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時間一直在流逝,莫凡儘可能的在養足精神,尤其是看到敵對的“棋”都是那種恐怖級別的存在後,莫凡意識到這場遊戲,絕不會那麼簡單。

    背後的黑暗森林裏,陸陸續續有人從中走出來了。

    他們同樣踏入到這片大地棋盤中,但他們的狀況和莫凡的不大相同,幾乎所有的人都被強制轉移到了“禁衛軍”棋位上。

    能夠看得出來,他們應該都是魔法師。

    蘇鹿是在城市靠近亞洲魔法協會的地方施展的黑暗長河,那幾萬人之中魔法師的比例非常高。

    不過也可以預測得到,那些非魔法師旅人,他們除非運氣好到了極致,不然根本沒有什麼希望從黑暗森林中走出來。

    黑暗森林,等於篩選出了一批擁有戰鬥力的旅人。

    而這些旅人,他們統統被安頓在了禁衛軍棋上。

    將近一千多人,僅僅只佔據了一枚棋格。

    八個棋格,可以說有將近一萬名旅人,組成了整個棋盤第二列的“禁衛軍”人牆,與敵對的一百多頭凜咒地獄三頭犬遙遙相望!

    雖然說這邊人類的數量要佔據絕大優勢,可莫凡並不認爲兩邊的實力就完全對等。

    旅人實力參差不齊,倒是有一點莫凡留意到的是,這些旅人竟然不完全是由蘇鹿黑暗長河沖刷而來的迪拜居民……

    似乎還有來自世界各地其他地方,他們因爲某些詭異的術法,不小心落入到了黑暗位面裏。

    上萬人,自然有一些有學問的人,都是想要活着走出去的,所以立刻有人將棋盤的規則傳述給別人。

    從起初得茫然不知所措,到漸漸的開始商量如何應對地獄三頭犬,落難到地獄中的人們,或許互不相識,卻難得開始團結起來。

    “爲什麼那個人獨自一個人站在一個棋位上?”自然有人發現了莫凡。

    棋格是非常大的,相當於10個足球場,這空曠的一個格位上,卻只有莫凡單獨一人,自然會引起他人的好奇!

    “沒有別人嗎??”

    “真的沒有別人,就他一個!”

    “他一個人,代表了教主?”

    “不公平啊,我們上千人才組成一個禁衛軍棋位,憑什麼他一個人就霸佔了教主棋位,他行不行啊!!”

    人們開始議論紛紛,卻又對莫凡心存敬畏。

    能夠獨自一人立在教主棋位的,絕對是擁有以一敵千的強大本領吧!

    “小夥子,你知道嗎,不同的棋,擁有不同的行走方式。我們是禁衛軍,這意味着我們只能夠一直向前,與那些地獄三頭犬廝殺。”一名獨眼老者走到了邊界位置,朝着坐在最中央棋格上的莫凡道。

    “我知道,但誰來下棋呢?”莫凡問道。

    “當然是黑暗王。”那名獨眼老者說道。

    “有些地方說不通。”莫凡說道。

    “大家一起努力吧,都是爲了活着離開這裏。”獨眼老者表示出了友善。

    莫凡沒有回答,卻是用手指了指敵對棋盤……

    此時,敵對位置又有新的棋子被擺進來了,似乎是與莫凡直線對應的,也就是說,是敵方的“教主”。

    身軀殷紅,鱗鎧光滑,凜咒地獄三頭犬隻在它那頎長如鋒劍鐮刃的腿下,相差甚大。

    殷蠍美杜莎!!

    那可是埃及裏面最強大的種族。

    那些旅人見到對方的教主竟然是殷蠍美杜莎後,都不由的倒吸一口氣。

    殷蠍美杜莎只比最強的蛇發蠍君美杜莎低一個小級別,在埃及一樣擁有可以輕易摧毀一座城市的可怕邪力。

    看一眼殷蠍美杜莎,那猙獰,那邪凜,那撲面而來令人雙腿發軟的妖氣,再看一眼自己棋盤這邊,一個眉清目秀的青年……

    既然是下棋,兩邊怎麼可以不對等啊!!

    獨眼老者一直在嘆氣。

    同禁衛軍棋格里的人,更是絕望哀嚎。

    上百頭凜咒地獄三頭犬。

    八位黑暗劍主!

    一頭邪廟裏的殷蠍美杜莎!

    棋盤還沒有完完全全擺好,就感覺走在死亡道路上了。

    “萬能的黑暗王,求求您也賜予我們這邊一些強大的棋者吧!”無數人開始乞求。

    既然墜入到這個位面,沒有人認爲自己可以活得自在,要逃離這裏,殺戮沒有問題,可不能不給人一點點希望啊??

    就現在而言,兩邊陣容差距過大了。

    但如果之後的“戰車”“皇后”“國王”都是猛人的話,那他們這些馬前卒就勉爲其難的接受了。

    很快,敵對陣營裏,另一個教主也出現了。

    那是一個遍體通白,毒腺鼓脹,蜘腳纖細的白寡婦!

    某些“黑色”級別的境界中,人類絕命禁地裏有傳出白寡婦的一些傳言,可人們根本不瞭解這種黑暗生物,因爲接觸到它的,都成爲了白寡婦滿是蛛絲洞穴的戰利品了。

    一頭美杜莎,一隻白寡婦。

    分別組成了敵對陣營的兩大邪惡“教主”。

    莫凡目光下意識的往右側看過去,他想知道自己這邊的另外一位教主是誰。

    想來他應該也是人類中的極強者,要麼不小心捲入到了黑暗長河,要麼很早就在這個黑暗位面中輾轉。

    同樣只是一個人。

    那個人身穿着一件破舊不堪的長衫,頭髮長得可以紮在一起,歐洲人面孔,鼻樑挺立。

    “看來參與這場殺戮遊戲是唯一走出去的方法了……”長髮歐洲人顯得非常滄桑,他留意到了莫凡的目光,於是也轉向了這裏。

    他們兩個人之間還有別的棋位,但也並不影響他們這種級別的人視線和交談。

    “喂,小子,能告訴我這裏爲什麼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嗎,難不成跟我一樣盜竊了長者的器皿?”長髮歐洲人問道。

    “亞洲議長採取了自爆行爲,在迪拜城施展邪法將那裏的人全部拖拽到了這裏。”莫凡解釋道。

    “竟然有這樣的邪法……不過,也好,也好,人多了,黑暗王纔可以開開心心的把玩,黑暗王玩開心了,我們就有希望。”長髮歐洲人說道。

    又是一道淺紅色的光幕,出現在了莫凡與這名長髮歐洲人之間。

    莫凡和長髮歐洲人同時望去,注視着的正是唯一的“皇后”位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