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難不成……他們說的那個異端其實就是秦羽兒。”莫凡忽然間意識到了什麼。

    “應該是。”穆寧雪點了點頭。

    “媽的,還以為是街頭遇見的那個危險分子。”莫凡說道。

    “那可能不是他們的主要目的。”穆寧雪說道。

    秦羽兒是異端,異裁院似乎得知了她從天山冰痕中逃脫出來的消息,于是在神都拉薩匯合,並直接殺入天山之痕內。

    只是,讓莫凡非常想不明白的是,秦羽兒為什麼會回到天山之痕,是被異裁院的人押解到這里嗎?

    “會不會是他們在城市里將秦羽兒拿下,押解到天山之痕後,這個冰域讓秦羽兒實力大增,他們控制不住秦羽兒,于是才大戰起來?”莫凡揣測道。

    “大概吧,沒有想到異裁院的人始終都不放過她。”穆寧雪眼含憤怒道。

    穆寧雪很少會被其他人的事情觸動,但同病相憐的秦羽兒卻是她始終記掛著的,異裁院當年已經犯下了讓人無法原諒的罪惡制裁,過去了這麼多年卻還沒有打算放過她。

    秦羽兒要的只是自由,僅此而已,他們這樣咄咄逼人讓穆寧雪對異裁院更添憎恨!

    “寧雪,那個人……”蔣少絮低聲在她耳邊說道。

    穆寧雪往更遠處看去,發現除了異裁院的四名強大裁教、女賢者佩麗娜之外,還有身穿著熟悉族衣的冰系男女。

    這兩個人站得比較遠,被一面冰脊給擋住了,秦羽兒將那冰脊給打碎了之後,他們才落在其他人的視線中。

    “是你們穆氏的冰鸞者、冰鳳女!”蔣少絮說道。

    穆寧雪點了點頭。

    這兩個人穆氏世族的人沒有不認識的,他們是親兄妹,分別具備最強大的冰系天賦——冰鸞之力與冰鳳之力!

    他們是穆氏最具代表的兩名冰系法師,完美的天生天賦,完美的冰系世族,基本上如他們所擁有的能力一樣,是人中鸞鳳。

    “你怎麼了?”莫凡握著穆寧雪的手,卻感覺她的雙手在輕微的顫著,就連眸子也在晃動。

    “就是他們將我逐出穆氏,並要求我和父親改姓氏的。”穆寧雪聲音都帶著寒意道。

    與穆婷潁之間的斗爭,那都像孩子之間的打鬧一樣。

    穆婷潁在穆氏只算是年輕一輩,她只是一個將來會被扶持起來的人,在沒有穆賀事件之前,穆婷潁是穆寧雪的替補而已。

    真正讓穆寧雪感到屈辱,感到憤怒的絕不是一個小小的穆婷潁,正是穆氏這兩個極有裁決權的冰鸞者和冰鳳女!

    這兩個人掌管穆氏族內大小事物,尤其是年輕一輩的培養,基本上是他們兩個說得算。

    被拋棄。

    被取代。

    這些只是讓穆寧雪走入了低谷,可最無法容忍的還是在威尼斯,那妄想剝奪自己一切、包括生命、靈魂的決定!

    潘西是他們的左膀右臂,決定將冰晶剎弓從自己靈魂中剔出,讓自己變成一個初階魔法都無法使用的廢人的正是他們!

    冰鸞者,穆飛鸞。

    冰鳳女,穆隱鳳。他們以自己能力的化形命名,從出身就透出了與他人強烈的高貴不凡,事實上他們幾十年來也一直都這般高高在上!

    “他們……”

    “多半是異裁院的人知道秦羽兒冰系過于霸道,于是請來穆氏這兩個頂尖高手來協助他們緝拿。能夠和異裁院的人交好,穆氏當然求之不得。”穆寧雪對這兩個人帶著極深的痛恨厭惡。

    她要擊垮穆氏,正是由這兩個人一手遮天的穆氏世族。

    唯有將他們拉下神壇,穆寧雪才能夠消除當初在威尼斯那承受的巨大屈辱與悲絕!

    “絕不能讓她逃走了,禍患無窮。”一名裁教高聲說道。

    四名異裁院裁教負責正面進攻,冰鸞者與冰鳳女顯然是在掌控冰雪領域,他們在利用自己的魔法不斷的壓制著秦羽兒與生俱來的冰魂之力,不得不承認的是,冰鸞者與冰鳳女的天生天賦一樣非常變態,兩個人合力之下,讓秦羽兒的天生天賦被鎖得非常厲害,不然在天山之痕這樣的極端冰域下,任憑四大裁教實力有多強,都絕不可能與她纏斗這麼長時間。

    “神仙打架啊,我的天……”江昱看得目瞪口呆。

    和這些人的魔法比起來,他們這些人的超階簡直螢火之光,最重要的是他們每個人似乎都具備著極強的某種禁力,與尋常魔法呈現截然不同的效果。

    “秦羽兒的冰系魔法好頻繁,她是怎麼做到的?”莫凡說道。

    本以為是一打四,可看到穆氏兄妹,還有女賢者佩麗娜後,莫凡駭然的發現秦羽兒這是在一打七,面對七個人的各種攻擊,她的魔法快得好像沒有任何起手勢,信手拈來,有一種冰雪塑造、凝聚、毀滅全在她一念之間完成的感覺。

    “秦羽兒被遺棄天山的那些年,她掌握了不需要描畫任何星軌就可以使用冰系魔法的能力……異裁院也以這一點定她為異端。”穆寧雪對莫凡說道。

    “不需要描畫星軌??那不是等于魔法全自動步槍???”莫凡感到不可思議道。

    星軌、星圖、星座、星宮,這些可是魔法的本源啊,沒有它們的連接,哪有魔能的傳導與輸出?

    如果連高階魔法、超階魔法都可以在一念之間完成,這個秦羽兒即便修為上沒有那些人高,也可以在施法速度上完全碾壓,難怪異裁院會對秦羽兒這麼的忌憚,她具備的能力實在太違背人類了。

    “但是,你沒有看出來,這些人其實並沒有打算取勝,而是在不斷的磨耗?”穆寧雪說道。

    “噢噢,她只有冰系的話,意味著她的魔能會非常有限,這些家伙七個打一個,居然還使用這麼卑鄙的手段。”莫凡有些憤慨道。

    很顯然,秦羽兒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她一直在尋找機會從這七個人的圍困中擺脫出來。

    (跑去辦各種小寶寶的手續,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證明材料,疫苗、上戶,忙了一整天,人都快崩潰了,怎麼辦點事情就那麼的難嘛!今天太累了,大家先看一章解解饞,明天三章一起更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