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唐月老師說的是,這種人就不配當議員,還想著坐上更高的位置?我們要是當做沒發生,沒看見,豈不是等于將更多個城市更多個地區陷入到望歸鎮這樣的危機之中?”蔣少絮說道。

    “當年羅冕便是一錯再錯,讓杭州那麼多人飽受折磨,這件事你別指望我們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有本事你就讓朱杞把我們都殺了,這座島等于半封閉式,讓你們審判長朱杞把穆白和莫凡給拿下,一個個處死,豈不是簡單多了,再也不會有人知道當年的丑事,也不會妨礙到楠議員的選舉大日子了!”唐月毫不客氣的說道。

    “哇,唐月老師,您也不要這麼暴脾氣嘛,事情可以解決,人死了可就什麼都沒有了,你看我們隊伍里還有一個小靈靈,靈靈天真可愛年紀又才這麼小,怎麼老說死呢,為了靈靈,我們都應該堅強一點,寬容一點。”趙滿延急忙勸道。

    “小趙說得極是,小趙說得極是,沒到那個程度嘛……大家就當在這里度度假,心情放松點。”吳角說道。

    “話說起來,你們有沒有听到什麼奇怪的聲音?”陳爍忽然間警惕的看向附近。

    “不就是那些煩人的鳥叫。”吳角說道。

    “那些叫聲不是應該在外面嗎,怎麼感覺是在里面響起來的,還有回音?”一名審判使說道。

    這句話一出口,大家都安靜了下來,眼楮往附近瞟去。

    這個隔離大樓其實類似于一個大場館,那些沒開燈的地方都是一片黑漆漆的,通往他們所在的位置的大場地的通道就有八個,有的是連接著其他馴養基地的大樓,有些則是通向一些野外飼養區域,這些通道有些延展出了很遠,甚至會翻過一座山頭,但與外界接壤的地方必定都有礫金屬網罩著,那些蝠 邪鳥不可能飛得進來。

    “啃啃啃啃啃~~~~~~~~~~~!!!”

    沉悶促急的叩門聲響起,分別從第三通道口和第七通道口,陳爍老兵對這里的設備還算熟悉,他急急忙忙的去打開電閘,把通道的燈給點亮,之前進來的時候他們就開了隔離樓的發電機。

    白熾燈成排成排的亮起,忽然之間一大團一大團東西擁堵在那幾個大通道處,簡直如黑色污水那樣涌進了這個隔離樓主場地,一時間菱形頂下,無數蝙蝠之影亂竄,銳利的眼楮不帶轉動的盯著他們這些人。

    “這些家伙怎麼跑進來的!!”陳爍滿臉的震驚。

    在審判長朱杞等人出現之後,陳爍就跳到他們陣營去了,還特意幫他們檢查了整個隔離大樓的安全,確保那些蝠 邪鳥們不可能穿過那些礫金屬網進入這里,他還啟動了發電機,讓這座大樓除了wifi,完全可以如現代樓房那樣舒適的度過這五天!可第一天還沒有度過,蝠 邪鳥們居然就沖進來了。

    “陳爍,你還跟以前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還不快去檢查那些通道口,在更多這些東西飛進來之前鎖好隔離大樓!”吳角憤怒的罵道。

    “我一個人哪里能夠做好。”陳爍說道。

    “你們三個,跟著他。”吳角點了三名審判使,讓他們跟吳角去查看隔離出入口。

    其他審判員都已經紛紛動用魔法,將那些涌入到這個主場地的蝠 邪鳥給消滅掉,這個場地很寬廣,倒也不太影響它們戰斗,只是吳角不停的交代那些審判員和審判使們,千萬別用破壞力強的魔法,免得把這個隔離大樓給摧毀了。

    這個隔離大樓的建造是很堅固,也摻雜了許多礫金屬進來,可不代表毀壞不了!

    “吳角兄弟,這麼多臭蝙蝠,你們這點人應付起來很費勁的,快幫我們解開封印,我們好搭把手,這也是我們雙方友好共處的一個開始不是?”趙滿延對吳角說道。

    吳角瞥了一眼趙滿延,露出了一個“你當我是白痴”的鄙夷表情。

    “看好他們,別讓他們出事。”吳角交代黎東道。

    “我當然會看好他們,可數量太多的話,一個不小心被叼走了誰,那也怪不得我咯。”黎東瞟了一眼靈靈,那用意是再明顯不過了。

    “黎東,你要是敢這樣做,你躲到大黎世家,莫凡也會把你從里面拖出來當著你們黎家所有人將你給活活燒死!”唐月冷冷的說道。

    黎東冷哼一聲,卻沒有回答。

    莫凡的臭名他黎東還是听過的,表面上他帶著幾分不屑,心里還是在忌憚。這種事情,這個莫凡真干得出來,估計連穆氏的人出來都保不住自己。

    “哪需要莫凡,你爺爺以前可是聖裁院的老神官,他知道了會把他們大黎世家的人全扔到海里喂魚。”蔣少絮很是時候的補了一句。

    黎東听完之後,後背就開始冒冷汗了。

    這幾個人的身份,除了那個趙小天,都不是大黎世家惹得起的,所以不能夠確保滅口,就堅決不能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後果不堪設想。也正是這個原因,吳角一直好言相勸,勸的對象主要是死了兒子的朱杞。

    “黎右助,我剛才好像看到有一個人闖了進來,好像是之前從北山跑掉的那個冰系法師。”一名審判使匆匆跑來說道。

    “哼,那一定是穆白了,這陣子名頭可不小啊!”黎東冷笑了起來。

    審判長朱杞那邊拿下莫凡,他這邊干掉穆白,那這里就由他們說得算了。

    “您怎麼看?”黎東給了吳角一個眼色。

    “不惜一切代價拿下,我們佔據主動權,事情才好解決。”吳角也是一個聰明人,自然明白把人全部拿下才是關鍵,到時候是要溫和的解決,還是粗暴的解決,就由他們來決定了!

    黎東暗暗點了點頭,他也不喜歡被動,這些人身份是很特殊,在境內基本上動不得,可如果這些人實在不識趣,將他們逼上了絕路,那就怪不得他們了,狗急了也會跳牆,他們不想讓自己好過……呸呸呸,他們才是一群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