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山巒另一頭,昏壓壓一大片如烏雲一樣稠密,隔著一個大大的盆地近七八公里的距離都給人一種壓迫感與窒息感,莫凡、唐月、文霞、穆白、趙滿延、靈靈、蔣少絮眾人看到這個畫面也驚呆了!

    “他們是一群豬腦子嗎!!”靈靈已經驚呼了起來。

    好不容易麻醉了這些蝠 邪鳥,打算將它們一網打盡,結果軍方的人莫名其妙把它們打包全帶走了,打包全帶走就算了,竟然就那樣放任著它們,也不知道注射一些東西,或者全部禁閉起來,控制起來,就這樣輕易而舉的讓它們掙脫了束縛!

    它們在聚集,聚集更多從麻醉中甦醒過來的兄弟姐妹們,還有一大部分的死士無羽鳥還處在半麻醉的狀態,它們飛行起來搖搖晃晃,可靈靈很清楚不需要多久,它們就會徹底恢復它們的可怕能力也野性,到時候那座垃圾城就會徹底遭到重創。

    不僅如此,蝠 邪鳥是極具侵略性的,它們到了內地之後根本沒有任何領地意識,會胡亂的攻擊著他們所有途徑的城市,陸地內的城市現在守備力量本就往沿海一帶調遣了,對于空中的防守能力更是缺失,這群蝠 邪鳥們簡直可以在城市上空胡作非為!!

    “哇,那些守備法師不知道防守,竟然還在運東西,這是對里面住著的人不管不顧了嗎!”趙滿延指著開始一片混亂的紅萊銀礦城說道。

    “這個畜生,居然到現在還只顧他自己的財產!”文霞氣得整個人都發抖了。那家伙就是競選城大議員的人,如若不是莫凡揭發他的惡心,不知道城將來會變成怎麼一副淒慘狀況!!

    “文霞,你馬上去通知紅嶺軍區的人,讓他們趕緊來救火。”莫凡立刻對文霞說道。

    “好……好!”文霞點了點頭。

    這個紅萊銀礦區確實跟一個垃圾城一樣,但里面同樣有上萬的工人、礦民、居住者,這些人平日里像小小的齒輪一樣在運轉著楠議員的這座金庫,但危機到來的時候,楠議員根本就沒有理會他們的死活。這些人,莫凡等人卻無法見死不救!

    “唐月老師,你和穆白去把人疏到地下避難所,保證他們安全。”莫凡說道。

    “好。”唐月和穆白點了點頭。

    乘著麻醉效果還存在,能救走多少人是多少人,莫凡現在真是恨不得沖下去把楠議員的腸子都給打出來!

    “老趙,走,我們殺過去,別讓它們入城,能擋一會是一會!”莫凡說道。

    “臥槽,這種事情你就不能讓穆白來做嗎,老子還只是一個高階法師,換我去疏散城市里的人啊!”趙滿延怪叫了起來。

    “你能給我保護,少廢話,給你下輩子積德的時候到了。”莫凡雙腿一夾,噬月白狼立刻就明白了莫凡要沖鋒的意思,直接一個對月咆哮加千米跳躍,沖下了這塊大盆地。

    “我上輩子已經積攢了很多,不然我為什麼會出生在全中國最有錢的世家里……臥槽,停下,給老子停下,三狼?四狼?武大郎你給老子停下,我不要去喂鳥!”趙滿延哪知道自己胯下的噬月白狼根本就不停他命令,瀟灑無比的跟著莫凡沖了過去。

    ……

    唐月和穆白兩人騎乘著噬月白狼抵達了紅萊城區,整個紅萊城不算特別大,人也主要密集在比較中心的這兩公里的城街,其他地方多數是工廠、倉庫之類的,到了這種深夜,除卻一些值班的人員之外,大部分都到城街休息去了。

    現在城街已經一片混亂,警報聲呼嘯,邪鳥們的啼叫聲簡直如山洪野獸要襲來一般,再往遠處的山巒那里望去,更會看見無比駭人的一幕,一大群一大群的巨型蝙蝠一樣的怪物在夜色中穿梭,成群成群的朝著這里挪……

    “這些人一直往另外一頭跑做什麼,到地下避難所去啊!”唐月非常不解的說道。

    “不知道,可能有些慌不擇路吧。”穆白說道。

    說著這句話時,穆白急忙攔住了一名也在往後逃命的紅萊法師,這人明明穿著戰斗戒備的制服,卻跟其他工人一樣逃得飛快……問題是,以蝠 邪鳥的飛行速度,他們這些人逃跑純粹是在做無用功!

    “喂,地下避難所入口在哪,趕緊組織這些工人和他們的家人們躲進去啊,它們全是會飛的妖魔,逃跑沒有用的,要躲起來!”穆白對這名紅萊法師說道。

    “這里哪有地下避難所啊,最安全的地方就只有紅嶺那邊的軍區,逃到那里就安全了。”這名嚇得渾身發抖的紅萊法師說道。

    “我的天,連一個小礦脈驛站都會有地下避難所,你們這是一個礦城,怎麼會沒有!”唐月驚呼了起來。

    “鬼知道,這里的政府就跟吸血蟲一樣,沒看見這些房子街道都破破爛爛的嗎!”紅萊法師說道。

    唐月和穆白兩人一時間沉默了,可沉默過後便是被難以抑制的憤怒給填滿胸腔!

    沒有地下避難所!!!

    這座礦城到底是得糟糕到什麼境地,執政的人從始至終就沒有把他們這些工人的命放在眼里嗎???

    “這個楠議員,該下地獄!”穆白整個人都被一股怒意與殺意給圍繞著。

    “我現在就去宰了他!”唐月更是暴躁道。

    果然一個本質上就已經發臭了的人,絕不能指望他有所懺悔和改變,在十多年前,他將馴養基地棄之不顧,並掩蓋了自己的爛攤子,最後演變成了旭島危機,過了這麼久,他只有變得更爛更臭更令人發指,為了最大他的利益,連國家嚴格要求的驛站、礦鎮、礦城地下避難所這首要設施都沒有……那就更別提安全結界了!

    穆白看了一眼黑壓壓的一大片惡鳥來襲,又看了一眼背後那些緩慢移動的人群,一種悲哀油然而生。

    他們這些人,誰會成為食物,誰會活下來,就看老天爺了……

    可釀成這樣一場悲劇的,卻是人,這個被無數人票選出來的議員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