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他人呢?”莫凡問道。

    “出了點狀況。”穆白回到了最初要說的這個問題上。

    “是不是陳爍那個老家伙?”莫凡問道。

    “那倒不是,是南熙山的審判長朱杞,他帶人入了島,把老趙他們都控制住了,唐月老師也落到了他們的手上。”穆白說道。

    “控制住?落到他們手上?你確定是南熙山審判會的人,不是什麼黑教廷之類的組織?”莫凡很是不解的說道。

    “他們不僅輕松登島,還知道那條只有陳爍知道的隔離樓與馴養基地的密道,你覺得十多年前,是哪批人在這里做這個馴養實驗?”穆白說道。

    “南熙山審判長朱杞是這個馴養基地的參與者之一??”莫凡滿臉愕然的說道。

    “基本上是了,不然他就不會特意跑來,將我們控制在這個島上……我本以為他只是來讓我們離開,免得引起不良的後果,還好靈靈識破了他的意圖,我看情況不妙就立刻逃了,打算先和你匯合再去救他們,不過看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們想要救人是難了。”穆白說道。

    “南熙山審判長朱杞膽子也太大了吧,他難道真得敢在這個島上殺人滅口不成,唐月老師可是副審判長長,我不信他敢拿她怎麼樣。”莫凡說道。

    朱杞既然是南熙山審判長,即便再山高皇帝遠,也絕不敢在這里做如此出格的事情。

    “本來這家伙應該就是把我們控制住,等移交程序一下達,便放了我們,但他的兒子朱閔意外死了,他現在處在一種發狂的狀態,我擔心他會來一個玉石俱焚。”穆白說道。

    事情一旦移交,便不再屬于南熙山管轄,同時這陳年舊賬也相當于翻了過去,上頭總會派人處理,也絕對追究不到他的頭上,說白了朱杞目的就是把事情拖過去,讓審判會高層的超階法師團啟動滅島計劃,那一切都將塵封。

    誰知莫凡和唐月等人在一切快結束的時候,跑到了旭島上,旭島上還有許多保存完好的馴養基地,所以只要在里面轉上一圈,基本上可以找到當年在這里扶持這個馴養基地計劃的主腦是哪些人,朱杞可不能讓唐月、莫凡等人把這個信息給帶回去。

    “那個叫朱閔的是怎麼死的?”莫凡完全費解的問道。

    “被鎖鏈拍死的,雖然他的意外死亡很值得同情,不過我真的不明白一個高階法師是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個死法。”穆白說道。

    “這……”莫凡頓時啞口無言。

    這麼說來,朱閔的死也算是和自己有脫不開的關系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他們這次上島擺明了就是來找他們麻煩的,莫凡還不至于因為一個意外死亡的小角色而感到內疚。

    只是,那個審判長朱杞十有八九是要把這筆賬算在自己頭上了。

    “你身上的毒一時半會解不了,現在他們已經轉移到隔離大樓那里去了,我們兩個得想想辦法將他們給救出來。”穆白說道。

    “那個朱杞的實力怎麼樣?”莫凡問道。

    “很強,唐月老師不是他的對手。”穆白回答道。

    一般來說,能夠當上副審判長的人,不是擁有過人的領導才能的話,便是超階級的法師,而能夠坐上審判長位置的,實力必定是超階,如果唐月都那麼輕易的落敗,那就憑莫凡和穆白兩個人,恐怕很難降服得了南熙山審判長朱杞。

    “現在天亮了,那些死士無羽鳥肯定已經將島外的海域給徹底霸佔了,他們想要離開的話估計也只能夠等到下一個天黑,然後用我們的辦法離開。”莫凡說道。

    “恩,朱杞也是一名冰系超階法師。”穆白說道。

    “那還有點時間。”莫凡說道。

    “毒大概會在兩個小時候解除,倒是你的傷,你確定到了晚上就不會礙事了嗎?”穆白有些擔心的說道。

    莫凡身上的傷非常多,單單是流血的損失就很容易導致接下去戰斗容易虛弱。

    “我恢復得很快,那個朱杞但願不是真的瘋了。”莫凡說道。他現在確實需要一些休息和調整,才有力氣去對付那個朱杞。

    “在沒有將我們兩個拿下之前,他不會輕舉妄動的。”穆白說道。

    朱杞不敢動唐月,同樣的其他人的身份一樣不是朱杞這家伙有膽子去觸踫的,除非沒有人知道他在這座島上做的事情。

    所以,朱杞要麼就把莫凡和穆白湊齊了,來一個殺人滅口,無人知曉,要麼就是在沒有拿下莫凡和穆白之前只能夠先控制住唐月他們,把時間拖到這件事徹底結束再放了,那個時候即便唐月、莫凡他們知道這個馴養基地是他朱杞留下的隱患,也奈何不了他,強行控制的話,他朱杞也能夠向上表明不希望唐月惹麻煩而已。

    “我們得把朱杞先引開,再把隔離大樓給毀了,讓南熙山審判會的人全部都暴露在蝠 邪鳥的攻擊下,緊接著乘亂將人給救走。”莫凡說道。

    “莫凡,我們只有兩個人好不好,怎麼可能做這麼多的事情,誰來引開朱杞,誰去破壞隔離大樓,然後誰去救人並且保護他們,他們可是被封印了精神力的,隔離大樓被破壞,審判會的人是暴露蝠 邪鳥的攻擊下,沒有魔法的他們也等于處在危險當中!”穆白沒好氣的說道,還等著莫凡來一個十全十美的計劃,哪知道這麼的不靠譜。

    “誰說我們只有兩個。”莫凡挑起眉毛說道。

    話剛說完,山洞外面,一個苗條卻有料的身影走了進來。

    “阿帕絲?”穆白有些意外道。

    “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簡直一團糟!”阿帕絲開始抱怨了起來。

    “你好意思說,他們被挾持的時候,怎麼不見你保護好他們?”莫凡有些生氣道。

    “我又不擅長戰斗,何況那種情況下我跳出來結果也和他們幾個一樣。”阿帕絲說道。

    “行了行了,你總有一大堆的借口,穆白去引開朱杞,我去毀掉隔離樓,阿帕絲你負責保護他們幾個,並解開他們的封印。”莫凡開始分配任務道。

    穆白和阿帕絲幾乎同時搖了搖頭。

    “我來毀掉隔離網,順便把蝠 邪鳥憤怒的引過來。”阿帕絲道。

    “我可以在混亂到來時保護好他們。”穆白說道。

    “……”

    莫凡忽然發現,很多時候在隊伍里什麼髒活累活都他娘的是自己來干!自己好歹還是一個傷病中毒之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