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小侯看着觸手上那張面孔。

    忽然,周圍一切花花綠綠的物體開始消失了,就像有人用一個巨大的橡皮,將這些所有的色彩給擦去,畫面詭異無比又荒唐至極。

    那些觸手密佈四周,很快這些觸手又快速的縮回到了那個海底妖鬼的身下。

    海底妖鬼的臉,一變再變,甚至幾次都呈現出了楊夏傑的模樣。

    這個怪物開始在與它自己做鬥爭,身下的觸手扭打在了一起,鮮血淋漓,斷觸手不停的落下。

    張小侯雙眸中透出了一輪明亮的光澤,他在確認自己看到的這一幕,並非是幻覺。

    高明的心靈攻擊的妖物,它們會故意製作出一些真實的幻覺,讓你以爲自己脫離了幻覺,就如同夢中夢那樣,在夢中醒來,人卻還在夢中……

    而張小侯也不是那種容易欺騙的小法師,他有自己的鑑別方式,那就是他這雙與衆不同的眼睛!

    真實的!

    此時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這個海底妖鬼,它確實在同化楊夏傑的靈魂與記憶,試圖通過楊夏傑來了解人類的體制、計劃、能力,但這個同化的過程會不停的遭到原主人的抗爭。

    於是楊夏傑三番兩次的破壞着這個海底妖鬼的行動,甚至在妖鬼自己不受控制的情況下向張小侯發出信號。

    張小侯也清楚,楊夏傑自己的身體已經被撕碎了,它不過是有一些殘魂在鬥爭,這個鬥爭無法在海底妖鬼身上持續多久。

    再過一陣子,楊夏傑會被徹底同化!

    化作殘魂,卻依舊鬥爭到底。

    張小侯朝着楊夏傑行了一個軍禮,趁着他爲自己爭取的這點時間猛的鑽入到了那個銀礦窟窿之中。

    這裏究竟藏着什麼!

    不要低估海妖的智慧,那麼海妖們又在謀劃什麼??

    ……

    ……

    海底營地

    水之結界外,數之不盡的暴雷鰱組成了一張恐怖巨大的海底雷電網,正籠罩在這個海底營地之中。

    “數量實在太多了,我們承受不住了!”

    “他們回來,快到水面上……”

    “呼喚龍獸,我們趕緊離開!!”

    Www⊙ttκa n⊙c o

    成羣成羣的暴雷鰱,它們身上的每一顆鱗片都會產生極強的電弧,當全身都激起雷電時,便會形成一組足以擊穿岩石的深水閃電。

    它們全部都是從那片懸浮海藻森林中涌來的,爲了搜尋到張小侯的生命信號,華月竹讓後勤老賈擴大了幾十公里探測範圍。

    可惜,不僅沒有張小侯的聲明信號,方圓幾十公里的海妖全部殺了過來。

    “鷹凱龍!”

    衆人衝殺到水面上,一羣鷹凱龍貼着海面飛來,抓住了水裏的衆人後立馬升空!!

    鷹凱龍升空速度很快,而下方的海水忽然產生了一個恐怖的雷暴,掀起了一個幾百米高的海球浪,差一點將所有的軍官們全部吞捲回海里。

    “將軍的飛龍……”

    衆人到了空中,其他鷹凱龍紛紛歸隊。

    體格強壯、威武神駿的飛龍也飛向了這裏,但是它沒有在這裏逗留,而是忽然振翅,朝着海洋的更遙遠處飛去!

    “它……它要飛離渤海嗎?”

    “它飛向太平洋深處了!”

    “難道將軍真的死了,飛龍因此放生了??”

    _Tтkǎ n_c o

    一羣人盤旋在海洋上空,每個人都失魂落魄。

    譚豐等人原本是在海溝最底部等待,可沒多久張小侯的生命信號就消失了。

    於是譚豐立刻讓營地的人擴大搜索範圍,誰知達到了幾十公里,仍舊找尋不到張小侯的信號。

    就在譚豐等人要進入海底河中救援的時候,之前那頭寒光君主出現了,險些將他們全部留在了海溝之中。

    華月竹駐守的營地,也因爲信號過強,遭到了海藻部落的無休止攻擊,在與撤退的譚豐等人匯合之後,必須升空……

    “立刻回去請求支援,一定要把將軍找回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侍衛長華月竹重重的說道。

    “飛龍放生,恐怕已經可以證明……”

    “證明什麼,不過是一個背叛的畜生!”譚豐語氣也強硬道。

    “記住,可以暫時撤退,但絕不能放棄救援!!”

    ……

    ……

    藍似寶石,白如冰雪。

    孤零零的一座海礁石島嶼上,一個被海水浸泡得有些發腫的人趴在岩石上,下半截身子還在水中,卻沒有了半點氣力。

    他艱難的往上爬,艱難的翻了一個身,這時才終於脫離了海水。

    ……

    日升日落,身體都已經被曬乾了。

    忽然,一股強勁的風從上空襲來,張小侯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對巨大的翅膀遮蔽了陽光,正緩緩的落在自己身旁。

    小小的礁石島似乎都有些容不下這樣一個強壯威武的身軀,看到這隻飛獸的模樣,張小侯臉上咧開了一個難看無比的笑容。

    “我們才相處幾天,就有了感情嗎?”張小侯問道。

    飛龍張開嘴來,將唾液滴落在張小侯的身上,張小侯那些髒兮兮的傷口開始緩慢的癒合。

    “你飛了多久才找到我的?”張小侯接着問道。

    “呼~~~~!”

    飛龍用爪子在岩石上劃出了兩道痕。

    “兩天??中間幾乎沒有怎麼休息??”張小侯詫異道。

    以飛龍的耐力和速度,如果順着一個方向飛向沒有停歇的話,兩天的時間說不定可以繞赤道一圈。

    “能儘快帶我到附近的城市嗎?”

    飛龍低下頭顱來,讓張小侯爬上來。

    等張小侯坐穩,飛龍展開了翅膀,朝着太陽升起的方向飛去。

    ……

    當張小侯發現離自己最近的城市竟然是夏威夷時,他臉上露出了幾分苦澀。

    太平洋中部。

    自己抵達了太平洋的中部。

    從渤海到太平洋的中部,這相差了有九千多公里!

    假如不是自己親身經歷,張小侯自己都不願意去相信,畢竟楊夏傑要告訴自己的,實在太過荒唐了!

    ……

    找到了一個公用電話亭。

    張小侯來不及整理自己,也來不及去做過多的思考。

    在這樣一個境況下,他能夠想到的人就只有一個。

    電話打通了。

    張小侯深呼吸了一口氣。

    “凡哥。”

    “沒死吧?”

    “差點。”張小侯苦笑,接着道,“凡哥,我需要你的幫助。”

    “說吧。”

    “我們可能要做一件看上去大逆不道的事。”張小侯道。

    “這個我喜歡。”莫凡回答道。

    “還有三天,由我們國家軍首授意的冰系禁咒會降臨渤海,以此消滅一個渤海巨大隱患。我們要做的是:破壞引導,阻止禁咒。”張小侯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對面沉默了。

    張小侯也知道,這話說出來荒唐到了極致。

    他清楚,這件事沒有人可以幫助自己。

    “這個,我更喜歡。”那邊回答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