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穆稻一番簡單的勸說,其他長老自然也不好當着圖騰玄蛇的面找莫凡和穆寧雪的麻煩。

    他們位高權重,享用無上的榮華富貴不說,底下更有無數人敬仰、效力,如果爲了一個已經被廢得差不多的穆飛鸞拼殺,指不定就有性命之危。

    圖騰玄蛇說好聽點是守護神,可到頭來就是一畜生,它吃人不吐骨頭,殺完人逃之夭夭回到西湖,有整個杭州市民和當地魔法協會、官員爲它說話,到最後還是要不了了之。

    圖騰玄蛇沒半點事,他們衝動的人卻死了,誰願意做這樣無意義的事情?

    穆稻也不知道在穆方舟和大長老耳邊說了些什麼,這兩個人情緒纔有一些平緩的樣子。

    過了一會,穆稻又走向了莫凡和穆寧雪。

    他先是朝穆卓雲作揖,表達了一點虛假的歉意。

    隨後又對穆寧雪道:“能夠掌控穆氏魔弓,你也確實是一個難得的奇才啊。咳咳,你也是在穆氏有些年的人了,應該清楚所有穆氏子弟都由穆飛鸞這個內務在管理,你的事情,穆飛鸞一手操辦的,他在整個族會裏有說話權,卻離統治整個穆氏還遠着,倘若不是有族會其他成員和長老牽制於他,這些年你又什麼可能安然無恙的待在凡雪山呢?”

    穆稻這番話倒也沒有說錯,至少當年世界學府之爭的時候,穆寧雪的事情他是持反對態度的。

    可穆氏弟子如何發落由穆飛鸞說的算,穆稻沒有必要去和掌權的穆飛鸞爲這件事爭鬥。

    現在不一樣了,穆飛鸞已經像一條死狗一樣被穆寧雪拽着,是死是活就一瞬間的事情。

    “雪雪啊,穆稻老哥說得沒有錯啊。我被帶到這裏來,族會其他長老也是不知情的。”穆卓雲此時最害怕的就是打起來。

    和穆飛鸞抗衡,與穆氏整個族會抗衡,這是兩個概念啊!!

    “收起魔弓吧,再消耗下去,你可能也活不了幾年了……哪怕你不承認,你依舊姓穆,我們已經損失了穆飛鸞和穆隱鳳這樣的冰系天才,可不希望你也很快隕落,那樣對我們穆氏族會纔是巨大的損失。”穆稻說道。

    說完這些話,穆稻瞥了一眼穆飛鸞。

    穆飛鸞全身青白青白,見到整個族會竟然沒有人站出來救自己,他那張臉扭曲得更厲害。

    “穆稻,你這個虛僞的東西!!”穆飛鸞帶着幾分嘶吼。

    “你技不如人,別人以牙還牙,你又有什麼好說的?”穆稻冷笑道。

    “大長老,穆方舟,你們難道就這樣看着他們兩個在我們穆氏橫行霸道,我們穆氏難道就是這樣弱懦無能的嗎,一頭圖騰玄蛇而已,照殺不誤啊!!”穆飛鸞聲音越來越尖銳。

    他已經感覺到了,身體正在因爲冰侵而嚴重衰竭。

    大長老和穆方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有的話,圖騰玄蛇也會有。

    “你不能廢我,你不能廢我,穆寧雪!!!”穆飛鸞再一次發狂的吼叫。

    穆稻當作沒聽見,他走向了莫凡,開口道:“莫凡,你也知道我們穆氏臉面比什麼都重要,圖騰玄蛇是可以一時鎮住那些個長老們,長老們一把年紀了也不想跟這樣級別的生物較量,可這個仇大家肯定會記下,到時候整個穆氏族會發力,你們凡雪山肯定別想有半刻安寧。”

    “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哪那麼多彎彎繞繞的。”莫凡說道。

    “你這傢伙,懂不懂得尊重長者,我和封離是多年的老友,你叫他一聲老師,我也是你長輩,知不知道!”穆稻大聲道。

    莫凡掏了掏耳朵,純當沒聽見。

    穆稻走近了幾步,聲音壓低了一些:“穆氏要臉,你打了他們的臉,他們要奪回來的。你想我今日幫你擺平此事,吳苦骸骨,送到我手上。”

    穆稻如今是最高審判會的議員。

    他需要吳苦的骸骨,來將黑教廷在國內造成迫害以及對最高審判會的信任彌補回來。

    畢竟撒朗一天不落網,最高審判會一天難以安生,更被全國人民質問。

    有一個吳苦,勉強平息一些怒火。

    要是什麼都沒有,最高審判會的超然地位怕是遲早會被這樣的人民潮水給淹沒。

    “成交。”莫凡很爽快的答應道。

    穆稻臉一黑。

    小兔崽子,剛纔還一副要和穆氏整個族會戰到天昏地暗的傲然模樣,這會自己一提條件,他就應了,剛纔的鐵骨錚錚呢!

    他們這些老狐狸有的時候夠不要臉皮了,沒有想到莫凡這傢伙更勝一籌!

    “穆飛鸞可以廢,但不能死,這點很重要,不然大長老和穆方舟不會讓你們離開穆龐山。”穆稻接着說道。

    “你剛纔跟他們兩個說了些什麼,他們願意就這樣罷休?”莫凡有些好奇。

    “問那麼多做什麼,趕緊帶着你的玄蛇走人,等把一些老東西心裏的火給勾出來了,你們想走都走不了,這蛇怎麼也得扒掉一層皮!”穆稻說道。

    “那就這麼定了,錢我是不可能賠的,我沒錢。”莫凡說道。

    莫凡說走就走,講道理和這些穆氏老東西鬥下去,沒有半點好處,只是氣勢上不能讓人覺得你可以隨意欺負。

    “還有一個人的遺骨,我要想你要。”穆稻語氣忽然發生了變化。

    莫凡眉頭一皺。

    其實莫凡也分不清穆稻是站哪一邊的。

    “藍蝙蝠。”穆稻聲音很低很低。

    莫凡愣了一下,目光注視着穆稻,有幾分不敢相信。

    藍蝙蝠的事情,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這個穆稻又怎麼會……

    “怎麼,我這副老奸巨猾、混跡權勢的老臉,就不像是會做出一點有良心事情的人?”穆稻反問道。

    “她是你的人?”

    穆稻沒有回答,只是擺了擺手,示意莫凡和穆寧雪可以離開了。

    他們兩人走出了幾步。

    穆稻蹲下身子,將已經修爲被廢的穆飛鸞給扶了起來。

    穆飛鸞魂都沒有,當初心高氣傲的做出廢除穆寧雪修爲的決定時,便絕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天。

    他穆飛鸞,天賦異稟,穆氏地位如此之高,就這樣當着族會的面被人廢了修爲!!!

    這樣的事,怎麼可能會真的發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