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惡瞳魔域!!”

    惡魔莫凡早就洞悉了這些上位者和巔位者的意圖。

    如此濃密的雲氣,更可以困住一位大天使,顯然這是迪拜法師塔的一個強大魔陣之一。

    可作爲一個掌控混沌、暗影、空間這三大系的惡魔,怎麼可能會給對手使用法陣來鎖住自己的機會?

    惡瞳血紅,白色的雲層像是被潑上了紅色帶着暗墨的顏料,頃刻間這種詭異可怕又滲人至極的色彩鋪滿了整片雲天,更將空氣都變成了一股股濃烈的血灼之息!

    雲幻疊陣沒有來得及浮現,這些巔位者和上位者統統被莫凡拉入到一個血色與墨色交織的詭幻邪界,宛如世界最原始時的樣子,雷電肆虐鞭策大地,狂息削磨山巔,明明沒有一點點生命的跡象,血腥味卻充斥着,滿目蒼夷,又一片蒼涼!!

    “歡迎來到我的樂園。”莫凡露出了一個邪氣十足的笑容。

    這是惡魔的樂園。

    但卻是這些人血跡斑斑的屠宰場!

    是逃不出去的!!

    這個時候,巔位者們和上位者們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找到一片還算安全的地方躲藏起來。

    一旦被這個提着血鞭的惡魔找到,可以保證他死前淒厲的慘叫聲一定會迴盪很久很久!!

    ……

    來到這裏,莫凡打一開始就沒有想要探尋所謂的真相。

    他也不相信這些與蘇鹿爲伍,一心要莎迦這個唯一倖存者死去的人是無辜的!

    甚至在這樣腐爛的亞洲魔法協會裏,沒有一個人是真正無辜的,不是他們的趨炎附勢,不是他們的弱懦無能,馮州龍又怎麼會死??

    沒有乞求你們這些蛀蟲爲這個瀕臨危難的世界做出多大的貢獻,只希望在一個真正能夠帶來變革推進的人,不被這樣殘害!!

    都該死!!!

    每每想到馮州龍無比興奮激動的跟暢談融合法門奧義的時候,莫凡內心的殺意就會增添幾分。

    從斬空與秦羽兒被這個世界殘忍驅逐的那一刻,莫凡就已經清楚了統治階級的面目。

    統治者根本不會在意人們的死活,只在意自己的地位是否會受到威脅。

    從古到今,從未改變過。

    所以這個亞洲魔法協會,真得不如一腳踏成碎片。

    真得不如殺得一乾二淨!!

    沒有一點點的心慈。

    每捏碎一個上位者,莫凡堆積在內心的怨怒才得意一絲解脫,從得知馮州龍死訊的那一刻開始,莫凡的心就被死死的揪着,沒有一秒鐘是不疼痛欲絕的。

    直到現在,每一個沾染者、陰謀者、策劃者死在自己的惡魔爪下,莫凡的心臟才稍微好受一些,呼吸纔不至於全是酸楚!

    斬空選擇了不抗爭……

    選擇了與秦羽兒離開,任由這個世界愚蠢腐爛下去。

    莫凡卻無法容忍。

    那一場在聖城沒有結束的戰役,就由自己來替他完成。

    莫凡真的不能再眼睜睜看到斬空、馮州龍這樣真正的人類偉者死去!!

    他們一身正氣,至死都不願意大開殺戒,那就由自己來。

    莫凡不怕墮落。

    不怕被世人唾棄。

    更不怕成爲異徒!

    一個扭曲的世界,正直的人,就是異徒。

    聖子文泰喚不醒,冥王斬空喚不醒,學者馮州龍也喚不醒。

    再多的聖者,都喚不醒,那就試試自己這個惡魔!!

    是你們的惡毒,喚醒了我。

    是你們的腐爛,喚醒了我。

    那麼多次抗爭,那麼多次惡鬥,那麼多次成爲人們心目中的勇者,莫凡始終都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聖者。

    身邊涌現出無數爲聖者,他們比自己更高尚,他們可以不顧一切的做出犧牲,他們的偉大,讓莫凡自行慚愧。

    現在莫凡終於明白自己爲什麼總是不能與他們徹底看齊了。

    聖者,終究是聖者。

    世人欺凌,他沉默。

    世人折磨,他忍受。

    世人要他四分五裂身首異處,他在處刑架上高呼!

    莫凡做不到。

    他骨子裏就流淌着破壞之血。

    這個惡魔,爲本就無聖的他量身訂做!

    “總教官,馮州龍……”

    “對不起,我無法成爲你們了。”

    有那麼一瞬間,莫凡忽然間明白撒朗的癲狂。

    文泰會死,沒有一個人是無辜者,包括每一個民衆。

    所以他的復仇,從來都是將統治者與人民一起葬入血壇中。

    莫凡還不至於淪爲那種偏狂。

    他的眼裏,有該死的人。

    ……

    蘇鹿的影響力終究巨大無比。

    剛剛從那個血腥的樂園中走出,二十多名上位者與巔位者統統化爲屍體的時候,一名頭髮銀灰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莫凡面前。

    他從迪拜法師塔的頂層出現,胸前的徽章赫然是一枚副會長之章。

    莫凡見過此人。

    他出現在世界學府之爭中,正是爲他們頒佈一枚第一名獎章的魔法領袖。

    他叫什麼莫凡不記得了,只知道那個時候這種人物就像天空中的耀日一般,熾盛得令人無法直視。

    “我記得你。”銀灰禁咒聲音低沉道。

    從莫凡在使用融合魔法的那一刻,銀灰禁咒者就認出了莫凡,世界學府之爭第一名,年輕有爲,大放光彩。

    當時在暴君山脈的龍崖上馴獵黑龍時,銀灰禁咒也在場,蘇鹿殺戮之心非常重,莫凡等人干涉進來的時候,也是銀灰禁咒一番勸阻,纔沒有去爲難他們。

    此時銀灰禁咒那雙眼睛一直盯着莫凡。

    他內心同樣震撼,因爲他絕不會想到這個一度被自己很看好的年輕法師身上,竟然沉睡着這樣一股邪惡又龐大的力量。

    惡魔系……

    儘管只有全民都可以覺醒的魔法才能夠稱之爲系,但莫凡身上分明就是孕育出了一個專屬的系別。

    能稱之爲禁術,也能判定爲邪術。

    “你已經淪爲異端,何苦如此?”銀灰禁咒者帶着幾分惋惜。

    “爲什麼不阻止??”莫凡反問道。

    “你說那個學者,事情沒有你想得那麼簡單。蘇鹿是做錯了,但……”銀灰禁咒者頓了頓,目光不由自主的擡起頭看向頂空的黑龍與蘇鹿,接着道,

    “帝皇都會犯錯。”

    ——————————

    (把你們手中的月票化爲大惡魔莫凡的怒火,拋出來,月票解鎖大招好吧!!)

    (點擊頁面末頁的“月票”鍵,有的都投起來,全職法師的兄弟姐妹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