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杉琴子總是能夠從和別人聊這個事情上得到更大的滿足,所以只要有人感興趣听,她都會一下子把身體的需求放在後頭,先滿足自己精神的分享,這個世界上可沒有幾個人願意跟自己聊這種事情,沉浸在這種工作上,她快要被逼瘋了,恨不得這些尸體也能夠說話,跟自己談自己的發現和研究。

    所以趙滿延問什麼,上杉琴子基本上回答什麼,只是她並沒有注意到有一個影子,正悄無聲息的爬到了她的昏暗模糊的影子後面,長長的爪子卡住了上杉琴子影子的咽喉。

    上杉琴子仍舊沒有察覺,這時她的身後才漸漸出現了幾個人影。

    “你們……”上杉琴子發現有人,一轉頭才意識到不對勁。

    “不要偽裝了,你這個亡靈巫師!”莫凡冷冷的說道。

    將人殺死,再將其封倉,還作為標本運出國,這麼喪心病狂的手段怎麼不讓莫凡憤怒,最憤怒的是里面那個人正是穆白!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我說過了我有國際上合法的證件,現在輪船已經出了海,你們若是干澀我,我可以立刻報警!”上杉琴子這才意識到這幾個人有可能就是沖著自己標本而來,金發男子也是一個誘餌。

    “報警?”趙滿延笑了。

    穆栩棉皺著眉頭,仔仔細細的盯著這個短發的上杉琴子,她看了一眼肩頭上的復仇蜂母。

    “不對,她不是那個亡靈巫師。”穆栩棉說道。

    “什麼亡靈巫師,我不過是一個研司工作者,就算我的取材是尸體,你們也無權干涉!”上杉琴子義正言辭的說道。

    “你最好老老實實交待整件事,不然我會把你作為標本送到我們國家的研司會去。”莫凡那雙黑褐色的眼楮忽然間凜然打開,一股黑暗恐懼立刻鑽入到了上杉琴子的腦海里。

    上杉琴子嚇得臉色一片蒼白,連連後退了幾步。

    “他是我們的朋友,如果讓我們知道是你殺了他,我會讓你死後魂魄都遭受最痛苦的折磨!”莫凡根本沒有哪個耐心跟上杉琴子講什麼仁義。

    上杉琴子抵擋不住莫凡這種精神之壓,嚇得坐倒在地上,渾身開始發抖了起來。

    “我沒有殺他,我真的沒有殺他……”上杉琴子幾乎帶著哭腔說道。

    “那究竟怎麼回事!”莫凡質問道。

    “我在廈門……我前段時間在廈門,廈門遭受特大風暴,我原本是從廈門回日本,卻被困在了島內。當時海妖出現了,我躲入到了一個無人商場里面。然後沒多久就听見了一些非常詭異可怕的聲音,我嚇得不敢動,隱約听到有個人在往這里跑,也有一個像幽鬼一樣的古怪東西在追。”

    “我什麼都看不見,黑糟糟的,只知道你們的朋友好像把那個幽鬼給滅了,然後奄奄一息的逃進了我所在的無人商場里。”

    “我過了很久,確認附近沒東西了才過去查看。他快死了,他全身都冒著亡靈腐氣,身體里的所有器官都在衰竭,再躺上個半小時必死無疑。”

    “可不知道為什麼,在他身體快進入到徹底死亡的時候,他身上出現了一種淺綠色的冰霜,這些冰霜跟結繭一樣把他包裹了起來……”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上杉琴子已經解開了銀絲棺上的鎖,將銀絲棺給打開。

    一股淺綠色的寒氣馬上涌了出來,莫凡、趙滿延、穆寧雪、穆栩棉、柳茹五人立刻朝著里面看去,發現正如上杉琴子說得那樣,穆白全身結出了冰蠶,將他整個人包裹在了里面。

    “還活著?”莫凡欣喜道。

    “死了。”柳茹卻搖了搖頭回答道。

    大家目光不解的落在柳茹身上,柳茹開口解釋道︰“人一旦受了重傷,比如說極速流血,重要器官破損,身體組織被破壞,生命就會以極快的速度流逝。他現在就處在一個約等于死亡的狀態。只要這冰蠶一化開,不等治愈法師施展技能,一個呼吸的時間,他就走向了死亡。”

    “治愈法師的治愈是喚醒身體里的幾十倍上百倍的修復自愈能力,他的冰蠶一解開,生命流逝的速度是治愈速度的十倍不止,怎麼救都救不活了的……我沒有欺騙你們,我雖然不是一個合格的法師,可我清楚人在什麼狀況下是一具尸體,無論用什麼方式存放,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我從事這個工作,發現他冰蠶凍結生命,大概只是不甘心這樣離開人世,所以我順勢將他存在了這個銀絲棺里,如果你們希望他這具遺體還能夠繼續保存的話,最好將他蓋上。”上杉琴子說道。

    莫凡看著被凍結在冰蠶里面的穆白,透過冰塊能夠看到他最後一刻流露出的痛苦之色,又懊惱又憤怒。

    明明知道有一個可怕的家伙潛藏在他們附近,卻以為對方一定會主動找上自己……卻不料他的真正目標是穆白!

    穆白當時在守衛杏林線,與大海妖廝殺過程中遭到了那個亡靈巫師的暗算。穆栩棉也說了,那亡靈巫師非常強大,需要他們這麼多人才可以勉強應對,當時穆白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卻還將對方給擊退,保存住這麼一口氣息……

    “莫凡,穆白這個樣子,心夏能救嗎?”穆寧雪低聲問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帕特農那邊有一些很強大的法術。”莫凡說道。

    “帕特農救不了,我們這個工作的對帕特農一樣很了解,她們的治愈術的基礎是該生命體有生命特征,你們朋友……哪怕沒有亡靈魔法的侵蝕,也不能稱之為生命了。”上杉琴子非常肯定的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們先將他帶到帕特農吧,給心夏看過才能夠得出結果。”趙滿延說道。

    “你們不能帶走他,這是我的……”上杉琴子急忙說道。

    “哼,你想下輩子都在監獄里度過就盡管繼續叫嚷。”莫凡冷冷說道。

    上杉琴子這個女人惡心歸惡心,但她把穆白封在銀絲木棺里,也算是保了穆白的這活遺體,不然等那個亡靈巫師殺回來,穆白連活遺體都不會剩下……只能說是不幸中的萬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