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色級別。

    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妖魔的密度達到這種程度,基本上是一個部落層次了。

    他們這些人在一個海洋海藻森林部落下頭紮營跟墳頭蹦迪沒有區別!

    “我們做了隱蔽處理,低等的妖魔倒不會大規模來襲,只是有一個比較大的問題,那就是如果我們發起更高的感知波紋,儀器產生的波紋妖魔也會察覺,那個時候這片海藻森林就會知道我們的位置了。”後勤隊長說道。

    頭頂上一片海洋草原,他們的軍用儀器已經很高級了,可這種感知塔和那些元素探測儀一樣,運作“功率”過大,就等於是向周圍妖魔發出信號。

    妖魔都是極其厭惡這種信號的,它們會成羣結隊的涌過來,直到將這裏的人殺乾淨,將發出這個信號的東西摧毀纔會罷休!

    “但願這1.5公里的探索範圍裏就有我們要的結果吧。”張小侯祈禱道。

    ……

    童隊長已經率領一些水系法師和暗影系法師開始初次探索了。

    他們保持着與營地的聯絡,儘管不能夠直接使用通訊儀,卻可以用其他辦法來告訴營地一些關鍵的信息。

    經過了一天的探索,童隊長探測到了1公里的海溝深度,已經遭遇到了一些比海洋中強大數倍的海底妖魔了。

    第二天,陸續有人受傷,探測到的深度只有1.4公里。

    第三天童隊長與其他人無比沮喪的歸來,臉上滿是愧疚。

    “楊夏傑被捲入到了壁裂裏,我們又遭遇齒妖襲擊,只好選擇撤離。”童隊長說道。

    “深度。”張小侯問道。

    “1.6公里,壁裂位置屬下做了標記。”童隊長說道。

    後勤的老賈打斷了童隊長的彙報,對張小侯說道:“將軍,到了那種深度,活動的海妖怕都是深海大妖了,只是關於壁裂的強大吸入,有些難以解釋。”

    “如果啓動更高探測,你們可以堅持多長時間?”張小侯詢問道。

    “最多兩天。”

    張小侯皺起眉來。

    時間只剩下了七天了,到現在張小侯還不能肯定這海溝究竟是否是龍王螞的巢穴,拖延下去只會誤了大事。

    “田承、華月竹,你們留在營地,守護好營地。譚豐、童隊長,你們帶上其他人與我下去!”張小侯說道。

    感知塔是極其重要的存在,若不能夠在如此可怕的妖魔之地裏瞭解到妖魔的動向,他們就跟一羣瞎子闖入到虎林之中。

    現在他們必須探測1.5公里以下的鬼溝區域。

    “我們倒是能夠堅守,只是將軍您若是下去,出了什麼危險,我們難以支援啊!”譚豐說道。

    沒有任何支援,一旦遭遇困境,就只能夠等死。

    這樣做太過冒險。

    “將軍,我是您的侍衛長,怎麼有不跟隨您的道理?”華月竹說道。

    “你守好營地,讓我們瞭解那些大妖的動向就是保障我們入海溝的所有人的安全。”張小侯語氣加重道。

    華月竹啞口無言。

    ……

    沒有再浪費過多的時間,張小侯率領着兩位隊長和其他小隊成員潛入龍王鬼溝。

    甄老伯實在不大放心,最後選擇跟張小侯一起下去,他的水性很好,而且還是一名高階法師。

    捕撈龍王蟻的工廠創辦,他算是創辦人之一,只不過後來與其他合夥人有了衝突,便退出回自家養老了。

    “張將軍,早年我也當過兵,現在一身魔法雖然因爲舊疾荒廢了許多,但關鍵時候還是可以起到一些作用。”甄老伯誠懇的說道。

    “你們幾個,保護好甄老伯。”

    “是!”

    直接入海溝,海溝幾百米深度都還有一些微弱的光,能夠看見兩側那些黑魆魆的巖壁。

    在海底中的裂痕巖壁可要比山地中的多上一層幽深恐怖感,更別說往海溝深邃如淵的下面去探查了。

    越往下,內心承受的壓力就越大,彷彿進入到另外一個世界裏。

    人對山林、高峯、冰河、荒漠往往都會產生敬畏,這些都還是人類探索和了解過的。

    可深海魔溝呢???

    這下面很可能涌現出超出人類認知的物體,於是恐懼會隨着人狹隘的想象和對未知的探索不斷的放大。

    用不了多久,內心就會被黑暗、幽深、恐懼、古怪、冰冷給徹底填滿。

    張小侯和他的部衆們穿過最荒蕪的北疆,那裏是大自然最狂野最原始的面貌,他覺得自己已經是鍛煉出了極強的內心。

    可到了這深海魔溝下後,他才意識到這裏遠比北疆的原始恐怖,豈止是渺小和卑微……

    如果死亡是無限可怕的,那麼在這深海魔溝下的感覺,大概和真正的死亡也沒有多大區別了,不見天日、無限幽暗。

    完完全全的被整個遺棄!

    ……

    “將軍,老賈開啓更高感知了,現在可以探測到2.5公里深的地帶。”譚豐用手語來表達自己要說的。

    其實到這個深度,已經沒有絲毫的光線了。

    有一名光系法師在用自己的魔法照亮有限的區域,可光芒形成了一個非常狹窄的圓,圓外的區域是恐怖級的黑暗!

    張小侯點了點頭。

    這時童隊長前來彙報,並用手不停的指着靠近海溝壁的方向。

    “這是上次做的記號,楊夏傑就是在下面200米的位置被吸入的!”童隊長臉上再一次露出恐懼之色。

    張小侯讓全隊保持最高戒備,並再下探兩百米。

    也是詭異,他們找到了那個壁裂,可這一次壁裂沒有產生那種強大的吸扯力,這反而讓衆人感到更加不安。

    “我進去,你們在外面等。”張小侯用手語告訴其他隊員們。

    其他人馬上反對。

    童隊長更是道:“楊夏傑已經死了,您進入這麼危險的地方若是出了什麼事……”

    “你親眼見他死了嗎?”張小侯神情嚴肅無比的用手語問道。

    童隊長猶豫了起來,其實被吸進去的時候,楊夏傑還活着。

    可是,被吸入到那種地方,可能活嗎??

    “沒有確定死亡,就不能拋下。可以暫時撤退,但絕不能放棄救援。”

    張小侯用手語告訴了這位童隊長,在自己的部隊裏的行事準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