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報道鋪天蓋地,換做往常滾動着的、應接不暇的那每一條襲擊信息都是頭條,它們是那麼的觸目驚心。

    現在全部都只能夠一語帶過,甚至是一條快速播報的簡訊。

    全面爆發,整條近兩萬公里的海岸線,無論是無人問津的荒蕪海邊、懸崖、半島,還是那些著名的海港城市,統統都遭到了海妖的襲擊!

    藍色警戒。

    血色警戒。

    紫色警戒……

    有些地區,連警戒都發不出,或許是黑色警戒,但沒有人看見,也沒有人生還。

    忽然之間,世界翻天覆地,就像當初海平面上漲吞沒掉原本棲息的土地那樣,人們預測到了海妖會有全面到來的一天,卻絕對想不到就是今天。

    並且,它們的到來比想象中恐怖十倍不止。

    海水裏妖顱盛夏繁星一樣多,高級海妖隨處可見,龐然的海獸更近在咫尺!

    ……

    秦皇島。

    莫凡、穆白、張小侯、趙滿延四人剛剛死裏逃生,能夠聚坐在一起。

    可他們沒有一點機會去慶祝,鋪天蓋地的災難報道遍佈整個國家東部地區,一張又一張猙獰海妖圖片,一個個現場上傳到網絡上的災難錄像文件,還有更多隻能夠用文字描述訊息,僅僅是文字就讓人心寒悲痛,不敢去想象!!

    “還以爲我們真的可以像電影裏那樣拯救一切。”張小侯眼圈通紅通紅。

    爲了阻止渤海海妖的陰謀,他們用盡了全力,拼上了性命,到頭來真正的格局沒有絲毫的改變。

    即無力,又惶恐。

    “沒有必要自責,我們付出也沒有白費,至少渤海一帶受災減少了,深海大妖並不多。”華月竹安慰道。

    衆人都沉默了。

    他們精疲力竭,安慰自己必須入睡,養足精神才能夠做更多的事情。

    只是沒有幾個人可以真的入眠,他們也一樣。

    “莫凡,接下去呢,我們睡醒了,去哪?”穆白有些拿不定主意,詢問起莫凡的意見。

    “我有一個不錯的提議。去西部吧,聽說離曼在西部已經用大地結晶建造起了一座西部大城,到時候可以容納非常多受災的人,我們不妨去那裏吧。”趙滿延馬上開口說道。

    “這個建議不錯,矴城也是不錯的選擇。”莫凡點了點頭。

    “……凡哥,趙哥,我們就這樣扔下海岸線不管了嗎?”張小侯着急的說道。

    “管?怎麼管,我們這一次算是運氣很好了,上頭領導提前察覺到了那位禁咒老頭有問題,不然我們早就在禁咒中灰飛煙滅。你看看魔都的那個海王骷髏,尼瑪圖騰玄蛇去了估計都打不過。你再看下寧波黑色蠕動的海岸線,全尼瑪是妖。還有泉州市出現的汪洋嶼獸……哪幾個是我們可以對付的?”趙滿延說道。

    起初海平面上升的時候,還有無數人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家鄉,希望留在富饒的東部。

    現在,還有誰不渴望遷往更內陸、更西部?

    海妖勢不可擋,留在東海岸線就是死路一條。

    一座龐大的巨城隨時都可能被海妖給吞沒,更別說是普普通通的家庭和個人了。

    靠魔法師來抵禦妖魔??

    妖魔的數量是魔法師的幾倍,人類法師的實力還遠遠無法和海妖對等,這場戰爭註定慘烈,死守註定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凡哥,我們真去西部?”張小侯不知道該如何反駁趙滿延,只是這樣走了,真得很不甘心。

    “去西部,是我們的後路。假如真的阻擋不了,我們就去西部。”莫凡很肯定的說道。

    西部可以去,但肯定不是他們這些魔法師最先撤離。

    何況,海妖要這樣侵吞人類的領土,它們不可能不付出代價!

    聽到莫凡這句話,張小侯臉上有了一點笑容。

    現在就逃,那可不是他們的性格!!

    “那我們去哪座城市?”張小侯問道。

    “現在能夠確定站住腳的就只有基地城市了,妖都基地市、飛鳥基地市、魔都基地市、帝都基地市……”穆白說道。

    莫凡一時間也沒有做好決定。

    猶豫了一會,莫凡決定先打電話詢問一個人。

    拿出了手機,莫凡也不能夠肯定那個人會不會有時間接自己的電話,畢竟整個海岸線發生了這樣的鉅變。

    “喂,是莫凡嗎?”電話一通,那邊就先問道。

    “是……”

    “邵鄭議長在南海戰場,他親自出戰,怕是短時間沒法迴應你,你也知道發生了怎樣的事情了吧?”那位男子說道。

    “我知道,我這邊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忽然之間有點迷茫。”莫凡如實說道。

    “你不是在秦皇島嗎,見過華首領了沒?”議長祕書說道。

    “見到過了。”莫凡道。

    “你可以去問他。畢竟,他纔是一直注視着你的人,關於圖騰的事情,你可以詳細的問問他。”議長祕書說道。

    莫凡聽完,反而一頭霧水。

    什麼叫一直關注自己的人??

    這位首領,貌似自己不算很熟吧……

    好像也就靈隱寺的時候有偶然遇到過。

    ……

    莫凡前往了那座木屋,木屋仍舊是敞開着的。

    黑髮黑鬚、一身黑衣,華軍首盤膝而坐,面朝着遼闊呼嘯的海,也不知道是在因爲禁咒的施展而休息,還是在沉思。

    他身邊沒有任何侍衛,好像完全不需要。

    “不知道方向了?”華首領指了指自己旁邊的草蒲團,示意莫凡坐下。

    “有點,忽然之間感覺到有些無力。”莫凡坐了下來道。

    “我們人類與妖魔抗爭的這漫長歲月中,也不是沒有遭遇過這樣的劫難,但我們還不是傳承至今,有光明的時期,也有黑暗的時期,熬過去,就好了。”華首領說道。

    “我剛纔和議長祕書通了電話,他讓我來找你,我不太明白什麼意思。”莫凡問道。

    “從古都浩劫開始,我就在留意你。你進入國府,是我的授意,圖騰之事,是我將你推薦給邵鄭,你殺了陸一林,惹惱了陸家,也是我親自電候的陸老頭。”華首領平和的說道。

    莫凡張了張嘴,有些意外。

    似乎有人曾經說過,自己受到了一位大人物的關照。

    莫凡之前一直以爲是邵鄭議長,沒有想到就是眼前這位首領!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