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莫凡哥哥,這樣不太好吧。”心夏能夠感覺到周圍人的目光,都會不由自主的望向這裏,這令她感覺臉頰微微發燙。

    “沒關係,我不嫌累的。”

    旁若無人的公主抱,還無比悠閒的走在校區裏,也不知道爲什麼莫凡的臉上還能夠洋溢着那種自在和灑脫,心夏卻只能夠將腦袋儘可能的埋低一點,好不被人認出來。

    總算到了沒有什麼人的地方,明明椅子也夠長,莫凡就是不然她坐旁邊,一定要坐大腿上,說是椅子太冷,會凍着。

    心夏終究爲以前太順着莫凡付出瞭如今羞赧的代價,到如今連這種毫無邏輯的話都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這裏變化好大。”心夏帶着幾分憂慮的說道。

    國內現狀令人擔憂,心夏已經儘可能的使用自己的職權,讓神女峯的人能夠前往中國,在五大基地市裏,也都成立了帕特農神廟的分殿。

    可再多的治癒系法師和祝福系法師都無法處理得了傷病者,畢竟這是一場浩劫之戰。

    “其他沿海城市都已經取締了嗎?”莫凡問道。

    “嗯,而且出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心夏隨手摘下了旁邊灌木上的一片霜片,接着道,“就在許多沿海人口朝着更內陸遷徙的時候,夏天剛過後就四處凝霜,就連廣東這種亞熱帶都出現了飛霜現象。”

    沿海溫度比較恆定,哪怕是在北方大連這樣的城市,也是相對暖和的,這主要是海水平溫的緣故。

    越靠近內陸,溫差變化就越大。

    沿海很少有雪,溫度不夠低,自然凝結不出雪花。

    但現在卻進入到了一個詭異的冷季,沿海一帶從海南到秦皇島,居然都有凝霜跡象。

    連沿海都飛霜了,那就更不用說內陸了,莫凡經過洞庭湖的時候,洞庭湖也不少地方開始結冰。

    相比於炎熱,寒冷反而更加糟糕,只要冰雪不化農作物是絕對不可能存活的,而且冰雪會嚴重影響交通與遷徙,一場大雪可以一夜之間讓許多公路、鐵路癱瘓,甚至封鎖住某些山城的要道。

    莫凡離開了有一年。

    而這一年,沿海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首先所有的城市、鄉鎮都消失了,東海岸線只剩下五個人類可以活動的城市,也就是五大基地市。

    五大基地市雖然擁有比較遼闊的土地和相對龐大的安界,可和過去城市連着城市,鄉村通往城鎮這樣的安界相比,活動範圍極大程度的縮小!

    遷徙向內陸,這是比較有效的處理辦法,人們開始要放棄沿海的鎮守,但持續的寒冷襲擊讓整個國家措手不及!

    山地、森林、溼地、平原,都過於寒冷,植物大面積的被凍死,可種植地減少了70%,這就使得內陸以及西部同樣變得難以生存。

    東面是海,海妖如同紅色的海水一樣,淹沒了絕大多數沿海活動地帶,只剩下五座島嶼一般的基底城市。

    而西面寒冷,森林成霜,江河凝冰,食物與水缺失,交通癱瘓,引發了無數生存問題,自身難保的情況下,又如何去接受沿海遷徙過來的居民呢?

    過去人們衆志成城,相信一定可以擊垮海妖的侵犯,哪怕淪陷了,人類還有龐大遼闊的疆土,可以遷徙,可以養精蓄銳……

    但現在,人們被逼上了絕境,天災妖禍,一切都與莫凡離開時的樣子截然不同了!

    彷彿屬於人類的那個都市時代,逐漸遠去了,即將迎來的是一個海與冰雙重鞭撻的末世。

    莫凡離開了一年。

    卻沒有想到這一年自己彷彿穿梭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裏。

    但莫凡清楚,這就是事實,這就是現狀。

    之前的戰役,都不過是試探,連真正的火花都沒有碰撞出,等經歷過真正的廝殺後,毋庸置疑的一點是,人類敗得悽慘無比。

    面臨的巨大問題,已經不是如何戰勝海妖了。

    而是如何生存。

    “不僅是我們國內,所有臨近太平洋的國家都是這種狀況。”心夏說道。

    莫凡內心久久無法平靜。

    也不知道是這一切來得太突然,還是自己確實離開了太久,他甚至有些無法適應。

    “大家都還好嗎?”莫凡現在最關心的就是這個。

    “嗯,都還好,也都在儘可能的出一份力。”心夏說道。

    “心夏,以你現在所在的高度,應該能夠知道一些世界格局的走向吧,海妖真得強大到抵擋不了嗎,還有這封死所有人往陸地遷徙的寒冷又是怎麼回事?”莫凡認真的詢問道。

    莫凡很少去關心心夏所接觸到的領域,可看到世界一下子變成了如此窘迫和卑微的樣子,便實在無法漠視。

    身爲帕特農神廟的聖女,她一定知道更多真相。

    許多世界真相從來都不會公開,世人掌握的和金字塔頂尖的人掌控的信息,截然不同。

    “海妖的情況我瞭解不多,但全球寒冷,卻只有一位可以做到——極南帝王。”心夏說道。

    極南帝王!

    海平面上升,便因爲極南帝王。

    海妖之所以可以打破原本的棲息環境肆意的侵佔人類的沿海城市,正因爲極南帝王讓冰川融化。

    現在極南帝王又將寒冷遍佈整個世界,壓縮着人類的生存空間。

    看不見一滴鮮血從它的爪縫間落下,可它卻已經殘害了不知多少生命!

    最可怕的是,在絕大多數世界領袖都明知這一切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下,爭鬥仍舊沒有一點停息的樣子。

    “邵鄭議長被迫辭去了。”心夏低聲說道。

    莫凡張了張嘴,卻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了。

    邵鄭議長是一位出色的議長,這種雙重浩劫換做是任何一位魔法領袖也束手無策吧,何況邵鄭議長在一切都沒有降臨前就已經提出了兩萬公里海岸戰略。

    最初海妖來襲,國內受到損失遠比其他國家低,邵鄭議長功不可沒啊。

    現如今,他卻被辭。

    豈不是等於國家魔法高層變得更加不團結了??

    “莫凡哥哥……”

    心夏其實也很迷茫。

    她曾考慮過,是否要死死的拽住神女權杖,因爲要奪得那個位置,她確實需要做許多許多改變。

    可看到國內現狀,她又意識到自己根本不能捨棄。

    聖女並沒有足夠分量的全球話語權,唯有成爲神女。

    哪怕不能改變現狀,至少可以減少疾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