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凡雪山大難,人卻不散。

    這足以證明這些年穆寧雪和衆人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人真正感到惶恐的是不知所措,看到別人逃走,似乎有一條早就安排好的逃走方案,而你沒有,不知該去哪,又眷念不想離開,於是慌張的失去自我。

    可一旦看到那麼多人都不願意走,都想要拾起武器與敵人抗爭,那麼惶恐不安反而會逐漸消失,不需要去做過多的思考,要做的就是捍衛,戰鬥到精疲力竭,有的時候觸及內心深處的事情,人反而會變得簡單,執着!

    之所以選擇凡雪山,是不想再顛沛流離,既然如此爲什麼還要在這個時候選擇所謂的退路?

    心已經屬於了這裏,可以享受這裏的繁榮,更應該經受得住突如其來的劫難!

    穆寧雪起初看到木匠大叔、顧盈、巡邏隊長等人的時候,以爲留下的僅僅這麼些人了,卻沒有想到整個凡雪山正式納入的成員有上千人都在後山備戰。

    縱然是內心有一座冰山,也會隨之化開,美眸中泛起了一絲溼潤。

    這纔是凡雪山,自己想要的凡雪山,有靈魂的,而不是一座空殼華麗的城!

    “你們要和他們開戰??”黎東有些不敢相信。

    莫凡這傢伙傲慢自大就算了,爲什麼凡雪山這麼多人都跟他一樣,搞不清楚局面嗎,山下有多少遠近馳名的高手他們難道不了解嗎,就凡雪山這些蝦兵蟹將,估計衝出去沒幾分鐘就瓦解了!

    “你看我們哪個像是要投降的?”勺雨對黎東說道。

    “可是……你們也算是合理合法,享受國家庇佑的正統世家,你們交出了那件寶物,他們就沒有恰當合理的理由,一部分勢力終究會有所顧慮的啊,這樣你們也不至於覆滅,頂多答應一些他們要的條件,傷筋動骨,總比變成一具屍體要好!”黎東仍舊想要說服衆人。

    “黎東,凡雪山的處境其實並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在飛鳥市要成爲基地市的那一天,就有相應的官員想盡各種辦法,用出無數卑鄙的手段要收回凡雪山這塊土地。如果你以爲僅僅只是趙京想要我們手上的這件東西,那就小看這些人了。凡雪山這天遲早都會來的,不過是趙京牽了個頭。”白鴻飛對這整件事看得非常透徹,畢竟他也在大世家中,耳濡目染,局勢又怎麼會看不清?

    黎東深呼吸了一口氣。

    靜下心來,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的去想。

    凡雪山在許多官員、議員的眼中確實是一塊大肥肉,包括他們大黎世家也一直想要吞佔。

    凡雪山這天,遲早會到來。

    地火之蕊不過是一個藉口。

    沒有趙京,還有有什麼李京、周京、吳京,凡雪山要麼經歷一次蛻變,徹底成爲飛鳥基地市不可以隨意撼動的大世家,要麼在如今相互吞併的勢力角逐中消亡。

    黎東啞口無言。

    一隻身上泛着特殊月色熒光的靈蛾撲打着翅膀,靈巧迅速的飛到了俞師師面前。

    俞師師伸出手,讓靈蛾落在她乳白色的手背上。

    “他們上來了。”俞師師對大廳內的衆人說道。

    “走吧,找個風水好的地方跟他們開戰。”莫凡說道。

    “就在前山的梯田戰場吧。”穆寧雪說道。

    凡雪山的前山築造了許多戰場、試煉場、訓練地,本身穆寧雪自己就是一個注重武力的人,凡雪山別的什麼場地估計不多,鬥場與訓練場卻隨處可見。

    梯田戰場倒不是真的梯田,而是類似於梯田那樣一塊塊順着山的坡度錯落在山間,戰場大小不一,小的類似於足球場那樣供給魔法師們聯繫法術,大的也有達到一塊高爾夫球場的豪華規模,這樣錯落不一的連在一起,也是相當龐大的面積。

    趙京、林康的人馬好歹是打着官方旗號,他們當然不會在新城城區的地方和凡雪山開戰,正好這片山林也足夠開闊,不適合居住,卻適合做戰場!

    “趕來的,一個都不放過。”莫凡對衆人說道。

    “額……雖然聽上去有點誇張,但我們確實需要這樣的氣勢。”

    ……

    走出凡雪山莊,整座山莊建築羣落也有結界保護着的,只不過大家並沒有龜縮在結界之內,而是全部走出了結界的保護範圍,直接在梯田戰場與敵人碰面。

    這邊是一大羣人,凡雪山一座火焰山與一座冰山的標誌非常整齊,當一兩千人在高處山嶺上擺開迎敵之姿的時候,山下那些正不斷往上涌的軍團人員也不由呆住了。

    “這凡雪山,怎麼還這麼多人,不是聽說跑光了嗎??”城北軍團的副團長詫異道。

    “跑的好像都是外圍人員,這些人是凡雪山的正式成員。難怪都說凡雪山是一羣不知天高地厚的瘋子,今日一見果然如此,他們到現在還沒有分清楚局面,螳臂當車!”南榮煦笑了起來。

    南榮倪的臉色卻很難看。

    她其實更希望看到的是凡雪山人去樓空,只剩下硬骨頭穆寧雪一副倔強的樣子在那裏悽慘的撐着。

    穆寧雪到底是一個妖孽,蠱惑人的本領無人可及!

    “我們又見面了,可曾想好如何向我求饒,我趙京也不是什麼窮兇極惡之徒,只要你們把東西交出來,把凡雪山交給林康,你們這一山的人想去哪就去哪。”趙京消瘦的臉頰露出了笑容來。

    在瀾陽市外的時候,這幾個人並沒有意識到他趙京是什麼人物,相信他們現在已經醒悟,可晚了!

    “本以爲你是一個強者,一個敢搶,就拿出真正本領來搶的,沒有想到也不過是玩弄一點權術陰謀的廢物罷了。也無所謂了,我不能強求每個人都跟我莫凡一樣,堂堂正正,靠硬實力跟別人說話。”莫凡無奈的搖了搖頭,一副對趙京相當失望的樣子。

    趙京聽罷,臉色就沒有剛纔笑容滿面時好看了。

    越是有本事,越是狂妄的人,越是不願意在實力上被人踐踏。

    他趙京有今天,可不是靠富可敵國的趙氏,靠得是他自己的本事也野心。

    但不爽歸不爽,趙京還不至於幼稚到氣急敗壞的指着莫凡鼻子說:“我們來單挑,輸了我就退兵”。

    他心高氣傲,可這心高氣傲又不耽誤他的不擇手段、唯利是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