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顯得幾分粗狂的人影突然鑽入到帳篷,穆寧雪疲倦的睜開眼楮,那雙眸子里卻沒有任何的慌亂。

    “說實話,別說你能夠讓我一下子贏得所有人的七倍籌碼,哪怕讓我付給其他每個人這樣一筆巨款,能夠在你身上爽上一夜我都願意啊,你真是我見過最誘人的了。”團務長蓋文站在那里,欣賞著半趟在帳篷內的穆寧雪。

    從她的精致的容顏,到白皙修長的脖頸,再到柔弱的身子。

    “你們副團長沒有告訴過你什麼嗎?”穆寧雪聲音微弱歸微弱。

    “她?她能說什麼,就那個女人……實話告訴你,在十年前她還有一些姿色的時候,那也是佣兵團里面的玩物,那些老佣兵們哪一個沒有在酒後交流過和她的細節,要不是幾年前她走了大運,成為了超階,副團長的位置又怎麼會輪到她?”蓋文一邊說著一邊靠近。

    “三步。”穆寧雪說道。

    “你說什麼??”蓋文笑了起來,他接著道,“你身邊的人都被我支開了,放心,這里現在只有我們。”

    佣兵們喜歡賭,其實加入了賭局的人都知道,提出穆寧雪這個賭局的人就是他副團長蓋文。

    一想到這樣絕姿的女人竟然跟在一個小青年旁邊,蓋文就越發的想要在此刻證明自己的勇猛。

    “一步。”穆寧雪看著蓋文貼近。

    “別怕,馬上我們就零距離了……哦,負距離。”蓋文笑道。

    穆寧雪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她輕輕閉上眼楮,手指上有一縷冰光在慢慢的亮起。

    “吼吼!!!!”

    穆寧雪身後,一道月色的裂痕不知何時出現,裂痕宛如鏈接著另外一個世界,里面赫然傳出了一陣攜帶著冰霜之力的嘶吼,這雄厚的力量一下子將毫無防備的蓋文給擊飛了起來。

    蓋文全身被刺入冰塊,鮮血散開,整個人更翻飛出了有五六十米遠,狠狠的撞在了懸崖石壁上。

    這咆哮驚嚇了所有人,他們能夠感覺得到那是屬于某種強大生物的吼聲,並且離他們很近很近。

    “發生什麼事了!!”

    “有嘯聲!!”

    “團務長,團務長!”

    一群人圍了過來,正好看見滿身是血的團務長蓋文倒落在地上。

    蓋文滿臉憤怒,整個人像一個被點著了的炸藥包,他眼楮死死的盯著穆寧雪。

    穆寧雪已經站了起來,縱然看上去那麼弱不禁風,身上卻盤踞著一股如有天獸附體般的強大氣場。

    “你敢襲擊我!!”團務長蓋文大怒道。

    穆寧雪沒有回答,這種人在她眼里跟死人沒有什麼區別,跟死人自然沒有什麼好談的。

    “團務長,要不算了……”這個時候,許羅青過來勸說道。

    “哼,在這里我說得算!”蓋文說道。

    許羅青又怎麼會不知道蓋文剛才去做什麼,既然被發現了,還被打傷了,該忍就忍,不然等第九番隊的其他人回來,這件事就不好交代了。

    “這女人竟然偷襲我,你們幾個還看著干什麼,給我把她拿下!”蓋文瞥了一眼身旁幾個人,命令道。

    “團務長,這不大好吧,要不等副團長回來再做決定”

    “你們到底還有沒有把我這個團務長放在眼里!”蓋文更怒了起來。

    不提副團長庫馬還好,一提就徹底觸到了蓋文最憋屈的地方,他身上泛起了一大竄卷動的深紅色烈火,星座掩藏在這火勢當中。

    “噗!!”

    就在星座要完成之時,在蓋文旁邊的一名佣兵猛的噴出了一口綠渣來,整整好全涂抹了蓋文一臉。

    “你想死嗎!”蓋文更暴跳如雷,那雙眼楮如著火一樣盯著這名佣兵。

    可不等氣勢壓過去,這名噴涂出綠渣的佣兵直接就癱軟在地上了,身體如中風那樣,四肢擺出了一個畸形的姿勢。

    同一時間,又有幾名圍過來的佣兵出現了一樣的癥狀,他們鼻子里被綠色的渣渣給堵住了,想要將它們清理出來,胃里卻不斷的返涌出這樣的綠色殘渣……

    一開始只是堵住鼻腔,沒多久開始填滿口腔,四五個佣兵癥狀疾發,讓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更加古怪悚然。

    “砰!”

    “砰!!”

    一個接著一個倒下,還在氣頭上的團務長蓋文自己都傻了,這些人怎麼跟集體中毒了一樣,還在一個相差不大的時間里發作。

    “團務長,團務長,帕克死了……我的天,大家都怎麼了!”隊長托米從另外一道跑來,正要匯報情況,卻發現了這樣一個個倒下的可怕一幕。

    “我……我也不太清楚。”蓋文自己也懵了。

    “團務長,他們好像也快不行了。”許羅青驚愕的說道。

    “倒下的好像都是之前生病的人。”有佣兵發現了這個情況。

    “他們不是都健康了嗎?”

    ……

    其他分散尋路的人得到消息之後,陸陸續續回到扎營處。

    可是當他們全部趕回來後,卻發現整個佣兵團一下子躺著幾十具尸體,每一具尸體都是五孔涌出了那種綠色的殘渣。

    副團長庫馬自己都震驚了。

    才一會的功夫,怎麼人死了這麼多。

    “好像都之之前得病的人……”華納德低聲說道。

    “混蛋,你不是告訴我,山霜之蓮可以治好他們嗎,為什麼全部死了!!”庫馬勃然大怒,差點將醫生華納德給拿去喂食人花了。

    “我也不知道啊,這天山如此古怪。”

    整個佣兵團彌漫著詭異的死亡,這遠比之前大家紛紛病倒要可怕多了,因為那些人沒有一個活下來,包括修為非常高的人。

    “那個,副團長,第九番隊的人好像沒有死。”托米壓低聲音道。

    副團長庫馬帶著一群人前來,第九番隊的病號艾江圖、靈靈、穆寧雪等人都沒有事,只是他們的病情也沒有好轉。

    “我需要一個解釋。”庫馬冷冷的掃過第九番隊的眾人。

    “我給你解釋。”莫凡從相當深邃的一條長峽谷中走了回來,那張臉上還帶著幾分肅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