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菱形頂的閣樓大樓附近,盤旋著像是蝗災一樣的蝠 邪鳥,原本很大一部分死士無羽鳥都是在島嶼周圍的海域,現在有人入侵了它們的領地,它們也紛紛從海洋中飛到了島嶼上,將這里徹底圍了個水泄不通。

    朱杞顯然是很了解這座島嶼上的一切,他知道白天藏身于這隔離大樓之中,便不會遭到那些蝠 邪鳥的攻擊,所以將人全部聚在了這里。

    “審判長,其實有一個比較簡單的辦法,就是直接拿她們做威脅,我們也不說傷到她們性命了,讓她們嘗嘗苦頭,缺點胳膊少點腿這種,相信剩下那兩個人肯定會現身的。”黎東低聲出了一個主意道。

    “有能耐就直接把我們殺了,免得影響你們的仕途。”唐月冷哼一聲,顯然根本就不會懼怕這個審判長朱杞。

    “殺你們?我又不是什麼十惡不赦之徒,我只不過是做一些對大家都有好處的事情,而且別忘了,這件事最受損失的是我,我兒子的命誰來償還??唐月,我也不再跟你廢話,把你的那兩個朋友喚回來,我朱杞可以用靈魂發誓,你們所有人平平安安。可你們非要把事情發展到人人皆知的份上,就別怪我不講情面了,大家玉石俱焚!”審判長朱杞說道。

    “那個唐月老師,我覺得這位審判長說得也有幾分道理,反正這件事能夠愉快處理的話,沒造成什麼太大的人員傷亡的話,就沒有必要追究了,大家都退一步,歡天喜地。什麼拆胳膊卸腿這種事情,大家都是文明人干嘛弄得這麼粗暴野蠻呢,有事就坐下來心平氣和的商量嘛。”趙滿延立刻說道。

    什麼缺胳膊少腿,趙滿延看來他們這群人里面,唐月是他們審判會自己人,朱杞想動其他人估計都沒那個膽子,剩下的蔣少絮和靈靈,出于人道主義,那幾個朱杞手下多半也不至于向她們下手,于是用來殺雞儆猴的人百分之一萬是自己啊。

    而且,一旦自己被人打斷腿,砍了胳膊,趙滿延百分之一百確信莫凡和穆白兩個人不會出現,這兩人是什麼貨色他趙滿延能不清楚嗎!!

    “審判長,事情確實也沒有到那個地步,朱閔的意外也只能夠怪他自己學藝不精,不能因為這件事把事情弄得更大了,楠先生不是也交代過,一切都以平息為主。”朱杞旁邊,一名頭發有些透著白色的男子說道。

    這名白頭男子年紀其實也就三十出頭,他從一開始就很反對朱杞這樣做。

    唐月動不得,靈隱審判會知道唐月在他們南熙山出了事,以唐忠那幾個老家伙的脾氣,估計不論是不是他們干的,都會將他們南熙山翻個底朝天,何況在場還有這麼多個審判員、審判使,不能保證他們個個守口如瓶,再忠誠的手下,也會期許頂頭上司倒台,好自己頂替其位置。

    “那就在這里耗著!”朱杞顯得情緒有些不是非常穩定,主要是他兒子的慘狀,讓他有些無法理智的處理這件事了。

    這兒子蠢是蠢了點,可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他怎麼會不崩潰抓狂。

    “對,先在這里耗著,等楠先生那邊一結束,什麼事情都好說了,其實也就五天的時間!”吳角說道。

    “為了這件事,我搭上了我小兒子的命,到時候希望楠先生能夠給我一個好的安排,哼!”朱杞冷冷的說道。

    “放心,放心,您同楠先生這麼多年,有什麼好的位置肯定給您留著,那里可是一塊大肥肉啊,至于朱閔的事情,你就看做是當年這件事的一個懲罰吧,當初你們做的確實……”吳角說道。

    吳角話還沒有說完,就見一名審判使快步跑了上來,告訴審判長朱杞道︰“審判長,有一個自稱是莫凡的人在外面,他說如果您不將他的朋友給放了,他會讓您真正意義上的斷子絕孫。”

    審判長朱杞听到這句話,好不容易才壓制在內心的憤怒頓時涌了上來,什麼理智,什麼隱忍,什麼等到楠先生的選舉結束這些統統被拋到了腦後,滿腦子都是自己兒子朱杞死去的慘狀!

    不是他們來這里壞事,他兒子又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意外。

    吳角本來還想勸說幾句,卻看到審判長朱杞整張臉都抽搐起來,吳角便知道現在自己說什麼也沒有用了。

    而一旁的趙滿延,臉色跟吳角一樣非常難看。

    莫凡這他媽不是火上澆油嗎,本來事情可以心平氣和的解決,這個朱杞不過是想掩蓋他當年做的一些事情,他們只要裝作沒看見,按照朱杞說得做,這審判長也不至于來什麼玉石俱焚,現在倒好,莫凡哪壺不開提哪壺,還罵別人斷子絕孫,這是先要他老趙家斷子絕孫啊!!

    “你們在這里守著!”審判長朱杞也沒有完全昏了頭腦,知道對方有兩個人,這樣罵就是引自己離開,所以重重的命令道。

    “審判長息怒啊,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讓楠議員成功選舉,我們蟄伏了這麼長時間,不就是在等這一天嗎,千萬不要因為這件事鬧出更大的麻煩來,我們只要確保這些人這五天不離開這座島。”吳角急忙說道。

    “死的又不是你的兒子,滾開,我非要讓那小子先半死不活的跪在我面前求饒不可!”審判長朱杞怒吼一聲,大步邁了出去。

    “幾位,你們也勸勸你們的朋友,脾氣別這麼暴躁嘛,我們又沒對你們怎麼樣,無非就是請各位在這里多呆幾天,執政當官的,誰能沒有一些錯誤的決定,我可以代楠議員保證,他選舉成功後一定會立刻來處理掉這座島嶼。”吳角也都快哭了,怎麼就踫到一群這麼大脾氣的啊,現在年輕人是怎麼了,社會一點,圓滑點不好嗎!

    “哼,楠議員,果然是他。二十年前他會為了保住自己的名聲和政績,將這片旭島棄之不顧,二十年後他若當上大議員,誰能保證他不會變本加厲,禍害一方??”唐月冷哼一聲,內心剛正的她顯然是不想退這一步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