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是又有難以說得通的地方。

    黑暗王可以佈置這樣的棋局,意味着棋子裏所有人生死不過是他的一個念頭,暗邪聖女希望有人將這件事帶出去,告知世人。

    可黑暗王不想讓她開口,她真得能開口嗎?

    除非黑暗王根本就不在乎,或者她根本說得就是假話。

    莫凡目光落在了阿莎蕊雅身上。

    顯然,情緒波動最劇烈的應該是阿莎蕊雅。

    文泰是她的父親,如果暗邪聖女說得是真的,那麼她現在見到的這個黑暗王……

    “她說得是真的嗎?”阿莎蕊雅注視着黑暗王那半虛無的身影,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語氣問道。

    “此刻,我不過是一個下棋的人。”黑暗王也不避諱,回答阿莎蕊雅道。

    “你想成爲兩個位面的主宰者,你竟然想要成爲兩個位面的主宰者???”蘇鹿指着黑暗王,狠狠的問道。

    他不斷的重複這句話,一遍又一遍,彷彿這是多麼不可能出現和完成的事情。

    兩個位面的主宰!

    他蘇鹿,作爲亞洲議長,野心勃勃的想要統治另外四個洲的魔法協會,除此之外更要諸多國家也臣服於他的統治。

    可那也不過是在人類之中成爲至高無上的王,那個位面裏還有多少強大的妖魔帝國,僅僅是一個太平洋妖族便可以席捲妖嘯,進攻人類陸地百分之七十的國家和城市。

    況且太平洋的妖族絕非是那個位面最強大的存在,極南帝王,撒哈拉帝王,崑崙妖皇,亞馬遜,大西洋,阿爾卑斯山……都存在着完全可以與人類抗衡的可怕帝國!

    要征服這個位面,完全癡人說夢。

    而黑暗位面,卻是傳言比人類位面還要廣闊,還要複雜,黑暗王是這裏的神,無可撼動。

    就像聖城那位大天使米迦勒,他所擔憂的。

    未來千年,黑暗侵襲,沒有一絲絲光明,只有夜晚,黑暗生物將捲起滅世之戰,將這裏佔爲己有。

    他要消滅冥王斬空,爲造福千年。

    這並非是空穴來風,這在最高層的魔法協會會議裏,卻是存在的預言。

    就像海平面會不斷上升,這是可以預測到了。

    千百年後,這個世界將會被黑暗過度籠罩,黑暗生物大量涌現、繁殖、進化,如植被那樣遍佈整個世界,到那個時候人類的生存空間怕是連高山平原都會被剝奪。

    所以黑暗王會成爲兩個位面的主宰者,這絕對是可能發生的。

    不知爲何,蘇鹿彷彿遭到了雷霆重創。

    陰謀,權術。

    假如暗邪聖女說得這一切都是真的,文泰纔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陰謀家,他的野心,無人看穿,世人甚至將他稱之爲聖子。

    他在黑暗位面,立地成神,接管掌控着這裏的一切。

    人的生命,短暫不超百年,死後歲月悠久漫長,掌管活人和掌管死人,誰的地位更高再明顯不過。

    這就是文泰明明可以掀起一場爲自己正名的戰爭,卻選擇了妥協的原因。

    這就是他不需要爭鬥,卻早已經獲得了一切勝利的原因。

    蘇鹿相信。

    蘇鹿絕對相信。

    因爲這才解釋得通。

    黑龍大帝曾經就是聖子文泰的守護巨龍,文泰自己不想死,誰又能奈何得了他?

    他選擇了死亡,是爲了追求更高位面的主宰權。

    這纔是他的野心,他的權術,他的陰謀……

    暗邪聖女說得沒有錯,和這比起來,自己這個亞洲議長簡直如三歲孩童!

    “真是掃興啊。”黑暗王長嘆了一口氣。

    下棋就是下棋。

    任何一個喜歡下棋的人,都不希望別人礙於自己的身份而故意讓着自己,這會讓棋局變得索然無味。

    黑暗王喜歡這種遊戲,到頭來卻有人非要強行攪局。

    可沒有辦法,這畢竟也只是一場遊戲,一幅棋局,無法達到完全的真實。

    “所以,尤凱,你要自暴自棄了嗎?面對一個獲得了三次黑暗源泉,並且將你的兒子送入到聖裁院的仇人,你打算送他一份免費獲勝的大禮,並幫助他離開黑暗位面,好讓他將文泰已經成爲了黑暗位面的王這個消息公佈給所有人,讓人們知道我的真面目?”黑暗王問道。

    “我可以當作什麼都沒聽見,而且也不會隨意宣揚,畢竟和活命相比,有些祕密是可以爛在肚子裏的。”莫凡聳了聳肩。

    震驚歸震驚。

    活命最爲重要。

    黑暗王……是不是文泰。

    即便是,從他喜歡下一盤殺戮棋局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文泰也未必是曾經的聖賢文泰。

    “很不錯,我喜歡你這句話,扮演好棋子的身份,做你現在該做的事情。”黑暗王文泰指着莫凡,笑了起來。

    “那你是文泰嗎?”莫凡補了一句。

    “你們中國的地獄有十殿閻王,可一提到掌管生死,人們往往只會說閻羅王。這是爲何?”黑暗王問道。

    “閻羅王名聲最大吧。”

    “黑暗位面也是如此,黑暗王也未必只有一位,人們之所以稱他爲黑暗王,是因爲他是所有王中最強大最名望的那位。真是遺憾啊,我不是你們期望的那位黑暗王文泰,他如果真的野心勃勃,想要成爲兩個位面的主宰,又如何有時間在這裏與你們下棋呢?”黑暗王那張半虛無的臉慢慢的顯露出來。

    阿莎蕊雅緊緊的盯着,從有些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到慢慢的平靜和失望。

    他不是文泰。

    也不是自己的父親。

    他是黑暗王,可正如他說得那樣,黑暗王不僅僅只有一位。

    亦或者,哪怕黑暗王只有一位,他有無數的分身和天性,每一個分身和天性自成一個人格的話,那他也不是文泰。

    “好了,聊天的時間結束了,可以讓我看一場精彩的爲生命搏鬥的對決嗎?”黑暗王再一次詢問道。

    “很樂意效勞。”莫凡浮起了笑容。

    陰謀也好,權術也好,文泰其實是這個世界最大的陰謀家也好……

    都與現在的自己毫無關係,他得活着離開這裏。

    若能活着離開,莫凡不介意去給自己的岳父上柱香,感謝他的不殺之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