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穆白沒有說話,因爲莫凡推演的並沒有錯,阿莎蕊雅與莎迦,她們很有可能會撞上對方的女皇。

    而且黑暗王的目的也非常明確,既然曼珠沙華巫後已經在右側的棋盤上大開殺戒了,那麼黑暗王無論如何都要將穆白這邊的一枚關鍵的棋子給吃掉。

    他步步緊逼,基本上沒有給阿莎蕊雅和莎迦有返回到自己陣營保護的機會,就像是一羣叢林之中的餓狼,逐漸壓縮着她們的生存空間。

    “有辦法化解嗎?”莫凡問道。

    不想看到她們中任何一個死去,即便是面對黑暗王,也要盡一切努力讓她們活下來。

    穆白有些猶豫。

    有些事情,他只能夠做自己的選擇,最終該捨棄誰,最終又會讓誰活下來,其實在穆白的心裏已經有數了。

    這盤棋不算是非常複雜,如果沒有太過意外的事情發生的話,穆白甚至可以演算到靠近獲勝的那一步。

    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便是讓棋盤上一半的人活下來。

    “要全都活下來,很難很難。”穆白嘆了一口氣。

    “難,但有辦法,對嗎?”莫凡問道。

    莫凡從來都不喜歡這種選擇,至少在自己沒有竭盡全力之前,他絕不會去捨棄什麼,保留什麼。

    莎迦不能死,阿莎蕊雅也不能死。

    “如果選擇這個棋法,有可能會損失更多。”穆白認真的說道。

    “你暫時不用考慮損失,假如成功了,大家都能活,這就夠了!”莫凡說道。

    穆白看着莫凡。

    帶着些許猶豫,但看到莫凡的眼神,穆白彷彿一下子回到了博城,那個時候的莫凡也是如此,哪怕到了安全結界,也會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險去找尋葉心夏。

    大概在他骨子裏,就從來沒有屈服命運的安排,命運棋局的擺弄!

    而這就是自己一直缺少的東西。

    穆白更多的時候會選擇穩妥的方式,儘可能的將損失減少。

    考慮得多是好事,但考慮得過多,又可能是壞事。

    莫凡不願意做那個選擇,穆白何嘗願意在阿莎蕊雅和莎迦身上做一個殘酷的選擇?

    “好!”穆白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不做選擇,這是棋局,但命是誰都不能肆意操控的!

    “我會採取極端棋法,要麼將黑暗王殺得片甲不留,要麼我們全軍覆沒!”穆白說道。

    在穆白腦海裏,有衆多獲勝的方法。

    他選取的是獲勝可能最高,所能夠保留的棋子最多的一條。

    在穆白看來,這就是他所能夠做到的極限了,也是最殘缺又是最完美的結果。

    但一想到不久之後要做得捨棄,穆白意識到那種滋味其實比死了還難受!

    那就尋求一種獲勝概率極低,但有可能讓所有人活下來的棋法!!

    “王車易位!”

    穆白髮動了易位棋。

    國王棋可以與戰車交替位置!

    黑龍大帝與莎迦的位置交換,一時間周圍的其他生物都被它可怕的龍威給震懾住了,帝王級終究是最可怕的存在,哪怕是黑暗聖女也不敢輕易冒犯。

    國王棋行動非常受限制,最多隻能夠行走一格。

    所以黑龍大帝強大歸強大,卻無法曼莎珠華巫後那樣自如的屠殺。

    也正因爲行動受限,國王棋若是冒進,非常容易遭到對方的吞噬。

    果然,蘇鹿在看到黑龍大帝出現在前方戰場上後,那雙眼睛綻放出了精光來。

    若是黑龍大帝的力量被黑暗王壓制了30%,他蘇鹿有絕對的把控將這頭黑龍給屠了。

    黑龍一死,這個棋盤上再沒有人可以奈何得了自己。

    他蘇鹿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只要他能夠活着離開,便可以捲土重來!!

    黑暗王發出了笑聲。

    終究是沉不住氣了啊,露出這樣一個破綻。

    “抱歉啊,我總是容易忘記一些重要的事情,還有一個規則沒有和你們說清楚的……”黑暗王忽然開口道。

    “規則不是應該在落棋前就定好的嗎?”穆白問道。

    “你是你們人間的規定,我這裏,我會根據場上的情況進行變更,畢竟很多遊戲都是會出現一些設計師一開始沒有想到的漏洞,及時填補上的話,才能夠體現遊戲的公平性,不是嗎?”黑暗王說道。

    黑暗王說要加規則……

    好像沒有什麼辦法。

    他只說過不會去破壞遊戲的公平性,卻沒有說他不會增加規則,畢竟,這個棋局本身就是他安排的,而此刻所有人的性命都握在他手上……

    “您請說,但希望不要偏袒您自己那邊。”穆白接觸過黑暗王,知道黑暗王是講信譽的,至少對他們這些對他構不成威脅的人,他是講信譽的。

    “女皇棋、國王棋、包括戰車棋、教主棋,都擁有強大的實力,假如將國王棋直接放入到其他棋堆中,哪怕讓一個三歲小孩來下,只要避開另一方的國王棋,都能夠殺得片甲不留。”黑暗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在擺放棋子的時候,黑暗王似乎專注於鑑別這些棋子的實力了,卻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黑龍大帝和蘇鹿,他們都過於強大,以至於即便削弱了30%,最強的女皇曼莎珠華巫後和黑暗聖女都不可能戰勝得了他們。

    所以這樣會失去棋藝,至少國王棋這邊得再加一道限制。

    “您想要對國王棋加一道限制?”穆白問道。

    “不不不,我並不想針對某個棋子。不如這樣,每一個棋子在廝殺中存活的棋子,都將獲得50%的能力增幅。如此,即便是禁衛軍棋,只要你能夠運用好,多吞吃幾個目標,依然有資格挑戰更高棋子?”黑暗王說道。

    穆白聽後,卻搖了搖頭道:“黑暗王,這並不太過公平,因爲這樣高級棋可以不停的去吞吃低級棋,從而無限增長自己的實力,遊戲將失去意義。”

    “哦,你說都有道理,那麼在我的這個提議基礎上,你有什麼更不錯的補充呢?”黑暗王問道。

    “低級棋子需要得到更公正的規則,否則他們在戰場上存在的意義就會失去。所以我提議,同級棋子廝殺,存活方獲得50%的增幅。低級與高級廝殺,低級存活方,獲得至少是200%的力量增幅,高級存活方,不增幅。”穆白思維轉動得非常快,並提出了自己覺得更爲可靠的規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