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倫敦算是受到海平面上升影響比較小一點的國家,過於寒冷的氣候,使得海妖在他們的海域活動得並沒有赤道附近國家那麼頻繁。

    環狀開花的安吉拉花瓣如滿天星一樣綻放在街頭小巷,那些錯落的小別院便看上去格外雅緻,芬芳瀰漫,走在那些古老的石階上,心曠神怡,心中的繁雜也隨之消散。

    “出來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會對你的傷勢恢復有好處的。”莫家興說道。

    難得出太陽,陽光下每一簇月季都顯得那麼鮮豔,莫家興下意識的拿出手機來,要給葉嫦拍照,不知道爲什麼,他覺得葉嫦並不像是完全的東方血統,尤其是戴着復古羊毛帽,臉龐甚至和一些精緻小巧的英國女人很相似。

    “別!”葉嫦馬上用帽子遮住了自己的臉。

    “哦哦,對不起,我又忘記了,你不喜歡拍照的。”莫家興急忙收起了手機。

    繼續往階梯巷上走,到了最高處是一個有雅座的觀景臺,完全由鋼化玻璃鋪成,穿過透明的柵欄還能夠看到繁華的街道。

    “有點累了,這裏坐一會。”葉嫦說道。

    “好,你要喝點什麼?”

    “茶。”

    ……

    點完單,莫家興坐在葉嫦的對面,正巧手機在這個時候響起來了。

    莫家興一看是莫凡,很高興的打算去接。

    但這個時候,葉嫦的眼神發生了很明顯的變化,她帶着一種古怪的冷漠,凝視着自己。

    莫家興卻笑了笑,道:“我知道的,不過,這是我兒子的電話,要接的。”

    “爸,在哪瀟灑呢?”莫凡問道。

    “在喝下午茶呢,你那邊沒有什麼危險吧,我聽說國內那些事情。”莫家興說道。

    “我能有什麼事,倒是你,這些日子就先在英國度假吧,那邊暫時不會被海妖大規模襲擊……對了,我聽說英國有許多大齡美女,什麼時候也給自己找個伴吧,我不介意多個後媽的。”莫凡笑着說道。

    “胡說八道什麼!我這沒什麼要你擔心的,掛了。”莫家興掛斷了電話。

    “我聽到有女孩子的笑聲,爸,你別裝了。”

    “隔壁桌的,掛了,掛了。”

    ……

    莫家興掛了電話,擡起頭看着葉嫦。

    葉嫦恢復了原本的樣子,柔柔弱弱、神情憂鬱。

    莫家興知道她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規定,也懂得她不希望出現在任何一個人的視線和談論中。

    如同一個把自己裹在大大的衣套裏的人,同時,只要自己稍微違反了規定,她就會忽然從人間蒸發,再也找不到了。

    所以,即便莫凡打來,莫家興也不會提起,深怕她又一下子不見了。

    “這茶,好難喝。”葉嫦喝了一口,卻一臉痛苦的嚥了下去,“我想起來了,你泡的茉莉花茶很好喝。”

    “啊??你記起來,好,好,我去去就來。”莫家興臉上滿是笑容,他沒有想到葉嫦會記得這麼小細節的東西。

    其實這茉莉花茶是莫凡媽媽最喜歡的,可她體質弱,走得早,莫家興就自己時常會泡來喝,誰知道後來葉嫦來了後,也喜歡這種味道。

    都那麼多年了,有些事情連莫家興自己都快忘記了。

    ……

    陽光明媚,一大簇月季下有一片小小的陰影。

    陰影裏站着一位幾乎與背景完全融在一起的人,那些正享受下午茶的人們根本沒有察覺到這個人的存在。

    “您呼喚我。”那個陰影輪廓發出了很輕很輕的聲音。

    “將教皇已死的消息,散播出去。”葉嫦低聲道。

    “好的。”

    陰影輪廓很快隱去,這個時候,一個冒着熱氣的黃色茉莉花瓣杯子放在了葉嫦面前。

    “你在和誰說話呢?”莫家興問道。

    “一隻小貓,鑽進去了。”葉嫦指了指花圃下面。

    “你好像記起來很多的事情了,不像第一天那樣,感覺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了。”莫家興笑了笑,也沒有在意。

    “這個世界上也有很多人想方設法找到我,可有的時候,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葉嫦回答道。

    “總是說這些奇奇怪怪的話,雖然我不知道你的過去,你也從來不會提起,可人嘛,總不能糾結在已經過去的事情上。多看看花,多喝喝茶,多想想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情,一天天就這麼過去了,多好。”莫家興將自己這種樂觀的生活方式道出。

    “我也想,可有些事情如果不將它完成,每當我嘗試着想去過你說的這種生活時,它們就會像妖魔鬼怪一樣揪着我的心臟,扼住我的喉嚨,讓我痛不欲生。”葉嫦喝了一口茶,眼神和最初的無神相比,多了幾分銳利。

    “那什麼時候你才能夠完成呢,我能幫你什麼嗎?”莫家興認真的問道。

    葉嫦搖了搖頭。

    事實上,莫家興一直在幫倒忙。

    “我要走了,謝謝你的茉莉茶。”葉嫦站起身來。

    “哦,哦,我們回去吧,外面確實有些風大,容易着涼。”莫家興點了點頭。

    “我的意思是,我要離開了。”葉嫦解釋道。

    “啊?”

    “我得做完那些事。”葉嫦道。

    “可……我們好不容易,而且,心夏現在長大成人了,我正想帶你去看她呢,她現在在希臘。”莫家興有些詫異的說道。

    “我見過了。”葉嫦說道。

    莫家興一下子急了,搜刮腦子裏所有能夠想到的,卻不知道該用什麼藉口能挽留。

    他以爲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這個女人了,卻不料在國外相遇。更以爲十幾年前的緣還能夠續,可纔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她又要離開。

    他莫家興,未必就有第二個十幾年啊。

    “我知道,我是一個很平凡的人,接觸不到,也理解不了你們的世界。可是……可是,我想說,我不會去打擾你的,也不會出現在我不該出現的地方。如果哪一天,你不知道要去哪,或者又忘記了很多事情,可以來找我,我還會繼續等你的。”莫家興對着她的背影。

    “好,我總是無處容身。”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