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南翼法師團的大樓你去了吧,其實我們也很驚訝,他們怎麼一下子任命你為翼魁了呢?”俞師師問道。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他們本來是沒怎麼待見我的,讓我填一個表,我在修為那一欄填了超階,然後他們一下子變得怪了起來。他們說我欺騙,我給他們展示了一下超階的冰系魔法,然後我回來了。”穆白說道。

    “哈哈哈,南翼法師團的那些人估計都傻眼了吧,他們沒有想到我們這里出了一個穆白你這樣年輕的超階法師,好樣的,好樣的,不愧是我們穆家的!”穆卓雲坐在穆白旁邊,手掌重重的拍在穆白肩膀,甚是欣喜。

    他們博城穆家,總算出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兒啊,終于一天要讓帝都穆氏好好看一看,當初他們這樣對待的博城穆家,已經有了超階級法師,如今的凡雪山,會讓他們後悔當初那般驅逐、那般如棄瘟病!

    “大伯,您不要說了,和寧雪起來,我還是有一些差距的。”穆白慚愧的說道。

    超階是超階了,仍舊敵不過穆寧雪,冰系領域被壓制得穆白想死。

    “已經很好了,放眼國內有哪幾個人可以在你這個年紀踏入超階啊,以後飛鳥基地市你穆白是青年最強者,南翼法師翼魁,那是實至名歸!”穆卓雲高聲說道。

    廳堂內一片歡呼,這里面坐著的大部分都是年輕者居多的法師,他們實力在高階、階左右,有些是負責管理,有些是純粹戰斗法師,他們加入凡雪山一開始多數是賭凡雪山的將來,畢竟凡雪山最缺少的是能夠鎮得住大場面的超階級法師。

    一個世家和一個家族的區別在于有沒有超階法師。

    如今凡雪山有了超階法師,那再沒有人敢小覷凡雪山了,不單單是民間勢力,在政府、魔法協會、軍方那邊也有絕對的權威信!

    “大伯,其實我還不知道這個南翼法師團是做什麼的,我其實更希望待在凡雪山的,要去給別人使喚,我有點不太習慣。”穆白說道。

    穆白以為去南翼大樓那邊不過是走個程序,主要是把人家的翼魁給打成那個樣子,小小過意不去,哪知道會變成一封任命書。

    這任命書,穆白還沒有拆,明天一早去報道的話,他才算是南翼法師的翼魁。

    “穆白,你這不用擔心了,南翼法師和別的法師團體是有區別的,首先南翼法師他不隸屬魔法協會卻不歸魔法協會管束,本身每一個南翼法師都是自由者,你是凡雪山成員,始終都是凡雪山成員,唯有在這座城市遭遇到一些毀滅性危機或者隱患的時候,南翼法師成員才需要听從南翼法師團的首席調遣。飛鳥基地市與我們凡雪山是共存亡的,這座城市的安危我們凡雪山本有義務守護,所以你加入南翼法師團里,跟在凡雪山沒有太大區別,沒出現大危機,你連打卡都不用去。”穆臨生急忙給穆白解釋道。

    “而且啊,我們凡雪山在飛鳥基地市佔據了一塊很大的土地,處處遭到一些其他勢力眼紅,甚至也會受到政府的一些打壓和剝奪,如果你作為南翼法師團的翼魁,政府那邊我們也說得一些話,他們要為難我們的話,也要考慮一下你的存在。寧雪她是我們凡雪山的旗幟,她作為這里的主人是很難加入到其他組織里的,你是我們最合適的人選啊。”穆卓雲接著說道。

    “原來如此,那這樣也好,免得我在凡雪山跟個閑人似的。”穆白點了點頭,既然能夠給凡雪山帶來更大的利益,穆白覺得是自己應該做的。

    “能擔大任,穆白你已經像一個真正的男子漢了,我替你母親感到欣慰和驕傲。唉,也怪我太無能,沒有好好撐起這個家,還要靠你們這些孩子們,讓你們這些年受了那麼多的苦……”穆卓雲酒喝的已經多了,越說越是感慨與激動。

    “卓雲老哥,你喝的有點多啦,來,來,扶卓雲去休息。”穆臨生說道。

    “是是是,喝多了,喝多了,不說這些,不說這些,總之看到你們能夠成長,我真的很為你們感到驕傲,也感謝在場所有相信我們凡雪山的人,放心,我們不會倒下,只會更強大!”穆卓雲向所有人敬了一杯,便搖搖晃晃的下了桌。

    “我們不會倒下,只會更強大!!來,都干了這一杯!!”眾人高呼。

    凡雪山從一片荒山到現在這個景象,誰不是在拿自己的青春與前程在賭一個輝煌,如今凡雪山正走向光明,離輝煌絕不會遙遠了!

    穆寧雪看著自己有些喝醉了的父親,看得出來他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穆白是他們穆家真正的成員,他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也許是穆卓雲最想看到的。

    ……

    ……

    魔都

    明珠學府,一位開著豪車的金發男子猛的一個甩尾漂移,將車停在了公寓的樓下,然後一臉煞氣的奔了電梯。

    一腳踢開了沒鎖的門,金發男子往沙發一座,撇了一眼驚恐無的在沙發看泡沫劇吃爆米花的艾圖圖,質問道︰“莫賤人怎麼還沒有從廣州滾回來!”

    “他在樓啊。”艾圖圖說道。

    “槽,他回來了也不通知老子一聲,狗莫凡,你給我滾出來!”趙滿延也不樓,直接大吼了一聲。

    莫凡睡得迷迷糊糊,穿著一個睡衣開了門,看到是騷包趙滿延,打了個哈欠道︰“你們都是狗鼻子吧,為什麼每次我剛回到這里,你們都全知道了,我是想睡個覺,被人做白老鼠做了那麼長時間……”

    “你看看,你自己看看!”趙滿延將一份報紙甩給莫凡。

    莫凡拿起報紙,粗略的讀了一遍,眼楮漸漸亮了起來道︰“穆白一戰成名,喲後,綠茶男不錯啊,還被任命為飛鳥市南翼翼魁,好事情啊,你干嘛這麼氣沖沖的。”

    “好事情個屁,在去金字塔前,我一個手能夠虐他,現在倒好,他都他媽要超神了,我還在高階……明天出發,明天不去,我架著你脖子去!”趙滿延火氣十足道。

    沒有什麼被朋友甩開一大截更讓人生氣的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