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帶著兩個病號,第九番隊行走起來就更吃力了,當麥龍佣兵團進入到了一片布滿了霜凍青苔之地時,他們已經有些落後于隊伍了。

    麥龍佣兵團有在路途上做前行的標記,掉隊了大概一陣子後,艾江圖總算發現佣兵團的人在一片視野比較良好的地方進行了扎營。

    “不是還沒有到休息的時間嗎?”南玨問道。

    “大概是發生了什麼狀況吧。”艾江圖說道。

    “佣兵團這些家伙又整什麼蛾子。”莫凡對麥龍佣兵團已經有幾分不耐煩了。

    到了扎營處,他們發現團務長蓋文和一群人正圍著另外三個人,那三個人都躺在了簡易擔架上。

    蓋文皺著眉頭,當他發現莫凡等人走過來的時候,開口說道︰“正好,你們把這三個也抬到你們隊伍里去。”

    “他們怎麼了?”艾江圖問道。

    “生病了,癥狀也是高原反應。”蓋文說道。

    “我們隊伍里已經要照顧兩個病號了,這樣下去連隊伍步伐都跟不上。”艾江圖馬上說道。

    “這是命令,既然加入了佣兵團,就應該為佣兵團分擔一些責任,這會就先在此地休息,三個小時後繼續出發。”蓋文說道。

    “你這家伙不要太過分,我們又不是擔架醫療兵,搞清楚你們的人戰斗力還沒有我們強!”趙滿延終于是忍不了了,指著蓋文罵道。

    “呵呵,小子,這個世界上會缺乏實力強的人嗎?你的實力再強,能敵得過我整個佣兵團嗎!”蓋文冷笑的對趙滿延說道。

    “哼,就你們這幫廢物,也不值得我們跟隊。”趙滿延罵道。

    “行啊,本來就是臨時成員,你們想滾蛋就滾蛋,我絕對不阻攔。”蓋文說道。

    “好了好了,這種時候有什麼好吵的,第九番隊,你們不想攜帶這麼多病號,其他番隊也不想,那事情處理起來就簡單,你們幾個,把病號們抬到旁邊去,三小時後他們若是沒有見康復,就看他們自己的腿腳快不快。”副團長庫馬說道。

    眾人都听到了副團長庫馬的話,尤其是那三個病號,一下子嚇得全身都發抖了起來。

    “來的時候我就囑咐過你們了,一旦影響到隊伍的任務,影響到團隊行動,任何人都會被放棄,包括我這個副團長,如果你們還記得自己簽過這個協議的話,那就自己老老實實的離隊,免得要我們親自動手。”庫馬說道。

    三個病號繼續哀求著,其他佣兵團人員卻沉默了。

    佣兵之間的感情遠沒有獵人隊伍那麼牢固,大家最純粹的追求利益,只要不是自相殘殺,佣兵之間沒有義務要保障其他隊員的安全。

    他們每出一次任務,都是把命別在褲腰帶上,拿不到錢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把他們三個送到我們番隊吧。”片刻,艾江圖還是開口說道。

    “哦?這次可不是我們勉強你們。”庫馬說道。

    “我是軍人出身,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艾江圖說道。

    “很好,希望你們不要掉隊,不然我們也可能放棄你們,你可知道我們團隊還有九十多人就指望著這次的錢過下半生了的好日子了,擋了他們的財路,他們會很不高興。”庫馬很直接說道。

    這筆佣金非常高,佣兵有自己的規矩,那就是即便你死在了路上,你的佣金也一定會發放,在執行任務前,簽字的佣兵要寫上一個家屬名,任務順利完成後,會游佣兵團的團長將死者該得的那筆錢送到親屬手上,佣兵團無情冷血、自私自利,但錢這個問題上是一定分明的,沒人可以貪走,也因為這個規矩,佣兵自相殘殺的情況不會太常見。

    ……

    “艾江圖,你把這些病號全弄到我們這里,我們還怎麼混啊?”趙滿延哭喪著臉說道。

    “沒辦法,他們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冷血。”艾江圖說道。

    “我也是服了,他們這些麥龍佣兵團正牌隊員不管這些病號的死活,我們這些臨時的成員卻要擔負起他們的性命,我們又不是菩薩!”趙滿延說道。

    “老艾做得也沒有什麼不對,我們畢竟不是佣兵,有些法師道義是該堅持的。”南玨說道。

    “莫凡,你怎麼看?”江昱問道。

    “老艾怎麼做,就按照他的做吧,這幾個都是外國人,就當是給我們自己國家打一波人道主義的廣告好了。”莫凡說道。

    隊伍一下子多出了五個病號,江昱干脆召喚出了它的岩巨人,用藤條編織成拖擔架,一口氣拖著這五個病號前行。

    五個病號跟躺尸沒有什麼區別,看他們痛苦的樣子,再看看佣兵團成員冷漠的模樣,國府成員也只能夠嘆氣。

    “到底怎麼回事,一下子病了這麼多個。”穆寧雪感覺不大對勁,開口道。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還會發生。”靈靈說道。

    ……

    三個小時候,隊伍開始繼續前行,不得不說這裂谷之下氧氣確實有些稀薄,那些植產本身就是陰性的,不接受陽光的照射,沒有陽光的植物就沒有淨化空氣這麼一說,每個人都有一種呼吸沉悶和呼吸不暢的感覺。

    “哼呼!”

    “哼呼!”

    官魚發出了幾聲鼻腔被什麼黏著的聲音。

    “官魚,你感冒了?”蔣少絮扭過頭問道。

    “不知道,突然間有很多鼻涕。”官魚發現自己鼻子堵住了,于是用嘴進行呼吸。

    他呼吸聲開始加重,蔣少絮一直在觀察他,漸漸的發現官魚的臉色開始蒼白。

    “官魚,你確定你沒事?”蔣少絮問道。

    “我……我有點喘不過氣,好累,好難呼吸。”官魚步子有些搖晃,附著旁邊的石苔就坐了下來,然後胸脯上下大幅度起伏著。

    “不會吧,你也出現高原反應了??”趙滿延說道。

    “我也有點不大舒服。”艾江圖開口道。

    “我也是。”靈靈聲音微弱道。

    莫凡背著靈靈,轉過頭去看她,才發現她小臉霜白霜白的,小嘴唇一張一合,像一頭擱淺的小魚在很努力的做腮呼吸。

    “靈靈。”莫凡急忙將她放下來。

    “有點頭暈。”靈靈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