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多久,那位潘隊長便感到了。

    “這位是……穆栩棉穆長官??”潘隊長辨認了好一會才終于認出了那個臉色難看至極的人是穆栩棉,和以往她嫵媚嬌艷的模樣,這穆栩棉看上去和一個被蠶食被附體的女惡徒一般,樣子相當人。

    “別說那麼多了,快救人。”穆白說道。

    “哦,哦,可是聖言真得管用嗎?”潘隊長說道。

    發出疑問歸疑問,潘隊長還是走到了穆栩棉的面前,他將自己的手掌放在了穆栩棉的臉上,默念出聖言淨化來。

    聖言淨化是光系初階魔法的一種進階模式,光耀這個技能的衍生其實也非常多,其中一種是專門用來對付亡靈與污穢生靈的光系魔法,通過一種古老的念讀將光系魔法的淨化之力達到一種更極致的效果,便是現在潘隊長使用的聖言淨化,這個本領,趙滿延那個家伙是沒有學會的。

    呢喃之音听上去生澀無比,在東方那就是一種超度之聲,在西方便似墓前的禱詞,無論是在哪個地區的文明,其實都是對將死之人或者已死之人的一種安息之語,可惜這個世界並非是死亡了便注定安靜的呆在自己的墳墓里,所以超度與禱念便是如今光系魔法中的聖言,超度得是那有可能再爬起來為禍人間的魔靈惡徒!

    畢業生非常的費解,她不明白穆白為什麼要讓一個沒有死的人接受聖言,難不成他已經默認穆栩棉會死,而穆栩棉死前的這份痛苦與不甘將會使她重新從這張病床上爬起來,變成可怕無比的鬼怪模樣?

    聖言在繼續,可以看到穆栩棉的身體里不斷的泛起了金色的光斑,這些光斑從她的肌膚中滲透出來,觸踫到了空氣之後便像是某種閃耀的文字與音符,繼續飄入到空中,再慢慢的融化……

    但是,很快畢業生就注意到,在那融化的聖言之符上,有一縷縷煞氣隨之泯滅消散,當過于投入的去凝視時,畢業生甚至出現了一種看到一雙鬼眼的幻覺。

    “啊!!”

    忽然,穆栩棉猛的坐了起來,她張開了嘴,仿佛用盡全身的力氣將什麼東西從自己的胃里吐出來,更加濃郁的黑色煞氣被她嘔出,宛如黑色的濃煙,彌漫在了這間屋子里,頓時古怪的笑聲與尖銳的啼叫也莫名的回蕩了起來。

    “這……”潘隊長滿臉驚然,他現在終于明白了,聖言更是念得專注有力起來,深怕被這些黑色濃煙中的古怪東西給附了身體。

    濃煙吐出,穆栩棉便跟脫離了那樣軟軟的倒了下去,眼皮子沒有蓋住,眼珠卻是翻白的。

    “現在可以用治愈魔法了。”穆白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開口對旁邊的畢業生說道。

    “哦,哦!”畢業生感覺像是被某種未知的東西給撞暈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施展什麼治愈魔法,穆白見她手忙腳亂的樣子,便提醒她使用一些血液再生的治愈便可以了。

    ……

    穆栩棉的情況依舊很微弱,有一些時間後,黎凱才領著一位高階的治愈法師前來,那名治愈法師年紀估計快超過六十了,是位老先生。

    畢業生看到那位老先生後,主動就退讓了開,並將之前的情況給老先生描述了一遍。

    治愈老先生檢查了穆栩棉的身體,並重新施展了血液再生魔法,這個時候穆栩棉的臉色才漸漸有了恢復。

    “脫離生命危險了。”治愈老先生說道。

    “說,到底怎麼回事!!!”黎凱再一次沖到穆白的冕焰,發怒的質問道。

    “她被某種鬼物附體了,與其問我怎麼回事,倒不如好好回憶一下,你們最近大黎世家做過什麼缺德的事情,招來了這麼一個可怕的鬼降術!”穆白說道。

    不得不說,穆栩棉的運氣真得非常好,一百個光系法師里面也未必會有一個懂得聖言淨化的,穆白是正好有看到南翼法師團成員的資料,知道南翼法師團里有這麼一個人會聖言淨化,不然即便知道這是鬼物在作祟,他們也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穆栩棉被折磨致死!

    “哼,等她醒過來,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黎凱說道。

    “人活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穆白也沒指望大黎世家的人會感謝自己。

    穆栩棉本來就是凡雪山的對頭,再加上之前在太陽嶺穆栩棉所做的事情,穆白見死不救都不會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良心,說實話到現在穆白都沒搞清楚自己為什麼要救她,大概是她要是死在自己的房子里,有口說不清,還會給凡雪山帶來大麻煩。

    “黎凱,別這樣,穆長官之前的情況你又不是沒有看到,若不是魁首想到了應對的辦法,長官她可能現在已經過世了。”潘隊長說道。

    要潘隊長來應對這種情況,他百分之百認為穆栩棉是中毒或者中了詛咒,怎麼可能對一個活人施展聖言,誰知道穆栩棉身體里附著一個恐怖的鬼怪……事態這麼緊急,給予的救援時間也才不到半小時,能將穆栩棉從鬼門關那里拉回來,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奇跡了。

    ……

    離開了南翼法師團大樓,穆白心事重重的走在這條大道上,他知道這件事肯定沒有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穆栩棉是一名超階級的法師,無論是什麼毒、什麼詛咒,亦或者什麼古怪秘術,想要入她身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然隨隨便便一個中階高階毒系法師、詛咒系法師都能殺死超階,這世界不是亂套了?

    “半個小時不到便差點奪走了她的性命,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穆白自言自語著。

    他在古都呆了很長的時間,也見識過一些能夠附體的不祥之物,可這種不祥物往往會有征兆,也需要大概好幾個小時的折磨才能夠讓一名修為深厚的法師死去,考慮到穆栩棉的超階,這半小時不到的奪命就太恐怖了。

    也就是說,若自己沒有判斷出是亡靈系魔法,若不是南翼法師團里正好有人會聖言淨化,穆栩棉這個超階法師是必死無疑!

    “附身不詳物一般是需要潛伏,穆栩棉應該是經常去某個地方,在那個地方染上的……唉,算了,她的事情,我考慮那麼多做什麼。”穆白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已經有些多管閑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