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一盞清冷的燈,幽幽的掛在望月台旁,像一輪墜落到山頭的冰彎月。

    自從有一位神女候選人從這里跳下去摔了一個粉身碎骨之後,這個神女峰的望月台就再也沒有幾個人願意光顧了,神女峰上本來就有很多的景致,根本不會差這麼一個兩個。

    莫凡順著階梯,走到了這個望月台上,發現一個修長的背影,披著一件幾乎拖拽到地面上的絲綢衣袍,連頭發也藏在了衣袍里面。

    帶有兜帽之間,有一張比較立體的臉,鼻子挺立得讓某些男人都有些自行慚愧,而這樣的鼻梁也使得她看上去總是高人一等!

    “坐!”

    伊之紗看著莫凡走上來,心平氣和的說道,那張臉龐上還掛著一絲絲貓捉老鼠的玩味。

    伊之紗心情非常好,她其實也想過很多方法來順手除掉莫凡,但可行性都不怎麼樣,極其有趣的是,命運之神安排了一個相當有趣的劇本,讓他不得不自己送上門來。

    “咱們開門見山。”莫凡直白的說道。

    “行,你把我面前這個毒藥喝了,我便告訴你。”伊之紗倒了一杯清茶,往莫凡面前那麼一遞。

    “你怎麼不直接從這里跳下去?”莫凡呵呵一笑。

    “那沒什麼好談的。”伊之紗將莫凡面前的那杯清茶又端了回來,慢慢的抬到了他自己的唇邊,一飲而盡。

    莫凡看到伊之紗這個行為,嘴角不由抽了起來。

    媽蛋,這女人玩自己!

    “如果不是有幾件事想問問你,你連坐在我面前的資格都沒有。”伊之紗毫不客氣的說道。

    “如果不是我朋友出了狀況,我跟你多說半句話都覺得惡心。”莫凡說道。

    莫凡沒必要跟伊之紗裝慫。

    就現在這種情況,死馬當活馬醫,伊之紗肯做點交易,那大家就當談生意一樣談,個人恩怨放一邊,如果不坑,一拍兩散,鬼知道這伊之紗會不會把事情搞得更嚴重,把其他所有人一起拖下水。

    當然,穆白要是清醒著,要是知道莫凡是這樣去跟人家談判的,多半兩眼一發黑直接死了算了。

    “據我所知,紅海虛無島之門是你打開的?”伊之紗說道。

    “算是吧。”莫凡回答道。

    “埃及的伊森算是我的一位故友,我听說他現在情況很糟糕。”伊之紗接著說道。

    “他咎由自取。”莫凡說道。

    開羅軍首伊森,當時被阿帕絲施展了美杜莎的詛咒,幾乎日夜承受著精神折磨。伊森特意前來伊之紗這里求救,但是很顯然伊之紗也解不開美杜莎女王後裔的最強凝視!

    “還伊森自由,我們再接下去談。”伊之紗擺出了自己的條件。

    “伊森可是埃及軍首。”

    “你的朋友是黑暗王要的人。”

    “我怎麼保證,我讓伊森回歸正常,你能夠如實的告訴我方法,以及你的方法可行?”莫凡質問道。

    “莫凡,我們之間的恩怨也不過是立場上的,這個世界上本就沒有永遠的敵人,你願意找我並且我交換一些東西,對我有好處,對你也有好處,我是不介意的。至少從現在來看,讓你直接去死倒不如賣埃及軍首一個救命恩情。”伊之紗說道。

    說著這些話,伊之紗又給莫凡倒了一杯清茶,再一次遞到了莫凡的面前。

    莫凡壓根當沒看見,也根本不會喝她給自己倒的茶。

    伊之紗見莫凡不接,笑了笑,將茶水往旁邊的花叢一倒,就看見那一簇簇鮮艷的花朵在那一抹茶的小澆灌之後瞬間變成了一堆黑色的水,包括那片泥土也發生了明顯的變質。

    “你變戲法嗎?”莫凡沒好氣的說道。

    “我在練習,我的生命里會遇到各種不一樣的人物,他們又掌握著這個世界的一部分,我得練習好,什麼時候給他們清茶,什麼時候給他們毒茶。”伊之紗玩轉著陶瓷杯和陶瓷茶壺。

    “我一般直接潑別人臉上。”莫凡說道。

    “好主意。下次我一定不會先給你一杯清茶。”伊之紗點了點頭,仿佛學到了。

    “我可以放過伊森,但是你告訴他,詛咒源自于他自己,他如果繼續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詛咒會自行復發。”莫凡說道。

    “我會轉達,我也不喜歡伊森的人品。”伊之紗說道。

    “該你了。”莫凡說道。

    “黑暗王……你不是已經開啟了虛無島的冥界之門嗎,怎麼不嘗試著從那里進入到黑暗位面呢。黑暗王其實也算是一位仁慈的界王,只要你給他更具價值的替代品,他當然會放過你的朋友。”伊之紗緩緩說道。

    “你在耍我?黑暗位面那麼大,我翻山越嶺、飄揚過海去找他?”莫凡說道。

    “你不願意去黑暗位面找它的話,那就只能夠它來找你了。有一種物質,它必定能夠喚來黑暗王,至少是它的分身,只是到時候是它直接用它通天的黑暗法力將你消化,還是願意慢慢听你談條件那就看你的能耐了。”伊之紗說道。

    “什麼物質?”莫凡問道。

    到黑暗位面去找黑暗王那是絕不可能的,黑暗位面那種地方進去了還指望著能活著出來,那就是一個真實的黑暗地獄!

    “你還沒有履行你的。”伊之紗說道。

    ……

    莫凡離開了望月台,將昏昏欲睡有段時間的阿帕絲給呼喚了出來。

    阿帕絲自從獲得了那些納晶之後,便一直處在一種類似于閉關的狀態,有的時候還會像一頭吃不飽的小淫|蛇,將莫凡身體里的召喚系精華給吞得一點都不剩下。

    阿帕絲現身後,顯得不大情緣,她站在那里,一臉高冷一臉驕傲,宛如兩人之間沒有了任何契約,阿帕絲只是在用那雙冷漠桀驁的女王雙眸凝視著一個最為平常不過的生命。

    “想反了不成?”莫凡看出了阿帕絲的情緒,呵呵一笑。

    “沒有一天不想。”阿帕絲回答道。

    “別擺譜了,把伊森的蛇瞳詛咒給解除了。”莫凡說道。

    “美杜莎的凝視又不是小孩子過家家的約定,想解除就解除!”阿帕絲沒好氣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