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噗!!!”

    頭顱刺穿,鮮血卻與他四肢上的劍口位置一起流淌,殷紅血液濃稠流淌,溢入到了太極圖的曲軸上,將陰陽分得更加清晰!

    像是一場精心策劃好的祭獻,曹小寒在血泊之中,那張臉仍舊拼命的想要仰起來。

    曹小寒生命力相當之頑強,他沒有即刻死亡,他執着的想要去看一眼穆寧雪!

    村子裏的一些屠夫,他們在屠狗的時候有的時候也會將它的四肢給釘住,狗的命很賤又很頑強,即便給予致命一擊有的時候也會反咬反撲。

    曹小寒怎麼都不會想到今天自己居然落得了這麼一個下場,最不甘的是,除了一開始穆寧雪走向自己的時候,曹小寒還能夠看到她傾國傾城的姿容,幻想着將她抱在自己的牀鋪上美滋滋的睡覺,此刻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都只看到那柄劍,鋒利雪白,還有那踩着劍柄的足靴。

    明明是一隻纖細柔美之足,卻……

    山林本就寒冷,此刻變得更加冰涼!

    太極圖上,銀絲女子踩着一柄懸浮垂劍,垂劍下是一具鮮血流淌的強者屍體和一大塊令人心生畏懼的太極圖,穆寧雪傲人的身姿與那冰冷的氣質完美結合,組成了一幅唯美又詭譎畫卷!

    再看一看曹小寒。

    這個在磺島潛心修煉二十五年的隱士強者,曾經殺死過血海魔主的一鳴驚人的天縱英才。

    刺穿後顱,卻在生命最後一刻還要強行扭轉腦袋往上看,那無法瞑目的眼角往上,臉部因爲痛苦扭轉,留給人們的正是一張畸形而又恐怖的側臉。

    卑微、悽慘,確實與路邊不知何等原因慘死的流浪狗沒有什麼分別。

    “好……好狠!”

    南榮煦深呼吸一口氣,最後吐出了這句話來。

    “竟然如此心狠手辣,空有一副美麗皮囊,心如毒蠍!”趙氏的三位客卿說道。

    磺島父子,剛入世便名聲大噪,可現在卻只剩下了一個絕望到發狂的曹林鋒,感覺他在這瞬間頭髮花白,面孔蒼老,一雙眼睛煥發出來的光歹毒到了極點。

    二十五年,整整二十五年,他爲了將自己兒子曹小寒培養成這個世界的天才,捨棄了大都市的一切他唾手可得的誘-惑,在一個偏僻荒蕪的島嶼村莊中苦心栽培。

    哪想到就這樣慘死在了一個女人的冰劍下,還是死得毫無尊嚴,連一條土狗都不如。

    實在狠毒,實在冷血,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這種女人!

    曹林鋒已經發狂了,他身上涌現出了淡褐色的光芒,他之前就已經衝入到了太極圖附近,太極圖的壓強減弱之後,曹林鋒便徹底幻化成了一隻山林兇豹,撲殺向穆寧雪。

    不過很明顯的是,曹林鋒是一個優秀的老師,卻不是一個優秀的戰鬥法師。就像很多足球教練他們在賽場上其實連業餘選手都不如,卻總是可以培養出完美選手一樣……

    他的實力,不如他的兒子曹小寒,光芒不夠強盛,光所形成的豹子也不夠威風。

    穆寧雪腳下的太極圖開始轉動,形成了一股凜然的太極風暴,直接將曹林鋒給攪捲了進去。

    曹林鋒的那光芒形態快速的瓦解,身上的皮肉被撕開,幾秒鐘不到時間就滿身是傷。

    “嘭!!!”

    片刻後,曹林鋒跌落到人羣,血肉模糊,已經看不出半點人形了。

    這一次穆寧雪依舊沒有任何手下留情,曹林鋒的悽慘不亞於他的兒子曹小寒!

    “穆寧雪,你簡直是個殺人如麻的女魔頭!”南榮倪盯着穆寧雪,憤怒無比的指責道。

    殺人如麻。

    女魔頭。

    又正好一頭銀髮!

    磺島父子的慘死震懾住了所有人,一時間軍團、傭兵團、其他勢力聯盟開始騷動。

    面對這些人的指責與唾棄,穆寧雪冰冷的臉龐沒有半點情緒。

    她看着這羣人,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告誡道:“凡雪山爲私人領土,踏入者一律可以處決。這是這座城建立之初就擁有和執行的法律。”

    任何一個世家都擁有一片神聖之地,受國家保護,受魔法協會的保護,不經允許踏入者都可以處決,更何況曹小寒還是先使用毀滅魔法的那一個,重創了一名凡雪山的巡邏執法人員!

    在幾年前一切還穩定的時代裏,審判會將穆寧雪帶到審判法庭上,她也可以無罪釋放,更何況是現在這個混亂的海妖時代,逐漸走向末世,真正的安寧一定是建立在更殘酷的廝殺中。

    舉兵圍剿他人家園的時候不提道義,遭到了主人的制裁時卻說出了這番話來,也確實可笑。

    都是成年人了,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就應該考慮到後果,而不是仗着實力高強就四處撒野,言語輕佻侮辱,行爲更齷齪下-流,假如對方只是一個誤闖者,穆寧雪勉強留他一條狗命,但曹父子卻是前來圍剿凡雪山的先鋒大將,是要凡雪山覆滅的敵人。

    ……

    “城主好強啊,曹氏父子在超階裏面應該也算是有兩把刷子的,就這樣被斬了!”凡雪山成員一個個呆若木雞。

    他們所有人都知道穆寧雪天賦異稟、修爲驚人,實戰恐怖,卻從未想到一出手居然是以碾壓之勢將敵人兩名先鋒大將直接給斬殺於冰劍下!

    看到那個出言不遜和行爲猥-瑣的曹小寒死在太極圖下,更感覺一口惡氣徹底吐了出來。

    凡雪山城主,不可褻瀆的女神穆寧雪,也是你們這些狗東西可以隨隨便便侮辱的,死不足惜!!

    “喜歡裝B,剛從籠子裏跑出來不學做人先學做狗,惡犬就該用對付惡犬的辦法!”趙滿延大大咧咧的罵了起來。

    這個曹小寒,從一開始就給人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具體哪裏不舒服又說不上來。

    還是穆寧雪處理事情乾淨利落,宰了,懶得和狗多BB!

    “莫凡,有的時候我真覺得你是吃軟飯的。”趙滿延一臉嫌棄的看着莫凡,道。

    莫凡自己也沒有怎麼反應過來。

    一般來說,女人被調戲了,那都是身邊的男人暴脾氣上來暴揍對方,可在穆寧雪和自己這裏有那麼一點不太一樣,穆寧雪下手比自己還快,手比自己還重。

    哪需要男人什麼事,旁邊喊666就可以了。

    “那個,其實我第一次見到穆寧雪的時候,也是想每天抱着她睡覺。”莫凡尷尬而又小聲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