穆寧雪,不僅幫助她緩衝了落地的摔痛,更隔掉了下方的銳羽冰釘。

    “不愧是姑姑,這麼快就逼迫她使用了威尼斯之戒。”南榮倪站得遠遠的,臉上洋溢着暖洋洋的笑容。

    穆寧雪在世界學府之爭上獲得了最特別的威尼斯之戒,幾乎成爲了她一次性命關鍵的護身符,南榮倪自然清楚這件寶物的存在。

    纔剛交手,穆寧雪保命的魔器就沒有了,下一次,她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安然無恙。

    “寧雪,你說你不大喜歡紅色,但今天怕是要穿着這樣一件全身鮮紅的衣裳了。總是有人說,你天生麗質,穿什麼都很美,想來這也可以駕馭吧?”南榮倪用言語刺激着穆寧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