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現在局面這麼混亂,要不先算了,等過了天池再找他們算賬不遲啊。”南玨求穩的說道。

    “等事情過了,有點腦子的都會死不認賬的,這種事情就是需要當場解決,你們跟著穆寧雪往前走,我去搞死那女人。”莫凡說道。

    “你這家伙怎麼過了這麼久脾氣還這麼躁。”南玨無奈的說道。

    “我不燥啊,我很心平氣和。”莫凡說著這句話的時候,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他沒有使用瞬息移動,可身影卻沒有任何預兆的竄出了兩三百米遠,最多只能夠看見一縷縷黑色的殘息,接下去的行蹤也是詭異得難以捉摸,好像他的遁影可以在任何一個地帶使用。

    “莫凡這家伙,暗影系修為怎麼變得這麼夸張了??”官魚看著莫凡那鬼魅行蹤,不由得嚇了一跳。

    他官魚好歹算是刺客法師,講究得就是一個字,飄逸!

    再看看莫凡,那在混亂戰場之中穿梭的身法,那麼多高強的法師都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小妖女呢?”蔣少絮轉著腦袋,忽然間發現那個長相漂亮得小個妖精的混血少女不見,于是急急忙忙往天上看去,擔心她是不是被極寒古鷹給抓到天上去了。

    “她跟莫凡去了。”靈靈說道。

    “你干嘛叫人家小妖女,多刺耳。”官魚說道。

    “難道不是嗎,像這種女孩子放在古代就是禍國殃民的,也不知道穆寧雪心怎麼那麼大,就不怕出點什麼亂子,莫凡從頭發到腳指頭都不像是一個正人君子。”蔣少絮說道。

    “話說,那小妹妹這樣跟莫凡過去沒問題嗎,她能保護好自己嗎?”官魚非常擔心的說道。

    “官魚你就別瞎操心了,你口中的這個小妹妹,比你還能打……你們應該可以應付吧,我跟莫凡去攪局好了。”趙滿延想了想,搞人這種事情怎麼可以少了自己。

    “你們能不能專心點,江昱才剛出事。”

    “他不是沒死嗎。”

    ……

    逆鳥獵人團,在國內數一數二的獵人大團,其中趙康正是逆鳥獵人團的一位小團長,受趙氏世族的雇佣前來天山。

    事實上趙滿延一直都知道逆鳥獵人團背後的大贊助人就是趙有乾,而趙康這個勉強算是趙滿延堂堂哥的家伙會在這里面擔任要職也並非奇怪的事情。

    趙滿延已經喬裝過了,趙康和趙滿延接觸得並不多,他並沒有認出趙滿延來,不過趙滿延很清楚這個趙康是一個和趙有乾走得非常近的家族成員,據說很多見不得人的勾當,趙有乾都是讓這個趙康去做的,為此趙滿延老爹還和趙有乾大吵過一次,大概是在世界學府之爭決賽沒多久。

    往逆鳥佣兵團那邊靠近的時候,趙滿延也將這個趙康的背景給莫凡大致講了一遍。

    “趙有乾有干不少黑勾當對吧?”莫凡開口問道。

    “恩,我爹又不是弱智,我明顯不是做生意的那塊料,他最後把位置傳給我,無非是看穿了趙有乾做得一些有損趙氏名譽的事情,雖然說做生意的人沒有多少是干淨的,但要真得想做長遠、做大,底線是一定得有的,什麼錢可以賺,什麼錢不能賺。”趙滿延看到了趙康,腦子里就浮現出了很多事情。

    這個趙康算是趙有乾的馬前卒了,以前就經常看到他跟一條狗腿子一樣跟在趙有乾的身邊,趙滿延以前就很看不起這個趙康,未想到他現在居然都混到了逆鳥佣兵團小團長的位置了,由此看來近幾年他的手上應該沾了不少骯髒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還以為你爹是無腦偏愛小的,才引發了你哥變犯病。”莫凡一邊朝著逆鳥佣兵團靠近,一邊詢問道。

    “本來他以前積累的那些事情要東窗事發了,我爹也看出來,如果家里面的位置落在他的頭上,趙氏名聲肯定臭得不行,這才改變了主意。你知道趙有乾有多喪心病狂嗎,他捂死了他他媽親爹後,把自己以前干的事情全嫁禍到我爹身上,來一個死無對證,搞得我爹的國際追悼會上被一群暴徒闖入,靈堂被砸了個稀爛。幾十年的名聲被毀得不成樣,真得讓人忍無可忍。”趙滿延提起這件事便咬牙切齒。

    “之前怎麼沒听你說?”莫凡挑起眉毛道。

    “家丑誰愛提,我也沒見你提你丈母娘和後媽的事情啊。”趙滿延說道。

    “臥槽,你吃炸藥了,在搞死那個女心靈法師之前我先把你做了算了!”莫凡罵道。

    “先搞她,那個趙康別弄死,我留著他有用。”趙滿延說道。

    ……

    狀況很簡單,趙康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歹毒之人,讓那位女心靈法師將極寒古鷹情緒轉移到國府隊的人就是趙康。

    趙康對國府帶著不少怨念,顯然是趙有乾的關系,不然這麼多法師團體趙康不選,非要選他們國府隊伍,還是說他們覺得國府隊伍的這群年輕人好欺負?

    不管是哪個原因,趙康和這個心靈系女法師都不會輕饒!

    “阿帕絲,能操控天上那些極寒古鷹嗎?”莫凡回頭問道。

    “極寒古鷹心智很高,很費勁。”阿帕絲回答道,她的目光往那穿著紅黑衣的女人身上掃過,卻是浮了浮粉紅色的唇角,露出了小邪|惡表情道,“操縱她反而簡單很多。”

    “你可以直接操縱她?”莫凡詫異道。

    “她的心靈有很明顯的破綻,修為雖然比痣女高,但遠沒有她那麼扎實。”阿帕絲說道。

    “痣女??”莫凡一陣納悶。

    “說得是蔣少絮吧??”趙滿延說道。

    “……”

    人家是美人痣,不知道為什麼從阿帕絲嘴里說出來就怪怪的。

    算了,蔣少絮也給阿帕絲起外號,她們兩個愛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吧。

    “阿帕絲,讓她脫掉全部,跑到最前面獸群鋼管舞,然後讓獸群撞死她。”趙滿延說道。

    “……”阿帕絲對趙滿延的變|態要求充滿了鄙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