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踏入棋格之中,黑暗王忽然吹了一口濁氣。

    就看見那原本如一片草地的棋地忽然間盪漾了起來,可以清楚的看到空間的波紋,帶着一絲絲的輕顫。

    剎那間,淺綠色的平坦草地上出現了一抹淡淡的藍色,這種藍色不是非常得明顯,像是多了一層濾鏡,可阿莎蕊雅走在上面,她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涼意與潮意。

    低下頭,阿莎蕊雅發現自己不知何時步入到了一個鹽湖之中,乾淨清澈至極的湖水令人甚至察覺不到它的存在,湖底下的鵝卵石、水草、彩色的沙粒都清晰可見。

    再一擡頭,湖面上出現了幾座湖中小山。

    阿莎蕊雅去過中國很多地方,印象非常深刻的便是桂麗,此刻這裏的湖中上便如同瑰麗得那些奇秀之景,美得像是走入到了一幅唯美山水畫中。

    “優雅的女士,即便鮮血淋漓也應該在一個優雅的戰場之中,不是嗎?”黑暗王發出了笑聲。

    他這句話可不是對阿莎蕊雅單獨說的,白寡婦在他心目中似乎也是優雅的女士。

    白寡婦行走在湖面上,輕盈得甚至不會下沉,水面輕輕的波動着,應該是它腿部的絨毛在極速的波顫。

    很多特殊的生物,它們視覺非常弱,依靠得是聽覺。

    而蜘蛛的聽覺更是在腿上,當它懸浮在水面上的時候,腿部的震動頻率非常快,水的波紋更是細微到了幾乎看不見。

    阿莎蕊雅往前走去,白寡婦立在那裏,安靜到可怕。

    “驚雷影!”

    阿莎蕊雅是一位非常專注於暗影系的法師,她將魔法與擊劍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到了超階領域之後,擁有了超然力的她,更是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劍與魔法!

    長劍斜指,黑色的驚雷快得誇張,瞬間劈向了白寡婦。

    白寡婦沒有任何行動的預兆,偏偏驚雷影落下的剎那,它橫渡幾步,竟然是絲毫不差的躲開了這忽如其來的驚雷影!

    “影織劍!”

    劍影如梭,那一道道閃爍而過的劍力,足以讓湖水出現了一個整整齊齊的切痕,久久不會癒合。

    白寡婦在這眼花繚亂的劍影中精密至極的移動着,每挪動的角度與範圍,都是正好避開劍影,無論劍影有多密集,有多迅速,它總是可以找到劍影交錯的縫隙與間隔,完美的避讓開。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心驚。

    阿莎蕊雅這劍影相當強大了,換做任何一個人進去都被切成了標準的生肉片,白寡婦在力量已經被黑暗王壓制了30%的情況下竟然分毫不差得躲避開,它的節肢彷彿永遠都能夠提前預知阿莎蕊雅的劍影在什麼地方出現……

    阿莎蕊雅很快已經香汗淋漓,她的出招可不是什麼花架子,每一個劍影都可以輕易的撕開君主級生物的防禦,之前在面對對方的“騎士”黑暗劍主的時候,它的這影織劍便直接斬殺了一名黑暗劍主!!

    白寡婦遍體發白,看它的皮囊應該不屬於那種相當結實的那種,可如果這樣密集這樣迅捷的攻擊都無法蹭到它半劍,這場戰鬥豈不是高下立判?

    白寡婦在水面上輕盈行走,走着走着,它已經走到了空氣上,阿莎蕊雅本以爲它在利用看不見的蜘蛛絲在這樣詭祕的空中爬行,可凌厲的劍影掠過,什麼都沒有斬開,白寡婦仍舊在高處,並且一步一步“優雅”的朝着阿莎蕊雅靠近。

    那是一張蒼白有佈滿了青筋邪紋的臉,眼珠腥紅,舌頭頎長。

    這張臉就在蜘蛛面部。

    白寡婦不屬於體型龐大的類型,比例上甚至與人類很接近,她從一開始那雙眼睛就死死的盯着阿莎蕊雅,包括她在快速的躲避着劍影的時候,眼睛都沒有從阿莎蕊雅身上移開過。

    “每一次更換一幅皮囊,都需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就像是用手術刀在割開自己的皮肌,但如果將來是你的這個美麗模樣,這種痛苦我不介意承受。你儘管放心,我不會破壞你的一點點容貌,畢竟誰會在自己美麗的臉上劃出傷口呢?”白寡婦口吐人言,言語裏更帶着一種陰鷙與瘋狂。

    說完這些話,她的笑聲成竄,毛骨悚然又繞在耳邊久久不會散去。

    換皮!

    還是要換上阿莎蕊雅的皮囊。

    難怪黑暗王會說優雅的女士,這個白寡婦是一個同樣“愛美”到了極致的生物,只是它的愛美方式似乎是剝奪和佔有!

    禁衛軍裏面也有不少都是女性,她們聽到白寡婦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更是不寒而慄。

    試想自己的身體與容貌會安在這樣一個怪物的身體上,恨不得在臨死前自己先把自己戳爛。

    “嗛嗛嗛嗛~~~~~~~~~~~”

    白寡婦的笑聲,跟有轉針刺入到耳朵深處一樣,頭皮隨之發麻!

    它發動攻擊了,沒有一點前兆。

    很多生物在攻擊的時候,例如狼,它們都需要稍稍後傾,稍稍屈膝,可白寡婦的行動就是看不到一點點的預兆。

    偏偏它爆發出的速度,又詭異而充滿力量,空氣爆破,利爪多重,阿莎蕊雅憑藉着一種生存的本能在閃退,而那奪命利爪仍舊近在咫尺。

    喉嚨、心臟、眼珠、腹位,都是要害!

    人們幾乎看不見白寡婦的動作與攻擊,同樣的,阿莎蕊雅也展開了驚人的速度,時而如井中影月渙散開,時而如暗影迷霧沒有實軀,時而又如融化入水的雪花,消融在白寡婦的爪子下。

    一陣繚亂,但交鋒不下千百次,有劍火花閃耀,也有利爪破空,但最後是阿莎蕊雅利用瞬息移動遠遠的退到了一座湖山下。

    她的肩、腿、手肘、背部,都有一些明顯的血跡。

    莫凡看去,發現這些傷痕都不是特別的深,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阿莎蕊雅應該很清楚白寡婦爪子擁有劇毒的,她做好了毒性壓制的防備。

    “看來需要拿出點真本領了。”阿莎蕊雅瞥了一眼傷口。

    還算能接受,這點小傷。

    總比被刺中、撕開要害來得強。

    閉上眼睛,阿莎蕊雅彷彿也不需要用自己的雙眸去注視敵人。

    她身上的黑暗氣息在她完全平靜、靜止、亭亭玉立的時候,猛然暴增,似一場黑色的風暴擴散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