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招陰險到了極致,並且明顯是早已經潛伏在了附近,就等待他們兩個人因爲發出信號分心的這個機會。

    風靈絮羽如庇佑着張小侯的精靈,隨着疊加壓縮的水盾界被刺破,它們聚集在了張小侯的心臟前,組成了一個護心風盤。

    也正因爲這個護心風盤的存在,使得對方那魔槍一刺有了一些偏斜,沒有直接命中張小侯的心臟!

    可怕的魔槍穿過張小侯的左胸膛,又直指沒有一點點防備的趙滿延。

    所幸這個角度的偏斜,使得趙滿延面積更小的脖頸只擦到了皮肉,如此趙滿延逃過一劫!

    “他媽的!!”

    趙滿延暴怒,他通透的身體裏,那顆烈陽一般的心臟猛的盪開了純淨的天宇光,激發出身體之後便是浩瀚兇猛的光浪,一層又一層,撞擊在了那個偷襲的黑影身上。

    黑影立刻向後退去,在這暴怒光中,它的身影才完全顯現。

    讓張小侯和趙滿延分外吃驚的是,襲擊他們的根本不是什麼海妖,而是一個人!!

    這個人甚至穿着軍裝,一頭披散開的頭髮,雙眸綻放出毒光與尋常人相差甚遠,更像是海淵惡鬼!

    “鄭武軍策!!”

    張小侯認出了此人來,可呼出這一聲的同時,他胸口鮮血飆起,那一杆魔槍還在他胸膛上。

    “張小侯,你先療傷……可別死了!”趙滿延現在怒髮衝冠。

    還好沒有死,不然張小侯爲了幫自己擋槍死去,他會內疚一輩子的!

    實在太歹毒了,趙滿延眼睛盯着那個毒光雙眸的軍人。

    “趙哥,我沒事,我們時間有限,無論如何都需要你將這一輪信號衝破禁咒引力渦圈,讓凡哥和穆白知道……”張小侯沒有退開。

    鮮血從張小侯胸膛和後背同時溢出,他身邊的風靈絮羽又迅速的變化成了一雙柔和的手,將這杆魔槍從他的身上一點點拔了出來。

    “噗哧~~~~~~~”

    魔槍抽離,血液更如泉噴,張小侯站在那裏身體沒有一點點的搖晃,臉上更沒有痛苦。

    “趙哥,我不會讓任何東西靠近你,包括這個人,請你一定要將光輪打出去!”張小侯重重的說道。

    禁咒引力渦圈的存在,讓原本一個簡單的魔法信號變得無比複雜。

    趙滿延本想和張小侯一起聯手對付這個偷襲者,可一想到即便信號發出去,莫凡和穆白也需要時間去阻止禁咒,他便明白張小侯爲什麼要忍着劇痛站在自己前面了!

    “好,好,我一定做到!不就是個禁咒引力渦圈,擋不住老子的天穹光!”趙滿延說道。

    這是一個詭異的敵人,他的目的絕不是殺死他們兩個,他要做的無非是讓這個真相信號打不出去,如果他們兩個先聯手對付他的話,那麼他就會故意周旋。

    浪費他們時間,他就勝利了。

    張小侯和趙滿延都很清楚這點,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能夠將光輪信號打出禁咒引力渦圈!

    “風靈絮羽。”

    “爲我守護好。”

    張小侯打開手掌,輕輕的一吹,將風靈絮羽的主精靈如花飄絮那樣吹向了趙滿延。

    趙滿延身旁有一陣輕盈的風在繚繞,雖然看不見,但他可以感受到一種守護。

    在廈門那場戰鬥的時候,趙滿延便知道這風靈絮羽是張小侯最強大的風系能力,現在他將風靈絮羽賜到了自己的身上,這又讓趙滿延一陣感動。

    要知道,張小侯身上可還有一個血洞,沒有擊中心臟也是重傷!

    ……

    張小侯沒有時間去止住傷口了,對方已經從那些光浪中找到了空檔,化作了一顆黑色的獠牙飛來。

    本以爲對方目標又是自己的心臟,但到了極近的位置時,張小侯才猛然意識到他要刺得是自己的眼睛!

    這種刺擊其實非常難防,覆蓋面積大的毀滅魔法意味着它的力量會分散,將威力擊中於一點,防禦的時候就同樣需要把防禦能量集於相應的點,不然大面積的防禦只會被輕易刺穿!

    如果有風靈絮羽在,張小侯根本不懼這樣的刁鑽刺擊,他可以讓所有的風靈絮羽第一時間守護住自己的眼睛。

    現在,他必須用別的辦法。

    “截爪!”

    張小侯的手臂有冷芒如電,至肩到指,很快他的指節位置鋒利的刃刺出,堅硬成爪!

    他沒有什麼更好的手段可以護住自己的眼球,既然對方是近身刺殺,那麼張小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極速拳,將截爪捅向對方的下巴喉嚨之間!

    你要刺瞎我的眼,我就挖開你的喉嚨!!

    都是斃命的招式,張小侯卻果敢無比。

    毒光鄭武卻明顯在這千鈞一髮之間猶豫了。

    刺穿他的眼睛,如果貫到腦顱中,張小侯必死無疑,同時自己也沒法存活。

    這意味着另外一個人可以沒有阻攔的將光輪信號發射出去。

    權衡之後,毒光鄭武立刻收手,採取了退避之姿,閃躲開了張小侯換命方式的奪喉一爪,並遠遁了一些距離,防止張小侯爪子追來。

    “媽的,你別這麼拼命啊!”趙滿延見到這一幕,嚇得冷汗都流出來了。

    張小侯打法也太剛猛了,要知道對方留在禁咒引力渦圈裏,就等於是個死人了,萬一他是一個死侍……

    “我心裏有數的。”張小侯扯開嘴角,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你有個b數有,給我好好珍惜你的小命。深明大義的死去,那是小孩子的英雄主義。我們不僅要深明大義,更要能好好的活下來,這纔是大丈夫,懂嗎!”趙滿延說道。

    爲什麼一定要做悲情的選擇?

    不是爲了大局死去,就是懦弱的活着?

    世界要拯救,人他媽也要活着!!

    張小侯聽到趙滿延這番話,倒是愣住了。

    想不到滿嘴騷話的趙滿延竟然也可以講出這樣的話來。

    又是一次刮目相看啊。

    死,很簡單,一念之間的放棄罷了。

    困境、兇境裏,爬着、跪着、遍體鱗傷拼盡一切力氣的活着才難,難道不是更值得敬佩嗎!

    對,趙滿延說得對!

    不僅要深明大義,更要瀟灑的活着,這纔是真正的強大,是真男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