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選舉會議正式舉行,有些從政的人跟某些明星的手段是非常相似的,明明就沒有所謂的那些追隨者,偏偏是要花錢舉著一個大大的“我們支持你”的牌子,擁堵在街道上,給其他行人和車子造成一定的麻煩,更造成全世界都在擁戴他的效果。

    楠議員便是如此,沒有那些真正擁護他的市民沒有關系,請一群人來造成這樣的效果才多少錢,所以當他順著長階梯往石之劍閣中走上去的時候,當然也還不望紅毯明星那般擺足了謙卑的笑容,示意大家沒有必要為他那麼熱情。

    “這人是誰啊??”

    “楠議員啊,這次城選舉最有可能成為大議員的人啊,以前在東面幾個大的城市都執過政,把那些魔法部門管得緊緊有條,還做了許多城市貢獻,他在的城市就從沒有出現過任何亂子。”一名群眾說道。

    “哦哦,那很了不起啊,他來管理城的話,城肯定蓬勃發展!”

    “可不是嗎,我們就跟著這位議員一起賺大錢吧!”

    “我來城就是為了這個的!”小魔法商販說道。

    “那就跟我們一起支持楠議員啊,跟著他方針走,肯定不會錯的!”

    楠議員順著台階一步一步往上走,他整了整西裝的衣角,擁有極強听覺的他此時可以听到許多人都在議論著自己……

    其實做一個議員真得沒那麼難,多走走場,多做做活動,在群演上一定要舍得花錢,很多不明真相的群眾可能壓根不認識你,但這樣演一番,好熱鬧的人就會被吸引過來,一不小心這些人就成為了知曉者了,再在關鍵的時候給他們一些蠅頭小利,他們會瞬間變成你的忠實支持者。心智這東西不一定是跟隨著年齡在增長的,國法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只要是十八歲的公民和魔法公民都有投票權,但他們這些執政的人獲得選票,何嘗不是玩著拿糖騙小孩的把戲?

    回想起望歸鎮的事情,楠議員其實反而覺得有些好笑。

    別忘了,當初可是望歸鎮的那些人親自將他推上那個位置的,他們還很興高采烈的領走了糖果,對于將來會發生什麼渾然不在意……真的不能怪自己,他們自身都沒有重視過手頭上的權益,像小孩子那樣只回味著嘴邊短暫的甜味,以後吃了大苦頭也只能怪他們自己!

    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丹詠替自己派遣出去的軍方應該是徹底幫自己擺平了,再也沒有別的事情能夠困擾,能夠阻礙自己了……

    抬起頭看了一眼聳立而起的劍之大廈,再回頭看了一眼這座看似簡陋卻將會高速發展起來的元素之都城,楠議員嘴角不由的勾了起來,十幾年了,再沒有像今天這樣心情逾越放松和志在必得了的吧,雖然今天是選舉日,可選舉其實是一場頒獎儀式,在此之前勝負已分了。

    “今天天氣不錯,是一個上任的好日子。”楠議員瞥了一眼旁邊一同往上走的明箋議員,帶著幾分諷刺的語氣說道。

    明箋議員大概只有三十歲出頭,是一名最近非常受到人們擁護的潛力議員,作為一個非常有干勁的政客,明箋確實會比任何人都更適合在這個城勝任,連楠議員都相信明箋將會大刀闊斧,將這座城元素之都變成一座真正的都城,屹立內陸中部,成為東面最堅實的後盾城,光芒如劍!

    但姜還是老的辣,明箋議員的積累太薄了,他鋪架的十幾年的關系網豈是這個愣頭青可以沖破的?

    “城被你這種老蛀蟲盯上,也是它得不幸。”明箋冷哼一聲,帶著幾分怨氣快速走了上去。

    “你好學的東西還很多,就比如說情緒不必表現在臉上,我輸了那麼多次選舉,什麼時候見我拉著個臉了?很多時候我還能夠真心為獲勝者鼓掌!”看到明箋議員那副有些氣急敗壞的樣子,楠議員反而越發的開心。

    輸了那麼多場,但最後贏了這一場,一切都值了!

    ……

    步入到大廳,乘坐直梯抵達選舉會議樓層。

    會議樓層極其寬廣,所有的窗沿都用得是精致的鋼化玻璃,透過這種干淨舒服的外牆可以三百六十度的將城攬入胸中。

    “謝首領,您看上去一點也沒有變啊……哦,這位是盧首席吧,上次我們已經暢聊過的,您的褐岩法師可是我最欽佩的法師團了啊。”楠議員一入席,便已經開始笑容滿面的和其他人打起了招呼來了。只不過,謝首領似乎對他這個議員不太滿意,沒怎麼理會自己。

    明箋臭著臉坐在一旁,也懶得和其他人寒暄,這個姓楠的那副樣子真是讓人惡心,感覺差點就直接宣讀獲勝感言了。

    “哦,哦,這位小弟,這些水果就先不用給我了,給謝青華首領送去吧,城能夠有今天,首領可是頭功啊。”楠議員看到一名穿著樸素的年輕服務生,于是微笑的對他說道。

    做議員的,對任何人都不能呼來喝去,即便是服務生……對方會受寵若驚,甚至還會感激自己,一個不值錢的笑容籠絡人心,一切如此簡單。

    “神經病,我自己吃的,誰說給你了。”那年輕人一屁股坐在了楠議員位置的更上一級,把自助果盤往他自己面前一放,完全不顧形象的在那里吃了起來。

    楠議員看得都傻了。

    哪來的小年輕,是想毀前程吧?

    “小弟,這個位置可是議員專屬,你就算平日里有什麼不滿的怨念的事情,也沒有必要做這樣魯莽沒有禮數的事情。”楠議員早已經養成了爛好人的脾氣,很溫和的對這名年輕人說道。

    “我不坐這嗎?”年輕人抬起頭來,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主座上的謝青華首領。

    “莫凡,你不坐那。”謝青華微微一笑道,“來這邊,這個主座是你的。”

    “哦哦,我說呢,怎麼會和這麼無聊的人坐一起。”莫凡起了身,端著自己快堆不下的果盤往更高一層級的席位上走去,一屁股坐了下去,還隨手扔了一隻果給旁邊的謝青華首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