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影裔長者身穿着一件鋸齒邊的斗篷,看不見它的雙腿,唯有那邪異高大的身子。

    立於黑暗之洋上,影裔長者完美的詮釋了死神氣質,它一雙幽深的瞳孔裏,似乎爲每個生靈都標記上了死亡時間。

    它一隻手自然的下垂,另外一隻手用臂彎搭靠着扛在肩上的長柄上。

    長柄的另一端自然是死鐮,多數時候影裔長者都會使用這柄可以切割開人胸膛,並鉤住人靈魂的武器。

    “桀桀桀~~~~~~~~”

    影裔長者的笑聲都格外特別,格外悚然。

    它扭過頭,往莫凡這裏看了一眼。

    濃烈的黑暗亦如死亡沼澤中,影裔長者非常的滿意,這個看向莫凡的眼神也好像在說:小子有心了。

    “桀!!!!”

    影裔長者豁然飛跨黑暗之江,孤身迎向了那浩浩蕩蕩的渡江妖大軍。

    就在莫凡以爲影裔長者會揮舞着那黑暗死鐮大肆斬殺時,影裔長者雙手舞起那長柄,柄的另一端赫然是一個沉重滿是錐棘的血錘!!

    血錘大得驚人,因爲黑暗霧靄總是濃濃的繚繞在影裔長者的身旁,所以莫凡看到影裔長者扛着一個長柄的時候,下意識的就認爲是長鐮。

    結果影裔長者一掄,直接就是血漿肉醬滿天飛大型血暗鐵錘!

    這一血錘砸下去,感覺整個虛暗區間都顫抖了起來。

    衝殺在最前面的那幾頭身強體壯的海妖獸本是全身鱗鎧,角似鬥獸,誰知道影裔長者這暴力狂錘將它們打得天旋地轉,什麼鱗鎧、什麼堅鰭、什麼妖角全部碎爛!!

    錘!!

    爆錘!!

    影裔長者在莫凡的濃郁虛暗區間中,實力更加接近它在黑暗位面的狀態,那一錘子只要掄起砸下,必定出現大量屍體。

    海妖與海妖的屍體混在一起,都分不清究竟是什麼物種了,才短短几分鐘時間影裔長者腳下的黑暗江水中就泡滿了殘骸。

    錘和鐮相比,粗暴、直接,幾個重錘下去,渡江妖羣體都被震住了,一時間沒有了之前那橫衝直撞不懼一切的勇氣。

    影裔長者沉浸在那羣大統領的屠虐中,終於將它們砸得稀爛面目全非之後,這才又轉過身來。

    它單手拽着柄,那黏着血塊的沉重榔錘在大統領的殘碎屍體之間摩擦着,景象恐怖至極。

    就這樣,拖着殺戮長錘,影裔長者一步一步的走向渡江妖大軍。

    每多踏出一步,影裔長者的旁邊就會有一團黑色的邪氣如原地旋風那樣涌起,緊接着一名影裔侍衛就與影裔長者並排而行。

    影裔侍衛似乎受到了這位長者大佬的影響,竟然手握的也不是暗匕之類的刺殺武器了,赫然是斧錘,扛在了肩上!

    侍衛越來越多,它們每一個都持着血跡斑斑的武器,由影裔長者這個許諸一般拖拽重錘大將帶領,就那麼招搖霸道的走向渡江妖羣體……

    別說是丁雨眠看得一愣一愣的,連莫凡自己都看傻了!

    影裔長者,黑暗位面裏德高望重的尊者,掌管着影族生殺大權,縱然沒有帝王者的氣魄,那也相當於諸侯之風的存在。爲什麼在此時演繹出來的卻像極了民國時期的黑幫!!

    什麼統一黑披風,什麼統一鐵錘、錘斧、榔頭之類的武器,搖擺着牛氣的步伐,痞意十足的拿榔頭、錘子的姿勢……

    莫凡總算明白什麼叫上樑不正下樑歪了。

    影裔長者是一個放浪形骸的殺戮者,手底下的影裔侍衛一個個有模有樣的學去了。

    偏偏這看似斧頭幫的架勢,透出來的那股屠宰之勢絕不是街頭幫派那種虛張聲勢,反而更接近於一種囚禁虐殺!

    就如同一個連環變態,血腥無道,它已經將目標控制住了,接下去要做的不過是選擇一種將目標殺死的方法。

    用常見的鐮刀、刀斧也好,用更加令人恐懼絕望的榔頭鐵錘也好,等待這羣渡江妖的,就是一個慘絕的下場!!

    影裔長者長錘當前,錘到之處必定骨、鱗爆裂。

    影裔侍衛們在長者氣場和虛暗區間中實力更是暴增,它們排成排,有序的清理着這羣渡江妖,根本不會放過任何一個。

    對待這羣兇殘歹毒的海妖,就應該這樣以暴制暴。

    在死亡藝術上,黑暗位面的生物不知道領先這些深海妖族多少個層次。

    莫凡非常認同影裔長者的行徑,對待海妖,要讓它們害怕,將恐懼因子注入到它們骨髓裏,一定得讓它們明白侵}犯這個國家的城市、領土,殘害人類,要付出更慘痛的代價!!

    海妖的屍體堆滿了江河,原本洶涌流動的江水都徹底滯留了,堵塞在這裏的殘骸甚至都浮到了水面上,更在橋樑的前後疊成了一座新的沙洲。

    之前這裏就有一個沙洲,滿是飼養黑豬的屍體和大鱷魔的肢體碎片,但現在這個沙洲重新出現了,不是沙土而成,正是渡江妖們堆積成山的骸骨!!

    丁雨眠第一次目睹這樣的景象,堪稱噩夢血景。

    但她沒有特意的移開視線,她不允許自己有這樣軟弱的情緒。

    因爲她清楚,假如堆積成山的不是渡江妖,那麼遍佈這江河的必定是居住兩岸的居民,那纔是真正的絕望無疆!

    內心波瀾歸波瀾,丁雨眠儘可能的讓自己平靜與鎮定。

    每次有所波動時,她都會下意識的看一眼旁邊的莫凡。

    莫凡表情冷酷,眼神漠然,明顯是早已經見慣了這樣的場面。

    可丁雨眠清楚,眼前的這個人絲毫沒有憐憫之心的人其內心就像烈火閃電,觸碰到其底線的必定遭受最激烈狂野的怒罰復仇!

    亂世之下,容不得心慈手軟,更容不得猶豫不決。

    必須殺伐果斷,必須雷霆反擊!!

    唯有這樣,才能夠守護住這條百公里的江河!!

    作爲一名心靈系的法師,心都不堅定,怎麼應對那些眼裏只有殺戮的狡詐海妖??

    丁雨眠覺得自己今天上了很重要的一課。

    人無法決定自己天生的因素,就像罹難心靈,帶給負罪的過去,可如果自己心性可以跟旁邊的這個人一樣堅定,就不再是帶給人厄難,而是最堅實的守護!!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