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客房內,上杉琴子只穿著單薄的泳衣躺在靠窗的懶人沙發上,那雙眼楮滿目無聊的凝視著大海。

    日本到處都是海,海沒有什麼可稀奇的,本以為這次游輪上能夠遇到那麼一兩個有趣的人,看來是要讓自己失望了。

    “咚咚咚!”

    敲門聲輕柔的響了起來,上杉琴子眼楮里閃過一絲悅色,但很快她又意識到這樣敲門的十有**是服務生,若長得還可以的話,戲弄一番,一般般的她連看都懶得看幾眼。

    “門沒關,進來。”上杉琴子說道。

    “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外面傳來了一個柔而又魅力的男子聲。

    說著不太好,那人還是推開了門,房門是正好對著另一端的懶人沙發,也正好能夠看見只穿著泳衣在那里露著身材的上杉琴子。

    “是你!”上杉琴子有些驚喜的說道,目光帶著幾分炙熱的看著這名有著一頭金發的男子。

    金色頭發一般只有歐洲人能夠比較好的駕馭,鮮艷高貴的發色,線條凌厲的臉龐,彰顯出那種與生俱來的貴氣與權威。但是這名男子是東方人,偏偏金色的頭發在他臉龐上一點都沒有維和感,那俊美到讓人有些窒息的面孔可以讓一個女人瞬間欲|火焚|身——至少這絕對是上杉琴子喜歡的完美類型。

    “我在泳池里撿到了你的卡包,不巧上面有你的房間號,想著你應該會為這個著急,所以親自送了過來。”金發男子溫文爾雅的說道。

    “假如我告訴你,我是故意放下的呢?”上杉琴子笑眯眯的說道。

    “那我會告訴你,我也是故意送來的。”金發男子說道。

    兩人相視一笑,上杉琴子緩緩的站了起來,用小貓步走到了金發男子面前,像欣賞一個藝術品一樣圍著他轉了一圈,柔軟的手掌放在他肩膀上,並順勢將房間的門給關上。

    “這里的客房不是我喜歡的,想不想來點更刺激的?”金發男子很是上道,他這頭老鳥一眼就能夠看出什麼女人不需要在她們面前偽裝,因為她們更加按捺不住。

    “我先听听看。”上杉琴子說道。

    “我喜歡昏暗,喜歡凌亂,帶著一點小骯髒,地下室、逃生梯、天台水塔……”金發男子說道,開口就是老司機的調調。

    “我也喜歡昏暗。”上杉琴子說道。

    “去游輪貨艙如何?可以保證那里沒人。”金發男子邪邪的笑道。

    “有人也沒關系。”上杉琴子道。

    兩人又是互視一笑。

    ……

    游輪貨艙一般會幾名船員管理,游輪作為豪華旅游的同時,也會運載一些比較昂貴的貨資,除此之外還有所有船上人員的托運行李。

    游輪貨艙很大,處在下面幾層,到了這深夜,貨艙的人員都開始打瞌睡了。

    “在泳池的時候,我看到有一個穿著制服的人在與你交談了蠻久的,是你丈夫嗎?”金發男子問道。

    “當然不是。”上杉琴子白了金發男子一眼,似乎了解到了對方的刺激點,嫵媚的補充了一句道,“我丈夫在日本,現在多半還沉迷在某個女優的碟片上。”

    “這樣,我還以為那個船手和你有關系呢,那麼你們為什麼交談那麼久呢?”金發男子接著問道。

    上杉琴子有些不開心,她其實早就泥濘不堪,想立刻狂野一番,但既然對方發問了,她也不好焦急,那樣顯得自己太沒有耐心。

    “他們在檢查我的資料證件,我攜帶了一些讓他們不太舒服的東西到游輪上,打算帶回日本。”上杉琴子說道。

    “嗨粉?”金發男子問道。

    “比那東西興奮多了。”上杉琴子說道。

    “是嗎?那我還真有點興趣。”金發男子說道。

    “等知道是什麼了,你就不一定會這麼說了。”上杉琴子說道。

    “那我還真相嘗試嘗試一下,我涉獵很廣,正好可以作為我們的調味前菜。”金發男子說道。

    上杉琴子听到這句話,眼楮里卻流露出止不住的興奮。

    她的興奮點可不是昏暗,而是能夠和自己工作結合在一起的事情。

    “我知道我的行李編號,你有興趣看的話,我一點都不介意,但願你看完之後還能夠堅硬。”上杉琴子說道。

    “我涉獵很廣,一般般的東西還真沒法讓我激動。”

    ……

    穿過了眾多貨架,上杉琴子真的帶趙滿延前往了她的杰作。

    “怎麼是冷藏?”趙滿延有些意外道。

    “你不是涉獵很廣嗎,可以猜一猜了。”上杉琴子笑道。

    趙滿延沒有回答,跟著上杉琴子進入到了冷藏的貨間。

    冷藏貨架上有一個長方形的銀絲木箱,形式棺材,外面進行了一些偽裝而已。

    “現在呢?”上杉琴子問道。

    “呃……還是猜不到,可以打開嗎?”趙滿延問道。

    “當然不行,我可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將他封存起來,一旦打開里面的冰藏之氣就會被空氣污染,空氣里微生物有多少你不會不清楚吧,那會腐壞我的寶貝的。”上杉琴子說道。

    “腐壞?你別告訴我這個像棺材一樣的東西里面裝的是一具尸體。”趙滿延說道。

    “你猜對了……”

    上杉琴子話還沒有吐出,銀絲木棺材里忽然傳出了一陣敲打之聲。

    趙滿延楞了一下,那雙眼楮一下子盯住了上杉琴子。

    上杉琴子卻沒有覺得太奇怪,她笑了笑解釋道︰“尸體始終都會**的,再好的尸藏術都不可能讓它們保全完整,而越鮮活的尸體就越有價值,所以有的時候我們在收集標本的時候,就會把這個界定放寬一些。”

    “什麼意思??”趙滿延神情已經明顯變化了。

    “就是將必死而又將死的人封起來,讓他一定程度上活著。”上杉琴子說道。

    “你將活人封在死棺里作為標本帶走??”趙滿延滿臉驚愕道。

    “放心,我從來不殺人,我只是撿到了必死的人,為了讓他發揮人類更大的價值,將他們存起來。這個標本,即便你找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治愈系法師也不可能救得活,我當時在廈門遇到了他,于是將他封存了起來。”上杉琴子一旦說起這個話題,就會異常的興奮。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