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棋盤已經完全擺放好。

    莫凡腦子裏忽然有一個疑問。

    既然是下棋,那麼黑暗王又是與誰在下棋呢。

    難不成是他和他自己?

    精分下棋??

    很快,在敵對陣營的位置上便出現了一個黑魆魆的聲音,他披着一個像山巒一般的斗篷,半虛無的軀體甚至會隨着風飄動。

    看不見他的真實面貌,唯有一雙泛着青色的眼眸,正透着幾分期待與興奮的盯着棋盤。

    那就是黑暗王??

    棋盤已經擺好,那麼棋手便要就位。

    感覺不到那個傢伙身上半點盛氣凌人的壓迫感,它更像是一個幽靈,除了那種被凝視着的感覺令人內心不由自主的涌起一些恐懼之外,這個黑山斗篷身影並沒有帶給任何人敵意。

    就好像,他只是來這裏下棋,沒有別的任何意思。

    “應該是黑暗王的一個大分身。”阿莎蕊雅低聲對莫凡說道。

    “有人見過他真正的面目嗎?”莫凡問道。

    阿莎蕊雅搖了搖頭。

    黑暗王有無數的分身,他的分身甚至可以降臨到正常世界中,他的行爲一直都非常古怪,感受不到他的貪婪、侵略、野心,可任何邪術黑暗之術都與他有關。

    他時而賜予一些看得順眼的人一些強大的黑暗禁術,時而接受所有黑暗法師的祭獻,又時而降臨災禍、瘟疫,挑起一些小國家的戰爭……

    永遠捉摸不透,又令人敬畏害怕。

    黑暗王的一個大分身,他就立在敵營那裏,作爲一個非常認真專注的下棋手。

    他的青色眼睛在那些棋位上,似乎在分析着兩邊的優劣,更在考慮着棋步要怎麼下。

    “黑暗王在我們這邊,太好了,黑暗王在我們這邊。”雲上法師臉上有了欣喜之色。

    黑暗王是他們這邊的棋手,這意味着黑暗王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獲得勝利。

    “真是太幸運了,我們等於被黑暗王眷顧的一邊。”其他人也紛紛露出了笑容。

    “那麼對方棋手是誰呢,但願是一個蠢材,這樣我們就可以活着從這裏走出去了。”

    ……

    莫凡一直在留意自己這邊的棋手。

    棋子代表的主要是戰力和強弱法則,要獲勝的話關鍵還是得看棋手如何去操控,要是遇到一個智障,一開始就將國王往敵人棋堆裏送,那他們這邊有多少條黑龍大帝都沒有用。

    莫凡扭過頭去,在等待着棋手的出現。

    終於,一束由暗淡如藍螢火組成的光打落在棋盤的後面,那也是一個非常巍峨的半虛無身影,從體魄來看的話,應該是一名人類。

    可以肯定的是,對方這身影之所以看上去非常高大,是利用了某種混沌之法,宛如投影那樣將這個人投射到了黑暗王的對立面。

    可當莫凡一再擡頭,看到這個投影之軀的面容後,下巴差點因爲張得過大而脫臼!

    怎麼是他!!

    和黑暗王下棋的竟然是這貨!!!

    這是爲什麼???

    莫凡驚駭許久,眼睛一直都沒有從這個棋手身上移開。

    這時,那個棋手似乎留意到了莫凡的注視,他苦笑的朝莫凡招了招手,道:“我盡最大努力將你們分在同一邊了,但能不能活下來,還要看造化了。”

    ……

    魔都

    南翼法師團公寓下有一座小小的花園。

    花園最中間鋪着鵝卵石與大理石的小亭子裏,一個臉色顯得有些蒼白的男子坐在石凳上,眼睛正盯着石桌。

    石桌非常奇異,上面光滑得像一面鏡子,只不過裏面呈現出來的圖像不是倒映之景,而是一個棋盤,棋盤上有些地方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有些地方則獨立着一頭縮影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黑暗生物。

    宛如一個走獸棋盤,上面有人類,有怪物,有邪魔,但很明顯上面的這些並非模型,而是真正的活物,只是呈現出來縮小了不知多少倍。

    男子咳了一聲,他看上去有些虛弱。

    “穆白,你在幹嘛呢,你受了那麼重的傷,如何不好好休息?”一個路過的南翼法師成員往這裏看了一樣,問道。

    “沒什麼,下盤棋。”穆白擺了擺手,將那個人打發走了。

    穆白對面,一個半虛無的黑影,如同一位年過半百的老者,棋癡,正半探着腦袋盯着棋盤,嚴肅認真!

    “你選了你要的棋子,那麼由我先走,沒有意見吧?”半虛無之影開口說道。

    穆白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

    黑暗位面,

    棋盤大地,莫凡感覺自己腦子又有些不太夠用了。

    與黑暗王下棋的人竟然是穆白!

    什麼個情況??

    穆白爲什麼和黑暗王有染?

    “趁現在還沒開始,你解釋解釋。”莫凡對着那個穆白投影問道。

    “我不是死過一回嗎,靈魂被黑暗王帶走了。他讓我和他下棋,假如他贏了,他就奪走我的靈魂,而我贏了,他就放我的靈魂回來。”穆白開口說道。

    “不對啊,那是我們用司石英換回你的性命的啊?”莫凡說道。

    “我輸了。”穆白苦澀道,過了一小會才接着道,“黑暗王並不想放我走,何況我還輸了棋。隨後你們送給他司石英,他很高興,於是我和他說,我們在下棋前沒有定好規矩,是一局定勝負呢,還是三局兩勝,我們中國喜歡三局兩勝,防止選手因爲緊張發揮失利。”

    “後面兩局,我贏了。所以,我才能夠活過來。”穆白繼續說道。

    莫凡張了張嘴,沒有想到穆白那段時間在棺材裏,靈魂居然在黑暗王這裏過得如此精彩刺激。

    “那現在怎麼回事??”莫凡說道。

    “很顯然,他現在手上又有了和我下棋的籌碼,上次輸掉了,他想要贏回來。”穆白說道。

    “什麼籌碼??”莫凡不解道。

    可說完這句話,莫凡就意識到答案了。

    什麼籌碼?

    這個籌碼當然就是自己啊!

    他掉入到了黑暗位面,而黑暗王無所不知,他告訴穆白,自己現在在他的死亡棋盤中,詢問穆白是否願意再和他殺一盤棋。

    黑暗王不喜歡籌碼,喜歡交換,這是他很多時候的行事準則。

    “嘿嘿嘿,我很喜歡這樣的友誼。不過,輸了,你們的靈魂,都將屬於我。”黑暗王開口了,發出的聲音竟然有點像電子合成聲,給人一種怪怪的感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