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翼雪狐君是游離者中最為狡詐的幾個了,它從來只會在戰場的附近游走,選擇的目標更是那些實力較弱的、脫離團隊的或者受了重傷的。

    它混跡在冷山雪獸與人類的廝殺中,很多時候甚至完全察覺不到它的存在,若不是有音系法師聆听到了它的呼吸和其他人不尋常的慘叫聲,大家還不知道有些人的死亡根本與冷山雪獸無關。

    “該死的畜生,我要把你的皮剝下來鋪在我的臥室里!!”魯修異常憤怒。

    看著佣兵團成員一個一個消失,幾個領隊更是紅了眼楮,魯修鎖定了翼雪狐君的位置,喚起了一個絢麗燦爛的星宮,金色的星宮快速的運轉,釋放出了更加磅礡的光系能量來。

    “審魔劍!”

    魯修怒吼一聲,讓氣勢雄厚的巨型光之聖劍從藍色的天空筆直的落下,下墜過程空氣中蕩起了一層又一層的金色光暈,將彌漫在這一大片區域的冰霜冷氣給驅散。

    審魔劍落在了翼雪狐君逃跑的地方,翼雪狐君還餃著一名番隊隊長,在看到審魔劍鎖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後,這翼雪狐君半眯起眼楮,腦袋隨意的一甩,竟然將半死不活的番隊隊長給拋向了天空!

    審魔劍帶著強大的灼熱,那位隊長身體還沒有觸踫到審魔劍便被直接灼成了灰燼。

    翼雪狐君打開了四肢,它的四肢與身體連接的部位可以舒展開,變成特殊的滑翔翼。

    隨著一陣劇風吹來,翼雪狐君如一個急速升空的風箏,倒翔而起!

    審魔劍重重的震落,翼雪狐君卻乘著風飛到了天空,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嶙峋的高山冰川後面,再也見不到半點蹤影了。

    “轟轟!!!!!”

    大半塊連綿冰壁轟然倒塌,一串詭異的笑聲從遠處傳來,魯修眼楮死死的盯著翼雪狐君逃走的方向,胸脯劇烈的起伏起來。

    戲耍!

    那翼雪狐君就是在戲耍魯修!

    “審魔劍不是落下之後就無法躲避的嗎?”官魚有些愕然的說道。

    審魔劍是最強大的超階單體毀滅魔法,它在成型前就會釋放出猶如烈日懸掛的強光,強光充斥于目標的上空,讓它根本看不見審魔劍究竟會從什麼地方落下,所以要躲開審魔劍其實難度非常大。

    翼雪狐君若是直接做出閃躲便沒什麼了,非常諷刺的是,它還特意將那位麥龍佣兵團的番隊隊長給扔到審魔劍會俯沖下來的軌跡上,讓魯修親手結果了自己隊員的生命……

    超階魔法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在那些普通人眼里其實就是一道天光閃耀,下一刻就是一道震撼無比的聖劍光影插落大地,卷起一場恐怖的劍蕩,翼雪狐君的行為就等于是在告訴魯修,這種緩慢遲鈍的魔法,我原地跳個舞再走時間都還有剩!

    “夜羅剎,你盯緊翼雪狐君,它肯定還會再來,別讓它再偷走麥龍佣兵團的人了。”江昱對夜羅剎說道。

    翼雪狐君行蹤太過詭異了,躲避能力更是max級別,如果超階光系魔法審魔劍都對付不了它,那其他魔法就更不用拿出來了,眼下只有讓靈速的夜羅剎來牽制它。

    “喵噢!”

    夜羅剎桀驁無比,一般般的對手它是沒興趣的,翼雪狐君很不錯,是一個值得全力以赴的對手。

    “咿嗚~!”

    小白虎的聲音忽然從夜羅剎的身後響起。

    夜羅剎嚇的渾身毛發豎起來,一個驚悚跳,一個空中翻轉,落地之後四肢匍地,呈現出了高度警惕、十足敵意的姿態。

    小白虎睜圓的明晃晃的大眼楮,作為一頭威武霸氣的老虎,它表現出了比奶貓更沒下限的萌氣,這讓凶神惡煞的夜羅剎顯得更像是個壞蛋。

    夜羅剎快瘋了,就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老虎,到底誰才是貓族!!

    “小白虎,我叫的是夜羅剎,沒喊你呢,你老老實實的呆在一邊就好了。”江昱一臉的尷尬。

    這小白虎到底哪根虎弦出了問題,他給夜羅剎下達指令,他小白虎一副比夜羅剎更加積極的樣子……

    “別搗亂,你速度雖然快,但不一定是狡猾的翼雪狐君對手。”阿帕絲總算找到了到處瞎跑的小白虎,趕緊把它給抱了起來。

    “咿嗚!”

    “咿嗚!!”

    小白虎一臉的不情願,在阿帕絲懷里不停的掙扎著,使得阿帕絲那少女之峰呈現壯觀的波瀾,像極了某些男人貪|婪的腦袋。

    “禽|獸!”趙滿延斜著眼楮罵道。

    ……

    冷山雪獸與法師團體廝殺慢慢接近了尾聲,那頭冷山君主殺死了自由神殿的一名探險家後,終于選擇了逃竄。

    冷山君主一旦退敗,其他冷山雪獸自然不會再捍衛它們這個被進攻的巢穴。

    只是,游離者們卻不會輕易放過戰敗者,冷山雪獸一哄而散的時候就變成了一場狩獵游戲,游離者們開始瘋狂的追逐。

    每一個冷山雪獸都是統領級,能夠在其傷痕累累落荒而逃的時候發動攻擊,遠比平常與它們奮力廝殺要容易多了。

    “看到了沒有,如果逃的是我們,我們就會成為那群游離者的獵物,到現在這種情況哪里還有退路!”獵王亞森語氣加重道。

    “可是我們也損失太大了。”博坦無奈的看著遍地尸體。

    那位探險者是博坦的老伙伴,就這樣被砸扁在一個冰坑里面,心里格外不是滋味。

    “總比全部都死在這里好。”亞森說道。

    游離者們相當惡心,它們永遠優先選擇弱者。

    冷山雪獸的巢穴被法師們合力摧垮,它們便迅速的將那些企圖逃走的冷山雪獸們給殺死,本身在這場戰斗的外圍就布滿了這些游離者,因此徹底喪失了斗志的敗者其實就等于是往游離者們嘴里送。

    “它們……還是沒有打算散的意思。”克勞普說道。

    “我們不死,它們不會散的。你們也看到了那些冷山雪獸的下場,所以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能表現出我們喪失了戰斗力,得告訴它們,我們還很強,讓它們不敢輕舉妄動!”亞森說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