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請問是唐月南熙山副審判長嗎?”身穿著一件明亮軍鎧的中年男法師走了過來,他身後還跟隨著一隊實力不弱的軍法師。

    “整個小鎮那麼多人,偏偏第一時間就能夠找到我,你們很了不起啊。”唐月冷哼一聲道。

    “我們也不過是奉命行事,請將您在這里采集的所有資料移交給我們吧,方便我們清楚掉旭島的隱患,我們時間緊迫,希望不要給我們增加麻煩,假如有什麼妨礙和不配合的,就請不要怪我們軍紀處置了。”軍鎧法師一臉肅然更帶著幾分威脅意味的說道。

    “真是可惡,我們辛辛苦苦闖入到旭島,他們這些家伙卻跑來坐享其成!”蔣少絮有些憤怒道,她走到那名中年軍鎧法師面前,指著這名軍官的鼻子質問道︰“帶上你的人趕緊滾,別給那個混蛋議員做狗,不然我會讓你後悔。”

    “蔣小姐是吧,我們尊重您的父親,但不代表您可以這樣羞辱我們,我們不為任何議員做事,我們只是執行上級的命令,如果你們確實覺得某位議員的這次調動是純屬私人利益,那請拿出足夠的證據,呈請到軍事法庭和最高審判會,將其定罪……但即便他是一個有罪之人,只要沒有別的指令傳遞到我的手上,我們仍然需要完成交代的任務!”軍鎧法師義正言辭的說道,話語里帶著幾分鋼鐵一般的堅韌不拔,讓蔣少絮都有些不敢再造次了。

    “蔣少絮,算了,別和軍方的人過不去。”趙滿延過來將蔣少絮給拉到一邊。

    和一群執行任務的軍人爭執確實沒有任何的意義,關鍵是誰調動了他們,誰在利用自己的職權,弄虛作假,掩蓋事實!

    “隔離守備五天時間,什麼證據都被摧毀了,還怎麼將他定罪啊,最高審判會的人動作太慢了,怎麼沒有先到,反而讓軍方的人接管了這里。”唐月說道。

    “有可能最高審判會的人故意晚到的。”靈靈說道。

    在白天的時候,唐月便將一些直擊朱杞要害的一些材料證據往上遞交了,關系到一個審判長和一個議員的事情,最高審判會應該會當天就趕到,來當地確認證據的真實性,並馬上將審判長朱杞給押解到最高審判會,調審楠議員。

    但這都第二天天亮了,最高審判會的人沒有來,來得卻是軍方,這就表明往上遞交的東西其實就是落到了楠議員的手上,他只要將幾個有限的知情人拖住,再馬上調動軍方勢力……

    想來這些軍區的首領里,是有支持他楠議員的人,楠議員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一樣會關系到他們的利益。

    的確,要讓一個議員級別的人物倒台,並不是容易的事情,這個人被取代不難,難得是他背後那些一直與他有利益往來和支持他的那些勢力,這些勢力很可能牽動整個省,整個東南部。

    “先將東西都給他們吧。”靈靈說道。

    “可是……”唐月心有不甘。

    雖然說軍方過來接管,這也意味著旭島危機被解除了,但就這樣放過了一個腐敗不堪的議員,更讓唐月心里堵得難受,這大概就是昨夜沒法入眠的原因吧,南熙山的審判長朱杞也不過是一個馬前卒,他的南熙山審判會被就是一個空殼,但只要他背後的楠議員在,這個空殼就可以繼續存在,審判長朱杞用不了多久又會安然無恙,甚至還會被分配到油水更多,權力更大的地方擔任審判長!

    “給他們吧,五天之後,旭島不復存在,這些證據也沒法考證了,留著沒有用的。”靈靈說道。

    現在和軍方去做對確實很不明智,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無奈,得學會接受。

    “還好莫凡不在,不然以他的暴脾氣,估計就和這些軍人干上了,他才不會管他們是不是奉命行事的,讓他不開心,誰都別想好過。”趙滿延心有余悸的說道。

    穆白立刻點頭表示贊同,和軍方的人在這里打起來,麻煩更大。

    “謝謝合作。”那名軍鎧法師見唐月將所有的資料都拿了出來,微微點了點頭,大手一揮,率領著手底下的人立刻離開了這里,也沒有再為難他們幾個。

    “麻醉海藻的事情要不要和他們說?”蔣少絮問道。

    “和他們說吧,這些軍人若是強行登島,損失肯定會很慘重,他們現在雖然是听命于楠議員的調遣,但怎麼說都是我們國家的戰備力量,沒有必要讓他們為這件事付出更多的代價。”唐月嘆了一口氣道。

    不能懲治審判長朱杞和楠議員,也不能因此將不滿的心情報復在這些軍法師的身上。

    “恩,那我去和他們說吧。”穆白說道。

    ……

    穆白追上了那名軍鎧法師,並將自己播灑在海床上的那些麻醉海藻的情況告訴了他。

    還好,這名軍鎧法師不是那種寧頑不化的類型,在得知他們已經有更完美的處理辦法之後,也選擇配合這種手段,將旭島上的蝠 邪鳥一網打盡。

    “這件事能夠解決,也不算太糟糕吧。”蔣少絮說道。

    “好歹都是得到了我們想要的東西,至于那個楠議員,終究會有人收拾他的。”趙滿延說道。

    唐月最初是要解決旭島危機,那麼現在望歸鎮安全了,旭島上的蝠 邪鳥們也即將被清理干淨,她算是完成了這個艱巨的任務。

    趙滿延也找到了自己的圖騰,並且從圖騰印記中尋到了下一個圖騰印記的線索,相信超階給他帶來的巨大期待會遠超過處置一名黑心議員,有了足夠強大的實力,議員也得給自己擦鞋!

    “話說起來,那個楠議員是參加什麼選舉,我記得沿海一帶已經沒有什麼新的大議員職位了啊,難不成是飛鳥基地市??”蔣少絮忽然想起了什麼,開口問道。

    “飛鳥基地市大議員已經有人選了,不會是他。”穆白很肯定的說道。擔任南翼法師團魁首時,穆白就看到了議員名單了,沒有那個楠議員。

    “是內陸的一座新都,將來影響力和權力非常大。”唐月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