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姑娘,有什麼話好好說,這樣直接甩大招是幾個意思啊!”金髮男子擦了擦冷汗。

    華月竹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

    沒有想到如今連流氓都會魔法了,而且修爲這麼高!

    “給我去死!”華月竹驚歸驚,手上大殺招可沒有停下。

    高階不行,那就動用超階!

    趙滿延本來還一臉洋洋得意的,可看到這位女軍官身邊出現無比璀璨的星宮時,下巴都差點跌到地毯上!

    什麼仇什麼怨啊!!

    “月竹,你幹什麼!”忽然,那個房門打開,一張黝黑的臉探了出來。

    “將軍,這裏有一個下流東西,調戲軍人,我有權力擊斃他!”華月竹說道。

    “你當這裏是北疆荒地嗎!你這個超階魔法不僅會殺了他,還會殺了住在這裏的其他人!”張小侯命令道。

    華月竹不敢違抗上級命令,強行憋下了這個超階火系星宮,可氣是難以消除的,胸脯高高的起伏着,感覺會撐開。

    趙滿延一臉呆若木雞。

    現如今出來做這行的,都是尼瑪超階法師了嗎?

    “咦,趙哥?”張小侯一眼就認出了那人來,一頭金色騷包到不行的頭髮,再加上那張俊秀無比的臉。

    “張小侯!”趙滿延也認出了那個黑炭臉,詫異道。

    “咳咳,趙哥,你還是老樣子啊。”張小侯看了一眼華月竹,再看了一眼,瞬間明白什麼事了。

    “她……”趙滿延用手指着面前凶煞無比的女軍人華月竹。

    “我侍衛長,華月竹。”張小侯笑了起來,請趙滿延往自己屋裏坐。

    “我靠,你小子可以啊,國家還有發這麼英姿神武的女侍衛長嗎,我也從軍去。”趙滿延羨慕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華月竹除了皮膚不如都市姑娘們那麼白皙之外,其實整個氣質都太特別了。

    記得南珏是算是長得比較美的,可南珏那是中性美,這個華月竹明明神氣威武、姿態傲然,卻又一點都不影響她身上透出來的那種獨特女性魅力,尤其是那不遜色絕大多數男子的挺拔身高,男人一看不僅要心生自卑,更會激起強大的征服欲|望。

    趙滿延也不是那種路邊看到妖豔女人就問價格的,他品味極高,所以這華月竹確實尤物,不是城市裏那種高檔護膚品醃製出來的精美,而是在大荒、曠野中經歷各種磨練的桀驁不馴的荒漠之花!。

    “月竹,這位是我哥呢,他不過是跟你玩笑,別太介意。”張小侯對還在氣頭上的華月竹說道。

    “哼!”華月竹根本不覺得那是玩笑,冷傲的離開了。

    趙滿延一陣尷尬。

    也不知道自己是眼力越來越差了,還是精|蟲上腦。

    “你既然來了上海,怎麼不和我們幾個說一聲呢?”趙滿延問道。

    “就一兩天休息時間,估計眼睛一睜就得執行任務去了,所以想着回來後再跟你們聚一聚的,哪知道在這裏遇上了!”張小侯顯得很激動。

    自從那次秦嶺分別後,張小侯就往北疆去了,北疆信號確實不好,他很長時間都沒和莫凡聯繫了。

    “莫凡前陣子還跟我說起你呢。”趙滿延拍着張小侯的肩膀。

    “凡哥還是掛念我啊。”張小侯有些慚愧道。到了北疆後,聯絡過於不方便,確實沒怎麼報平安了。

    “是啊。他說,不出意外的話,哪天早上睜開眼睛會聽到從北疆那邊傳來你的死訊,叫我到時候一起給你收屍去。”

    張小侯內心那點小慚愧蕩然無存。

    北疆確實兇險,勝過秦嶺。

    秦嶺平靜之後,張小侯被主動申請前往北疆,真正意義上的與妖爲伍,與魔共眠,能活着熬過駐守期,也是一個奇蹟了!

    所以,莫凡說的那些話也沒什麼問題。

    “你現在是將軍呢,不是少將了?”趙滿延回想起剛纔華月竹的話,詫異道。

    “北疆的將軍被一頭闖入安界的魔犬殺了,我就臨時擔任他的位置。我殺了魔犬,上頭就讓我轉正將軍。”張小侯說道。

    “秦嶺和北疆都被你安定了?”趙滿延知道的東西可不少,軍方的一些內憂外患他都清楚,張小侯能夠將這兩個凶地給穩住,那會緩解沿海巨大壓力。

    “嘿嘿。”張小侯憨笑了起來。

    “牛!國家也該給你發個那樣的侍衛長。”

    “趙哥,你別老往奇奇怪怪的地方想,華侍衛長也是名將之女,實力並不會遜色於我,主要她在軍功上比較欠缺,在我這裏無非就是跳板,她比我有潛力多了。”張小侯謙虛的說道。

    “那更應該好好爭取,啊,顧着和你說這些有的沒的了,走走走,莫凡和穆白都在天台呢。”趙滿延說道。

    “他們買股票了?”

    “什麼啊,天台喝酒呢,這裏空氣好,適合登高飲酒。嗷,你不會有任務在身不能喝酒吧?”趙滿延想起了什麼。

    “不影響,我們來這裏是來買馴獸的,順便歇一兩天。”

    “哦?你們軍方對龍獸有興趣?”趙滿延挑起了眉毛。

    張小侯搖了搖頭。

    天鷹畢竟是軍官們的標配,天鷹體系也在整個國內軍方更爲成熟,只是像張小侯現在的級別,天鷹有些不太適用了,需要更高級別的馴獸。

    “我聽說幾個中東富得流油的國家,他們已經下了大單了。這龍獸馴獸多半供不應求啊。”趙滿延說道。

    “趙哥、凡哥也有興趣?”

    “就過來看看,如果有品種不錯的亞龍,我會考慮入手。倒是莫凡那傢伙,之前我跟他說龍獸的時候,他還兩眼發光,最近不知道爲什麼沒那麼大的興趣了,一副過來長長見識的樣子。”趙滿延說道。

    兩人說着話,已經登上了露臺。

    這個露臺是開放式的,靠近樓的是櫥窗酒吧,靠近海的那一面是座椅,吹着海風,飲着酒,本是很有調調的。

    不過,莫凡和趙滿延向來無拘無束。

    他們想吃燒烤了,於是把人家戶外木質的座椅都搬到了海灘上,弄起了烤肉架,薰得酒吧裏的服務生們一臉惆悵,他們這樣一搞,格調上拉低了不知道多少個檔次,緊追路邊燒烤攤……

    “看看,我把誰帶過來了!”趙滿延呼了一聲。

    莫凡正用人家的龍獸宣傳冊扇炭火,看到張小侯和趙滿延一同走來,驚得那嘴能塞下一根大雞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