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未免也太小覷我的本領了,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我的黃金熊爪撕不開的……”楊格爾正冷笑的吐出這番話時,目光也很自然的落在莫凡的胸膛鎧甲上。

    然而他看到得根本不是鎧甲撕裂,鮮血橫流,莫凡好端端的站在那裏,他那間華而不實的黑色胸鎧上,別說是撕開的碎裂了,竟然連一個基本的痕都沒有!

    依然那麼光滑鮮豔,依然那麼金屬透亮,宛如剛剛從煉化爐子之中拿出來得一樣。

    楊格爾很努力的去回憶,剛纔對方是否使用了什麼魔法抵消掉了自己的這聖熊蠻力,可他分明記得對方是直接吃了他這重爪擊,而且金黃色的爪印爆裂也實實在在的轟在了他的胸口上。

    爲什麼會一點效果都沒有??

    感覺楊格爾的眼睛快要如金魚那樣凸出來了,就是想在莫凡的胸鎧上看到一點他攻擊過留下的一絲絲痕跡,不然這也太傷自尊心了!

    “你這是什麼裝備!”楊格爾放棄了,有些惱怒的質問道。

    莫凡懶得回答,反正很快楊格爾就會親自感受到這套黑龍魔裝帶來的壓迫力!!

    龍骨靴一踏,莫凡化爲了一條黑色藤海而出的蛟龍,充滿力量的殺到了楊格爾的面前,就這速度在沒有使用任何魔法的情況下便達到了一些風系法術的極致。

    莫凡臂鎧握成拳,一時間臂鎧上面那些精密的氣孔吸納着周圍的氣流,最後統統匯聚在了他的拳頭位置。

    整個臂鎧忽然間被賦予了巨龍龍風,就看見拳頭揮打出去的時候,那拳頭衝出來的巨龍龍風翻滾起了一層又一層的毀滅拳浪,生生的將那頭魁梧的黃金聖熊轟得翻轉起來。

    楊格爾好歹以金色的烈焰變爲火焰金盾,這種防禦姿態下即便是一頭君主級的衝撞也可能讓這頭君主自傷好幾根骨頭,可巨龍之拳威力盛過了那些兇猛的妖獸不知多少倍,火焰金盾根本抵擋不住。

    “嘭!!!!”

    楊格爾摔落下來,他的周圍是一片拳風所過的大面積廢墟,就好像真有一頭巨龍揮舞着那垂天之翼從這裏橫行霸道的掠過。

    他渾身痠痛,雙腿有些顫抖的爬了起來。

    由黃金火焰裹成的聖熊獸形出現了一些殘缺,楊格爾不得不咬着牙,儘可能喚醒自己體內更多的聖熊血脈,好讓自己身體看上去不至於那麼半人半熊。

    對方得這套裝束,真得華而不實嗎?

    楊格爾已經不再那麼認爲了,受了傷的他,開始對莫凡產生了一些敬畏之心。

    太輕敵了,老山特說得沒有錯,這是一個強者!

    “龍,除了巨龍,我想不到任何可以與我聖熊相媲美的。”楊格爾非常肯定的說道。

    “算你識貨。”莫凡笑了起來。

    他的裝束不僅是巨龍,還是巨龍之中至高血統的黑龍!

    紅龍、綠龍、飛龍、赤龍都無法和黑龍相比。

    所以除非楊格爾能夠半獸人化得是光明金龍,一頭北歐來得狗熊還遠遠不夠。

    “龍骨踐踏!”

    莫凡一躍而起,出現在了楊格爾的上空。

    有一百米高度,黑色魔裝的莫凡卻猛得投下了一條龐大巨龍的身影,這巨龍真實的盤旋在了楊格爾頭頂上那般,帶給楊格爾無窮無盡的壓迫!

    “嘣!!!!!!!”

    這一踏,山崩地裂,附近幾百座樓房在同一時間化爲了塵,這力量絕對比得上一頭巨龍親臨,河流斷層,山林塌陷。

    楊格爾動彈不得,他站在那踐踏區域,身體隨着地表嚴重下墜,摔至底部的時候,五臟六腑都要被震破了,骨頭不再是痠痛,而是散架!

    沒有這黃金聖熊的體魄,他覺得自己早已經變成了一灘肉泥,好霸道狂野的力量,要知道楊格爾這樣擁有半獸人血脈的強者,已經不能夠稱之爲純粹的法師了。

    在北歐,那些羸弱的法師在他這樣堪比妖魔戰階的人面前,就是一羣可以隨意拍死的蚊蟲,哪怕遇到修爲精湛高超的**師,也如同巨熊與野狗,絕對的碾壓。

    可領教了眼前這個人的暴力手段後,楊格爾才意識到在東方居然還有比他們北歐聖熊更生猛的法師,一言不合就拳打腳踹,招招要命。

    自己出手,人家鎧上痕都沒有。

    人家出手,自己基本上粉碎性骨折。

    這還怎麼打?

    ……

    莫凡順着山林的裂痕,打算將楊格爾這個傢伙給摁死。

    說實話,黑龍套裝如此兇猛是莫凡自己都沒有想到的,畢竟自己連一個法術都沒有施展過啊,完全就是一頭實實在在的巨龍附體,一拳一腳,皆是山崩地裂。

    一團金色的火焰,在岩石的夾縫中搖曳着,莫凡追了過去,將臂鎧轉變爲黑龍之爪形態,腳下的龍骨戰靴也迅速的發生了轉變,與大地交融出了一潭黑色的詭影,這讓莫凡的行動也開始飄忽了起來。

    “跑了??”

    莫凡走近一看,發現那團火焰並不是楊格爾,楊格爾就像一隻把自己裝腔作勢的熊皮給扔在地上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倉惶溜走了。

    “原來強大黃金之血的北歐聖熊纔是土撥鼠,這鑽地洞逃走的本領一般人還真學不來。”莫凡看到不遠處有一個地洞,不禁大笑了起來。

    莫凡可不鑽洞。

    反正楊格爾怎麼跑,基本上就是逃到坪山上面,和他的其他弟兄們匯合。

    莫凡只要順着山道趕上去就好了。

    倒是楊格爾,其實沒有逃多遠,他聽到了莫凡的這番話,那張臉氣成了豬肝色。

    北歐最驍勇的戰鬥組織被人說出了土撥鼠,偏偏還無法反駁。

    “你若敢上來,我會讓你見識見識一下真正的北歐聖熊!!”楊格爾相隔一段距離,怒吼了一聲道。

    “你知道的,我這是魔具,持續不了太長時間,這樣有意拖延跟認輸有什麼分別呢?”莫凡迴應道。

    “所以你這種旁門左道還是無法和我聖熊之血相提並論,何況我們聖熊兄弟本就不單兵作戰。”楊格爾氣得咆哮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