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講道理,這年頭的小朋友很難騙,在小白虎的身上莫凡是徹底體會到了。

    不就是一塊破石頭嗎,又沒有任何味道,不小心還會磕到牙齒,老是放在嘴邊有什麼意義!

    “相信我,我真的是拿來救命的,咱們人類是非常講情義的,你們白虎應該也不會差到哪里去,我把你從極寒古鷹的巢穴之中給帶出來,你作為答謝,就應該把這塊小奶嘴送給我。”莫凡苦口婆心的對小白虎說道。

    “咿嗚~~~~~”小白虎撅起個嘴,完全沒有把莫凡說得這些話當一回事,並且還做出了一副你要是再硬搶,我就一口把東西吞進去的態度。

    莫凡抓耳撓腮,非常的想念小炎姬,小炎姬在的話它跟這頭小白虎應該能夠很融洽的交流,也能夠從小白虎的嘴里騙到想要的東西,畢竟誰還不是一個寶寶呢?

    小白虎不買賬,那是因為在它看來,它就是在極寒古鷹的巢穴里玩,莫凡既然帶它出來了,那就要給它更好玩的東西,否則莫凡就要將它送回到鷹巢幼兒園去。

    “你這小家伙,怎麼可以說話不算數呢。你自己說,我們幫你擺脫了天痕白虎,就把東西給我們,我們冒著生命危險跟天痕白虎做斗爭,到頭來你還耍賴,你們老虎之間都是這麼不講誠信的嗎,天山難道不會為你們感到羞愧嗎?”莫凡說道。

    “咿嗚~~~~~~”小白虎驕傲的抬起頭,一副我是小孩子,做什麼事情都會被原諒的態度。

    硬搶,說實話這小白虎的功力可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弱,要從它嘴里硬搶過來還真有點難。

    至于殘忍一點,莫凡又不是很敢,天痕白虎的面是見過了,自己要是對小家伙有任何的粗魯行為,十有八九是別想走出天山了。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莫凡無奈的問道。

    “咿嗚~~”

    小白虎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它大概是說,帶它玩開心了,它就把東西給你。”蔣少絮湊過來,用心靈魔法大致揣測小白虎的想法。

    蔣少絮似乎說對了,小白虎一個勁的點頭,那圓滾滾的大腦袋像極了一頭肥嘟嘟的熊貓,根本不是一頭老虎。

    “怎麼會遇到這樣一個不怕被拐賣的小祖宗啊,算了,算了,司石英子它手……嘴上,帶著它也等于司石英到手了。”莫凡說道。

    莫凡將小白虎放下,讓它去跟夜羅剎玩。

    同為貓科動物,夜羅剎實在要比小腦斧高冷太多了,完全不予理睬這樣的狂野小屁孩,但小白虎卻是對誰都不陌生的樣子,不停的去玩夜羅剎的尾巴。

    夜羅剎有些火大了,于是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光,瞬間飛竄到了眾人頭頂上的冰雲上,一副要在冰雲上面巡邏的樣子,其實就是想徹底甩開這頭煩人的小白虎。

    “嗖!”

    “嗖!”

    忽然白色的殘影迅速的在冰雲上閃爍,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便看見那頭小白虎已經出現在了夜羅剎的身後,胖乎乎的爪子依然朝著夜羅剎的尾巴伸了過去。

    夜羅剎是最討厭別人踫它尾巴了,被小白虎那麼一揪,它全身的毛都豎立了起來,然後爪子也不由自主的露了出來,凶神惡煞的扭過頭去盯著小白虎。

    小白虎立刻將腦袋抬了起來,一雙瞪圓瞪圓的眼楮就那樣充滿小星星的看著夜羅剎。

    夜羅剎的爪子舉到半空中,卻又不得不收了回去。

    打不得,罵不行,夜羅剎利用自己的速度飛快的躲避著這個小瘟疫,哪知道小白虎的速度一樣很驚人,無論夜羅剎跑到哪里,它都能夠在下一秒追上。

    “這小白虎,還是有幾分實力的啊。”莫凡有些詫異道。

    能夠跟得上夜羅剎的速度,難怪小白虎可以在鷹巢中安然無恙。

    小白虎和夜羅剎玩得很開心,夜羅剎卻是要瘋掉了,為什麼要帶上一個這麼煩人的小東西,像一個小尾巴怎麼都甩不掉。

    好在小白虎是屬于寶寶體質,玩一會,玩興奮了,沒多久就會睡得跟一頭小豬一樣。

    小白虎想睡穆寧雪身上,被莫凡狠狠的拒絕了。

    “那里是老子睡的地方,你一邊去。”莫凡沒好氣的把小白虎抱給了蔣少絮。

    穆寧雪橫了莫凡一眼,對這個臭流氓把話說那麼大聲非常不滿。

    “雪雪,這小家伙的屬性和你很匹配,而且它又特別喜歡你的樣子,你讓它跟你走的話,我覺得它會答應的。”莫凡說道。

    莫凡覺得讓穆寧雪收養小白虎,事情就好辦很多了,司石英分分鐘到手。

    穆寧雪搖了搖頭,一副有心事的樣子。

    “我看你有心事的樣子,跟我說說吧。”莫凡道。

    穆寧雪坐在篝火前,目光注視著那跳動著的火焰,有些走神的樣子,等發現莫凡一直在注視著自己,這才猶豫了一會,開口對莫凡道︰“我的契約是死契約。”

    “死契約???”莫凡從未听說過這樣的概念。

    “隨著冰晶剎弓不斷的修復、完善,它也具備有自己的靈魂,為了讓我能夠更好的駕馭冰晶剎弓,我將我的契約與它捆綁在了一起,以至于我的第三系等于是作廢了。”穆寧雪對莫凡說道。

    關于第三系的事情,穆寧雪很少跟其他人提起,主要是看到了小白虎,當初在天山發生的事情讓穆寧雪始終有些揮之不去。

    “你的第三系是什麼?”莫凡問道。

    “召喚系。”穆寧雪說道。

    “啊??我從沒有見過你的召喚獸啊。”莫凡說道。

    “也是我自己沒有處理好才造成了死契約……”穆寧雪說道。

    “死契約是什麼意思?”

    “我的靈魂與冰晶剎弓捆綁在一起,你也知道冰晶剎弓對我來說就是一種考驗與折磨,一旦我與其他召喚獸簽訂了契約,意味著它也需要承擔這份考驗與折磨……”穆寧雪聲音開始低沉起來,明顯是想到了一些傷心的事情,“你記得秦羽兒嗎,那個被冰封在天山之痕的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