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提到聖城,祖桓堯臉色馬上又變了,從紅到青,再到有些發黑。

    可古怪的是,他咄咄逼人的氣勢在減弱,儘管一樣冷到骨子裏,卻沒有那麼強烈。

    “你們都出去。”祖桓堯憋出一口氣,對自己身邊的人說道。

    “我們可以處決他,即便國內的人問起來,他當衆這樣辱罵您……”

    “出去,要我說第二遍嗎!”祖桓堯怒道。

    其他人見祖桓堯發怒,只好急急忙忙的收拾好手頭上的文件,轉身離開了這個會議廳。

    一時間,偌大的白色會議廳裏只剩下莫凡和祖桓堯,這名老者縱然面臉皺紋,眼神卻犀利如荒漠上空的雄鷹,銳利而帶有幾分侵略性。

    莫凡現在早就一肚子火焰了,根本不會和這種所謂的上位者客客氣氣。

    有些事情,看透了,就沒有什麼好畏首畏腳的!

    “我知道你爲什麼而來,你給我坐下,好好聽幾句人話,像這樣跟炸藥包一樣衝進來,你扮演恐怖分子嗎,要和誰自爆?”祖桓堯指了指莫凡面前的座椅,強吞下那口氣。

    被人指着鼻子這樣罵,還能夠沉住氣,莫凡倒有些詫異這個老東西的定力了。

    不過想來這種人物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

    “我就想知道,誰做的。還有你到底有沒有和那般狗東西勾結。”莫凡話很直接。

    是敵人,是朋友,一句話的事情,莫凡現在不想和誰往任何心計權術。

    他在列一個名單,上名單的,全得死,不管你是什麼職位,什麼身份!

    莫凡這次不是來查案的,更不是來玩什麼陰謀詭計的,忍耐總得有限度,有些事情根本容不得絲毫的退讓,如果連馮州龍這樣的人被謀殺,都可以在心裏安慰自己: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那麼自己和那些謀害了馮州龍的兇手有什麼分別。

    跪在地上久了,膝蓋就會生根,然後再也站不起來。

    與亞洲魔法協會的衝突,第一次是在雲崖,面對一羣害死了無數孩童的上位者,莫凡只能夠選擇離開。

    在聖城的鬥爭,依舊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

    再到這一次,馮州龍橫死……

    莫凡不會再退讓了,即便被聖裁院列爲邪徒,莫凡也要還馮州龍一個公道!!

    他來這裏,是來處決的。

    處決一切與馮州龍有關的人!

    “廣州魔法協會,本來就不歸我管,整個申請過程馮州龍也沒有和我打一聲招呼,大概是他覺得我的名聲在外並不好的緣故。所以,你這個愣頭青不要跑來我這裏發火。不過,這確實也是我的職責,讓國家損失了這樣一名偉人。”祖桓堯說道。

    “到底誰是主謀。”莫凡質問道。

    ωwш тt kān c○

    “外頭傳是撒朗。如今絕大多數人都認爲這起駭人聽聞的案件是由黑教廷一手策劃,就是爲了破壞魔法的革新,但依我看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祖桓堯說道。

    祖桓堯其實知道的事情很多,包括莫凡與斬空的師生關係,看到莫凡的時候,祖桓堯內心還是帶着一些愧疚的。

    “我不是弱智,撒朗是什麼手段,我比任何所謂的權威機構都清楚。”莫凡冷笑。

    “馮州龍來迪拜的時候,身邊有一個女學生。”祖桓堯拿出了一張照片,遞給莫凡。

    莫凡來祖桓堯這裏,目的就是爲了找到莎迦。

    祖桓堯既然是這裏的議員,必定擁有他的一些眼線,莫凡初來乍到,對這裏的情況完全不瞭解,正是需要從祖桓堯這裏找到有關莎迦的信息。

    “我要她的全部線索。”莫凡說道。

    祖桓堯重重的吸了口氣,沒好氣的道:“你把我當什麼了,別忘了你現在還頂着一個辱罵領袖的罪名!”

    “別扯這些沒用的,邵鄭議長讓我來找你,說你在面對這樣大局問題的時候,絕不會偏袒他人。我知道你們每個人都是有身份,有顧慮,需要一切從大方向考慮和出發,不能夠隨便攤牌和撕破臉皮,所以這種事情就由我來做!”莫凡毫不客氣的說道。

    “我的確在一直尋找馮州龍身邊的學生的,線索暫時就到這邊,這裏牽扯到了阿聯酋的一些權貴。”祖桓堯將資料都遞給了莫凡。

    莫凡拿到手上。

    “你做得任何事情,與我們無關。”祖桓堯特意交待了一句。

    “我知道。”

    “也別指望我們會救你,你要抗衡的很可能是魔法金字塔最頂尖的人物。”祖桓堯再一次叮囑道。

    “沒指望過。”

    ……

    莫凡離開,祖桓堯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許久,眼神格外的迷茫。

    “真的老了嗎,被欺到這個地步,都還在想着怎麼去調和?”祖桓堯喃喃自語着,“爲什麼敵人已經猖獗到了這樣的地步,還可以跟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坐在這裏……”

    連莫凡都清楚一個馮州龍意味着什麼,祖桓堯又怎麼會不明白馮州龍會給國家會給整個世界帶來什麼?

    他死了,祖桓堯可以說並不是特別意外,可他意外的是即便這樣,他的心也沒有多大的波動。

    這種平靜,讓祖桓堯都開始有些厭惡。

    可他也只能夠繼續這樣一邊厭惡着,一邊融入着。

    ……

    莫凡走出了法師塔,一個身穿着黑色絲綢,並且臉頰都用絲巾包裹着的婀娜女子迎面走來。

    莫凡往一側讓,女子卻也往這一側。

    莫凡再往另一側走,女子竟然也是同步。

    “老子沒心情。”莫凡極不耐煩的說道。

    “我有心情呀。”女子朝着莫凡眨了眨眼睛,眉毛頎長、眼眸如碧綠湖泊,寧靜中帶着迷人!

    莫凡聽這聲音,這才意識到面紗女子是誰。

    女子將莫凡拉到了一個沒有什麼人的地方,這纔將面紗給扯了下來。

    莫凡一看,果然是她。

    容顏傾城傾國,嫵媚與聖潔並存,擁有女神那般不可褻玩的神聖,渾身身上下又透着魔鬼般的誘-惑。

    “怎麼又孤軍奮戰了?”阿莎蕊雅問道。

    “恩。”莫凡點了點頭。這一次,的的卻卻孤軍奮戰。

    “那麼從現在開始,你有一個值得信賴且美麗大方的夥伴了。”阿莎蕊雅眼睛笑彎成月牙,像是要跟着莫凡搞什麼大破壞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