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剛步入電梯,蔣少絮忽然間意識到什麼,稍稍仰起頭看了一眼站在前面一步左右的穆白,看著他的側顏和後腦勺。樂-文-

    “我怎麼就答應上來了,他要是誤會了怎麼辦??”蔣少絮忽然間想到這個問題。

    現在好歹也是接近傍晚了,雖然說這年頭入屋看房也沒什麼,但心里總會往那方面想的,之前就有听莫凡和趙滿延提起過穆白這個人,整個一偽君子,蔣少絮看他人是還蠻正經的,可萬一入了屋,這家伙有別的意思呢。這這年頭約炮暗語那麼多,自己是不是無形之中就答應了什麼東西??

    上都上來了,蔣少絮想說離開也不太好,索性她也不是那種扭扭捏捏的女人,對方願意約,那說明是自己有魅力,到時候看情況大大方方拒絕就好了。

    走到門口,用鑰匙開門,穆白也忽然間意識到自己好像還沒有和蔣少絮熟到可以請人家進屋的程度,更別說是送房子這種事情了……

    然而,門一打開,穆白和蔣少絮同時愣在了那里,一股帶著幾分甜膩的香氛立刻飄了出來,一位穿著絲滑睡衣里面沒有任何設防的女人披著一頭長卷發站在門口。

    這女人估計也沒有意識到穆白會帶著一個女人上來,臉上明顯露出了錯愕之色,不過她又很快笑了起來道︰“穆白,你總算回來啦,這些天你都跑哪里去了,扔人家一個人在這里,還以為你和我好了一夜,就打算扭頭走人呢。”

    蔣少絮驚得張了張嘴。

    看來莫凡和趙滿延說得一點都沒錯,這個穆白果然是一個虛偽的男人,幾天前約的炮,人都沒有攆走,竟然就把自己給約上來,相當沒有約|炮素養!

    “那個,我還是自己下去逛逛吧。”蔣少絮覺得尷尬,轉身離開了。

    穆白想解釋,可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蔣少絮走了之後,穆白這才轉過身去注視著這個穿著略顯幾分過分得女人。

    “穆栩棉,你是什麼意思,我沒有記錯的話,這里是南翼法師團給我的屋子,你沒經過我允許跑進去是不是有點過分了!”穆白有些生氣的道。

    穆栩棉也算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了,當初在昆侖山太陽嶺的熔漿池下,她可差點想把他們所有人滅口了。到後來,穆氏花了很大的價錢,答應將原本扼住牧家、東方世家的幾個要害點給解除,東方世家和牧家的人才答應將穆栩棉給放回去,哪知道穆栩棉沒過個多久,又跑來這里興風作浪,凡雪山的人也基本知道她現在在大黎世家那里,算是一個操控人。

    “我就住在你隔壁呀,陽台都連著呢。我也不知道北城區的區長把我的屋子安排在你旁邊呢,我家電器那些的都沒有擺放好,所以我就到你屋子里來借助幾天……哪知道撞見你帶小女友上來,是不是壞了你的好事?沒關系,沒關系,姐姐我會補償你的,我身材可絕對比剛才那姑娘好,技術方面的話我也有那個自信,保證你滿意可以吧?”穆栩棉撫了撫自己的頭發,香肩一露,完全一副任君采摘的姿態。

    穆白翻起了白眼,開口道︰“你喜歡這個屋子,那就給你吧,我會向南翼那邊申請別的地方。”

    穆白自己都還沒有住過,就給穆栩棉糟蹋了幾天時間,真不知道南翼法師團那邊的人是怎麼辦事的,把自己和這個妖女人安排在一塊……

    “咯咯,就喜歡你這麼冷峻不講情面的樣子,可讓人家興奮了呢。不過話說回來,我們以後可算是同僚了,你不要對人家這麼冷淡嘛。”穆栩棉說道。

    “什麼同僚?”穆白一陣疑惑。

    “我也是南翼法師啊,準確來說,我們還是同級的同僚,你是戰斗人員,我是負責人員組織、調整的,不然為什麼我們屋子會分配到一塊呢?”穆栩棉接著說道。

    “那真是我的榮幸。”穆白冷笑一聲。

    “別站在外面了,快進來坐坐吧,我把你家收拾得可干淨,可有家的味道了,你別說我現在有些喜歡這里了,要不我們以後就一起住吧,反正我是不太介意的啦。”穆栩棉穿著小拖鞋就做出了一副邀請的樣子。

    “我拿點東西,這里歸你了。”穆白走進了屋子里,把自己之前留在這里的一包東西給找了出來。

    穆栩棉見穆白這麼不講情面,臉上的笑容反而更加燦爛了起來,好像穆白越冷落無視她,她越開心。

    “你這副樣子,還真得像我們歡快時光走到盡頭,要從此不再聯……嘔!!!”穆栩棉話說到一半,猛的朝著地毯上嘔了起來。

    穆白看都沒去看她,以為她又在那里賣弄什麼風騷,但旁邊卻飄來一股很濃的血腥味。

    轉過頭去,穆白發現穆栩棉竟然嘔出了一大灘血來,整個淺藍色的地毯全部被染成了紅色,而且穆栩棉還在持續的嘔血!

    “嘔!!!!”

    穆栩棉身體出現明顯的抽搐,那猛的一嘔,好像要把內髒都給嘔出來,剛才還紅潤無比的臉色竟然一下子蒼白到極點,嘴唇更是嚴重發黑。

    “你怎麼了?”穆白嚇了一跳。

    嘔血嘔成這樣可絕對不是裝出來的,尤其是穆栩棉那副痛苦到了極點的樣子,便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她肚子里瘋狂的攪動一樣。

    “我……我不……”穆栩棉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幾乎沒法支起身子來。

    “我帶你到總部。”穆白意識到事態有些嚴重,也沒有想太多,急忙背起穆栩棉往南翼法師團總部跑去。

    ……

    穆栩棉還在嘔血,沒多久便將穆白整個背給染紅了,穆白在街道上奔跑,人就像是從紅染料池子里出來一樣。

    “救……救……我……”穆栩棉痛苦虛弱的哀求著。

    “我在救你!”穆白很認真的說道。

    穆白雖然對這個女人很反感,但她忽然間這副可怕的樣子,還真有些于心不忍。

    這嘔血嘔得太夸張了,人體血液才多少,穆栩棉直接吐出了快有一半,正常人早就死透了!

    為什麼會這個樣子,穆白也不太清楚,當務之急還是將他送到南翼法師團,那里有治愈系法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