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是容易被美麗的事物給吸引,並會因此放松警惕的,就連什麼黑暗面都見識過了的莫凡走進這里的時候,整個人神經也莫名其妙的放松了下來,明明只是視覺上的一種極致享受,卻好像耳邊有一位穿著聖潔雲紗的高貴溫柔女神,在用端莊與柔美的聲音在與自己說著心里小秘密,沒有人不會對這樣的感覺敞開心扉。

    可怕?

    天山之痕怎麼會可怕。

    反倒是還沒有抵達之前對女神姐姐產生的那些貪婪想法,還有過往所做的不純淨的事情讓人自行慚愧。

    很安靜,天山之痕內沒有野獸嘶吼,也沒有怪異啼叫,所有的事物都跟沉睡了一樣,行走在這樣的冰之國度中腳步聲都是噪音,說話不自覺放低,語氣不禁柔和,人與人之間相處都能變得更加的友善。

    “媽的,這麼大的地,我們到底要去哪里找司石英啊,穆白尸首怕是要涼透了!”莫凡望著茫茫冰川,一時間沒有了半點頭緒。

    幾個女孩們都在感受著這樣前所未有的淨土氣息,被莫凡這一嗓子嗷得,頓時什麼心境都被破壞了,尤其是穆寧雪,她作為一個天生冰靈體質的人,來到這樣一個冰之聖地會有一種莫名的歸屬感,奈何莫凡這個家伙是真得一點都不懂得什麼叫尊敬大自然,什麼叫感受世界之美。

    “你們看前面的冰川和冰雲,怎麼那麼有藝術感啊,全是一個窟窿一個窟窿的……這種造型說實話能治好我的密集恐懼癥。”趙滿延指著前面的冰川雲冰地帶說道。

    前方出現了一片冰雲比較低矮的地帶,山巒整體呈現一種往上的走勢,而那些倒掛和懸浮的冰雲又稍稍往下沉,于是擠壓出了一片上下都被冰包圍起來的壯觀天洞地貌。

    和一開始看到的連綿冰層不同的是,這冰川天洞周圍的冰體有眾多大小不一的對穿窟窿,多數都是在冰雲上面,遠遠看上去像是塊狀蜂巢。

    “噓~~~~~~~~~~!”

    前面,獵王亞森忽然間停住了腳步,回頭對所有人做出了靜音的手勢。

    大家還在沉醉于美景,見亞森忽然間如此嚴肅,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所有人站在原地不敢動,也不敢發出聲音,只是用那雙雙警惕的眼楮凝視著前方。

    “我們……我們好像走到極寒古鷹的巢穴了。”亞森用非常低的聲音對眾人說道。

    極寒古鷹的巢穴!!

    不少人差點驚呼出來,這些極寒古鷹怎麼會在大馬路上安巢穴啊,這讓他們怎麼繼續往前走??

    “應該沒什麼問題吧,我們之前都從天山之池走過去了,以我們這些人的實力,不說是將它們殺得片甲不留,要從這下面的闖過去肯定是可以的。”博坦說道。

    “你很天真。”靈靈語氣里帶著對博坦文化程度的藐視,“大部分群居的妖魔都有一種分工模式,比如說獅群,它們在一個族群里母獅就負責捕捉獵物,公獅只要等著母獅們將食物喂到自己嘴邊就可以了。但是這並不代表公獅就是一頭種獅,當整個獅群受到其他生物或者其他獅群威脅的時候,公獅就會站出來殺死威脅到它們的東西,以此保護群體。”

    靈靈在說話的時候,獵王亞森也轉了過來,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小姑娘,你的意思是,之前在天池襲擊我們的全部都只是母鷹,而實力更強的公鷹其實都是在巢穴里,抵御外敵和入侵者??”亞森詢問道。

    “鷹族的話,雄鷹更強,你們自己看一下高處巡邏的那幾只,是不是和我們之前遇到的有些不大一樣。”靈靈指著那些巢窟垂雲冰說道。

    眾人望去,仔細觀察,還真如靈靈說得那樣,盤旋巡邏的那些雄鷹擁有非常俊逸跋扈的鷹冠,呈現出了一種泛著耀陽一般的光澤。體形上,雄鷹翼展和骨架之前的極寒古鷹明顯壯碩很多,就連那鷹爪都透出了無堅不摧的力量感……

    “天池那些極寒古鷹和這里的比起來,都算是小巧玲瓏了……我的天,我們真的要從這里穿過去嗎,沒有別的路了??”博坦已經有些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了。

    在知道真實情況後,眾法師們的心也涼了。

    母的極寒古鷹都讓他們焦頭爛額了,更何況這里有更多,更強大的雄鷹。

    “別忘了,在巢穴附近的話,那些鷹主、鷹後、鷹王基本上也會出現。”亞森補了一句。

    “求你別說了,我就原路隨便找一點比較值錢的石頭回去交差好了,這鬼地方我再也不想往前多走一步了。”博坦說道。

    “總會有辦法的。”

    大家一片沉默,也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些,免得被那些高處巡邏的雄鷹給發現了。

    ……

    “莫凡,極寒古鷹的幼卵是需要放在極寒極暗的環境下孵化的,那種環境也是司石英最可能孕育的地方,所以我覺得你們要找的東西其實很明確簡單。”南玨回頭對莫凡說道。

    “可我听起來怎麼覺得一點都不簡單?我雖然讀書少,但你也不要認為我不懂生物習性啊,即便是妖魔它們也將自己的蛋啊、崽啊看得比自己命還重要,尤其是下蛋的窩,百分之一萬有超強的鷹主在守著,你告訴我司石英在人家產卵地??”莫凡說道。

    “我只是說有可能有,司石英孕育的條件非常苛刻……如果極寒古鷹的產卵地沒有的話,你們可能得到更深處。”南玨說道。

    “你就別補刀了。”莫凡哭喪著臉。

    現在莫凡心也跟那些鷹巢一樣滿是受傷的窟窿。

    “吼吼吼!!!!!!!!!!”

    正頭疼如何處理眼前情況時,遠處冰雲天窟下忽然傳出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那雄厚的聲顫竟然讓附近山巒上的那些數百年冰川直接斷裂滑落,看上去是整座山的厚厚岩石表層剝落了一樣,嚇得所有法師們急忙遠離這些脫落之山!

    “耳朵好痛!”

    “好強的吼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