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阿莎蕊雅是一個世界情報女頭子,她會知道迪拜發生的這件慘案莫凡一點都不奇怪。

    並且,祖桓堯無論如何都是代表着國家以及魔法協會,想要從他的身上獲得最爲真實的信息不大可能,他最多給自己引引路。

    事情的真相還是需要自己去摸索。

    而阿莎蕊雅就不一樣了,從她這裏得到的往往是最真實,最**裸的!

    現在莫凡需要的就是這個!

    她出現得,非常是時候。

    “跟我去一個地方,這批人肯定有你想知道的事情,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阿莎蕊雅對莫凡說道。

    說完,阿莎蕊雅已經走在前面了,也不需要等莫凡回答,她似乎認準了莫凡會來。

    莫凡讓風羅亞龍自由在城市外圍活動,自己跟隨着阿莎蕊雅。

    同樣都是暗影系,兩人修爲都達到了很高的級別,穿梭在迪拜城郊外的黑夜沙地中,莫凡和阿莎蕊雅像兩隻在夜幕之中嬉戲的夜精靈,輕易又極快,迎着冷冷的暮風起舞。

    那是一片金色的帳篷,幾頭猶如巨象又如駱駝的駱象匍匐在帳篷周圍,一羣人正圍着一團篝火,暢快的飲酒,說着一些淫-穢的話語。

    莫凡大概數了一下,一共有七個人。

    “看到了嗎,他們腰間別的飾品,我像你不會不認識。”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看到了,所以他邁着陰靈之步,悄無聲息的走到了那七個人之中滿是虯鬚的頭巾男子背後。

    拇指微彎曲,成一柄極短的指匕,上面還泛着黑暗濁氣,就那樣輕輕的觸在了這名虯鬚男子的脖頸上。

    “頭!”

    其他六個人猛的站了起來,一臉驚愕的看着如刺客鬼影的莫凡出現在虯鬚男子背後。

    莫凡目光注視着另外六人,同一時間,六縷濁氣從他的身上分化出去,並化爲了六個沒有臉龐只有莫凡輪廓的影子。

    這六個影子和莫凡保持着一樣的動作,用拇指尖銳處頂着他們的喉嚨。

    “你們公會會長在哪?”莫凡問道。

    “不用問他們,我知道。”阿莎蕊雅跟了上來。

    話音剛落,七個人的脖子全部被抹開,鮮血如泉水裏的藝術噴泉,一同朝着中央的篝火位置灑開,篝火一陣搖曳,似乎更加鮮豔。

    七人同時倒地,連掙扎的餘地都沒有,每個人臉上都還佈滿了震驚之色。

    作爲歹郎公會的七雄,每一個都是可以橫霸一座小城的黑頭目,就這樣齊刷刷的被殺死了!

    “你……好乾脆,不怕打草驚蛇嗎?”阿莎蕊雅似乎看出了莫凡心中的戾氣,說歸說,臉上還是帶着若有若無的笑意。

    阿莎蕊雅見多了死人,早就可以在屍體堆中談笑風生,更何況歹郎公會的人本來就是一羣畜生,不是在美洲欺男霸女,就是在歐洲殺人放火。

    “這次是歹郎公會的人做的?”莫凡問道。

    “當然不是。一切極端的行爲都有緣由,利益或者復仇。歹郎公會和那些學者又有什麼利益和仇恨呢,但他們卻是爲別人幹這種骯髒事情的最完美人選。”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

    所以找到了兇器,再通過兇器就比較容易找到兇手了。

    ……

    阿莎蕊雅既然知道歹郎公會的會長在什麼地方,事情就更簡單了。

    繼續順着沙地往前行走,莫凡看到了不少金色帳篷的人。

    很沒有意外,他們都是歹郎公會的成員,每個人身上都有標準的歹郎公會飾品。

    顯然,這整件事發生得非常突然,包括那個幕後黑手,他也沒有做足準備,如今想要利用歹郎公會來混淆和清理現場,卻同樣在不停的留線索。

    阿莎蕊雅的意思就是,順着歹郎公會找下去,一定有莫凡要的信息。

    莫凡沒有任何的手下留情,見到歹郎公會的人就殺。

    他現在戾氣極重,正愁沒有泄憤的,這些歹郎公會的人等於是自己撞上來。

    ……

    很快,莫凡在一座舊城中看到了一羣駝象,正揹着各種物資,水、美酒、美食、水果、毯子以及美女。

    看樣子,歹郎公會的人打算進入到沙漠中一些時間。

    “這個舊城驛站就是歹郎公會的,他們過去就幹一些偷劫的勾當,將旅人的物資、妻子扣在這裏,從中賺取贖金。他們有保護傘,所以公正的機構一直沒有機會將他們剷除。”阿莎蕊雅說道。

    “所以都殺了,沒什麼問題吧,不會有無辜者吧?”莫凡特意問道。

    “歹郎公會身上必戴配飾,這是他們的驕傲,也是用來震懾其他人的標誌。你放心的處決。嗯嗯,本聖女不太喜歡打打殺殺,我在旁邊等你哦。”阿莎蕊雅衝着莫凡眨了眨眼睛道。

    莫凡今天殺氣真得很重。

    也沒有太多的心思跟阿莎蕊雅玩曖昧那一套,阿莎蕊雅見莫凡跟一塊冰那樣毫無反應,無趣的嘟了嘟嘴,隨手拿了一顆梨,用水果刀優雅緩慢的削了起來。

    司夜降臨,

    黑暗汪洋

    莫凡的黑暗物質化爲了滾滾海浪,頃刻間吞沒了這整個舊城驛站。

    一時間,舊城驛站像是被一個沙漠魔頭拽入到了黑色的深淵裏,所有活人陪這個魔頭玩一個你們能活幾秒鐘的遊戲。

    沒有慘叫聲,整個舊城驛站籠罩在一團黑色濃郁的氣體中,遠遠看去更像是黑色液體浸泡着舊城驛站,死寂得讓人不寒而慄。

    ……

    “咻,咻。”

    阿莎蕊雅搭起一隻大長腿,婀娜嬌美又帶着幾分慵懶。

    削好了梨,正好莫凡從那一團黑暗中走了出來,阿莎蕊雅美眸帶着溫柔,將乾乾淨淨的梨子遞給了莫凡,道:“嘗一嘗,我削的,格外甜。”

    莫凡接了過來,咬了一口。

    確實很甜。

    “都死了?”阿莎蕊雅問道。

    “留了一個能問話的,怎麼審還是交給你吧。”莫凡說道。

    “怎麼可以讓一位聖女做這樣殘忍的事情。”阿莎蕊雅傲嬌的說道。

    “那傢伙有些硬骨頭。”莫凡吃着梨子,換做他坐在椅子上。

    “我最喜歡硬骨頭了!”阿莎蕊雅馬上起了身。

    莫凡看着阿莎蕊雅,無奈的搖了搖頭。

    女人啊。

    嘴上說着不要,眼睛卻閃爍着誠實的光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