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能原地休息,整個冰谷彌漫著的血腥味很可能引來更多的君主,他們必須拖著疲憊的身體繼續前行。

    留下滿地的尸體,雪白色的世界里多了一抹抹觸目的鮮紅色,一排排血色的腳印。

    心悸的吼叫聲始終徘徊在耳畔,天山讓人無比絕望的便是這種感覺,被冰寒壓迫得連閉上眼楮都不敢睡去,害怕再也醒不過來。

    明明是勝利者,卻還像是在一個鐵柵欄里的牛羊,隨時擔心鐵欄桿會倒下,捕獵者將一涌而上!

    這一戰過後,法師聯盟明顯頹敗了許多,高階以下的只剩下那麼幸運的幾個,並且能不能活著還要看是否被游離者盯上。高階以上的,存活率一樣得不到任何保障,在城市里,在某些妖魔之地,高階法師往往可以無所畏懼,可這里是天山之痕,任何一頭生物的實力都要強于高階法師,只要落單,必死無疑!

    至于超階級法師,法師聯盟里超階法師也不算少數,可他們一樣神經緊繃著。無論是前方將遇到的妖魔還是那些游蕩在附近的捕獵者,都不缺狡詐無比的君主級,這些君主級同樣具備秒殺超階法師的能力,它們擁有相當成熟的追獵本領,一步一步壓迫著法師們的內心,讓法師們陷入不安、恐慌,最後自亂陣腳。

    “好冷……”

    “使用魔法吧?”

    冰川帶來的冷意嚴重滲透,本身冰寒就是一種緩慢侵入的過程,隨著時間的流逝,每個人的皮膚、肌肉都出現了很明顯的凍傷狀。

    身體越來越僵,那種冷已經到了被什麼東西狠狠刺到骨髓里的程度,意志力再強的人也會被徹底消磨。

    “不能用魔法!”亞森重重的說道。

    “我的身體已經沒有知覺了,再不用魔法……”一名獵人大師說道。

    “我們消耗了魔能,那些游離者就會察覺到我們在變弱,難道你以為它們沒有看出來我們的那份強大只是一層薄紙嗎,只要撕破,所有人都別想活命!”亞森說道。

    “那總比凍死強!”

    “是啊,我們真得沒有知覺了,不用魔法抵御寒冷……”

    “堅持住,還有一線生機,一旦將魔能消耗掉,必死無疑!”亞森冷冷的說道。

    “現在我們哪里還能夠在意那麼多,你讓我們結盟,告訴我們天山聖蓮的位置,到頭來無非是要我們這些人作為你們這些超階法師的炮灰,我們一個接著一個死在路上,也不見你們使出全力……我們當然不希望消耗魔能來暖身子,可我們眼下我們隨時都會被凍死,何必這樣死撐著幫你們震懾游離者?”逆鳥獵人團的莊啟說道。

    “說得是!你們這些超階法師,壓根就沒有把我們當人看……反正到頭來能活下來的只有你們,天山聖蓮也歸你們。”馬上就有人回應道。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想,本身是你們自願進入天山之痕,來之前我們也說過這里非常危險,九死一生……”亞森說道。

    “既然你總說我們是一個團體,現在我們這些修為低的都快被凍死了,你們這些超階法師是不是應該犧牲一些魔能,來為我們支撐結界!”莊啟接著說道。

    “這……我們魔能消耗的話,怎麼對付君主級生物?”亞森道。

    “呵呵,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們還在保存實力,大家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我們拼死給你們開路,現在我們熬不下去了,你們就應該站出來!”

    “對,你們超階法師應該站出來!”

    幾個領隊人面對這麼多人的質疑,臉上的那種大義凜然也有些掛不住了。

    事實確實如此,進入到天山之痕後,修為低的人死亡率大大提升,口口聲聲說團結在一起,到頭來只有超階法師們可以活到最後。

    抗議的人越來越多,亞森、邢輝、趙康等人越發難以控制局面。

    他們不能失去這些高階法師,高階法師依舊佔據了整個團隊的大人群,他們離開的話必定會導致游離者們發起總進攻。

    倒不是他們這些超階法師敵不過游離者,而是跟游離者們廝殺後,他們自己也元氣大傷,能不能活著回去就真不好說了。

    一番爭斗後,最終亞森等人還是選擇了妥協。

    超階法師必須為高階法師們支撐起結界,抵御寒冷與冰風的折磨。

    “誰都不傻,被當槍使做炮灰也得有個限度。”莫凡說道。

    “我們也是超階,豈不是也要給那些人支撐結界?一路上大家都沒有什麼休息,魔能哪里夠用。”趙滿延說道。

    “南玨、蔣少絮、官魚都還只在高階,何況麥龍佣兵團確實給我們鋪了路,用魔能來保障他們也是應該的。”艾江圖說道。

    “反正我又不會什麼結界類技能,你們自己看著辦。”莫凡賤賤的說道。

    “你他媽魔能最多!”趙滿延罵道。

    莫凡那麼多系,在戰斗的時候他總是會交替著使用,要說誰保存了最多的實力,肯定是莫凡這個家伙。

    穆寧雪實力也非常強,可她出現了一個很嚴重的情況,魔能不足!

    冰系、風系,一共就兩個系,哪怕全程只使用初階、中階魔法,一樣無法支持這樣漫長的戰斗。

    “唉,南榮婊討厭歸討厭,這個時候來個精神祝福,不需要一天的時間魔能就可以恢復大半,我們這次來天山還是準備不太充足啊,沒有治愈法師,沒有祝福法師……”趙滿延嘆了一口氣。

    畢竟不是國府,什麼系都可以齊全。

    治愈系勉強還有那麼幾粒,祝福系是不可能有的了,那是帕特農神廟的專屬,也難怪帕特農神廟擁有幾乎媲美最頂級魔法協會的地位。

    “老趙,你的第四系不是也還沒有覺醒嗎,要不我讓心夏給你開個通行證,你去試一試能不能覺醒個祝福系?”莫凡忽然想到了這點,提議道。

    “臥槽,憑什麼我要當輔助,老子十六歲的時候就立志要成為這個世界上最牛x的毀滅法師,誰敢斜著眼楮看我一眼,我就給他來一個大慈大悲禁咒灌腸,結果第一系給我來了個光系,第二系尼瑪水系,第三系他娘的岩系,要是第四系再不給我來個強攻系,我卸載我自己了好吧!”趙滿延義憤填膺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