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穆白沒來的阻擋這澎湃無比的黑河衝擊,猛的回頭朝着趙滿延大喊了一句:“老趙,擋住它,這黑河水有化屍效果!”

    黑河水死氣濃郁到了極點,普通人只要沾到,就會全身腐爛,裏面的肉也跟屍肉那樣僵化,假如再在黑河水了裏浸泡一陣子,一個好端端的活人就會立馬變成水中屍鬼,擇人而噬!

    凡雪山中也不是所有人修爲都達到了高階、超階,其中還有不少是中階年輕的法師,他們又哪裏可以抵擋得了這種黑河之水,一旦被捲進去,必死無疑!

    趙滿延反應慢了半拍,主要是他沒有想到林康明明在針對穆白,卻忽然間對凡雪山的其他成員下手。

    不過,一個走防禦路線的魔法師,怎麼會沒有一點應急的手段。

    “對付洪水,就要用鎮洪碑!”

    趙滿延快速的完成了土系星宮,他的施法速度非常快,看得出來這些年在基本功上是有花時間苦練過。

    星宮成立,一塊煥發着黑褐色光暈的石碑出現在了凡雪山衆部面前,碑大小隻相當於某些街道上的廣告牌,這相對於那足以將山林覆蓋的黑河而言就是一塊河中鵝卵石,極其卑微。

    偏偏就是這樣一塊小小的石碑,上面古老的龜紋彷彿沉澱着神力,滔滔黑河水在翻涌到石碑面前後便像是碰撞到了一座無形的山體屏障,紛紛改變了方向。

    似一條廣闊的江河正好抵達了一個急轉河灣處,澎湃的河水在某種神祕的力量下迅速的轉變方向,無論是多麼洶涌,又蓄積多少水力,都不會溢入岸上。

    “好碑,怎麼做到的??”白鴻飛驚訝的問道。

    “彎道飈車的人都懂,不過是藉助一點土系離心力。”趙滿延擺出了一副很有學問的樣子。

    趙滿延改變了黑河流道,本身黑河就是逆向的,由下而上的衝向凡雪山,趙滿延給它們修了一條返回去的河道,一時間洶涌可怕的黑河直接朝着城北的軍團撲去了。

    城北軍團一看到黑河如山中猛獸羣下山,嚇得紛紛後撤。

    城首林康臉色鐵青,轉頭罵道:“怕什麼,那是我的法術,難道還敵我不分不成!”

    說着,林康將鐵墨筆一收,就看見天空中那些濃稠的墨雲匯聚成了一個漏斗狀,紛紛被吸入到了林康的鐵墨筆筆尖處。

    他的筆尖,剛纔還是花白色,吸納了墨雲後迅速的變成了黑色,像是將紙張上的墨水給吸走了。

    墨雲一消失,陰兵也隨之渙散,可怕的古代戰場不見了。

    下一秒,洶涌黑河也詭異的消融,那一切震撼的墨筆森羅領域都如海市蜃樓那般被天光給衝散。

    “看來這些年爲官,你林康也大不如前啊,對付一個小後生居然還處處受限。”趙京忍不住嘲諷了林康一句。

    林康冷着臉,之前聽聞白判官說法的時候,林康便感到荒唐可笑,現在的年輕小鮮肉沒事就是喜歡碰瓷,非要拿到公衆面上做一番對比,無非就是蹭熱度蹭知名度。

    打心底,林康就瞧不起這個白判官。

    不過今日交手,林康反而收起了這份輕視,還算有那麼一點本事!

    這樣更好,這說明他手中的那支冰筆蘊含的能量非常大,配得上自己器皿進階時的材料。

    “沒看見後面那金毛出手了嗎,你趙京要是有足夠大的本領,不應該在瀾陽市外就將他們一網打盡,何苦召集這麼多勢力一起攻打凡雪山??”林康反諷道。

    “哼,若不是鯊人酋長,我怎麼可能放他們活着離開!”趙京說道。

    鯊人酋長救了這些傢伙性命而已!

    “兩位首領,我有法術,可以短暫的提升各位的能力,這種時候還是齊心協力,儘快將凡雪山這些賊匪掃平,免得其他勢力干涉進來後,更難以清除。”南榮倪走來,一臉嚴肅專注的說道。

    凡雪山有救兵,白家、東方世家、牧家怕是已經從魔都趕來,最重要的是南榮世家已經有長輩告知,一支國家力量正前來,不出半天必接管這片混戰,所以留給他們的時間只有半天,不能拖下去!

    趙京自然清楚,那國家力量就等於是鯊人酋長,一旦現身必定很難再進行爭奪。

    “久聞南榮世家南榮倪精通祝福奧義,倒不是說這個南翼魁首穆白能夠和我抗衡,只是他死死防守拖延時間太過狡猾,依我看還是儘快解決戰鬥爲好!”林康當着衆多手下的面,自然威風不能丟。

    “大局爲重。”南榮倪很配合的說道,嘴角輕輕挑起。

    林康本身就有實力,看得出來和穆白的對抗上,他林康是佔據一些上風的,只是一時半會攻克不下。

    這種情況下,他南榮倪只要稍稍施加一些祝福之力,實力拉開差距之後,穆白肯定承受不住。

    “這是雙項祝福,可以提升城首兩大魔法系的能力,增幅大概是五成,不過時間有些短暫。”南榮倪手指在輕快的舞動着,指縫間有乳白色的光,正一點一點的沐浴在林康的身上。

    “五成!!”連趙京都有些驚詫,可以直接提升兩個魔法系的五成實力的,這樣的祝福魔法簡直就是天賜神力啊,要是能夠時刻帶在身邊,很多不敢闖的兇險寶地,趙京也敢嘗試了!

    趙京眼睛裏不由的閃過一絲對南榮倪的熱切。

    而獲得兩系增幅的林康,更是容光煥發,握着手中的鐵墨毛筆信心成倍提升。

    “白判官,哼哼,我要這個南部,只有我林康一位真正的鐵血判官!”林康再一次向前。

    他衣裳舞動,筆尖指向穆白,頓時陰風大作,即便不用寫出那個“亡”字,也可以統帥天幕,那些原本呼喚不出的亡魂鬼將統統發出嚎叫聲,不需要自己祭獻什麼,它們便願意爲自己出戰。

    這前所未有的感覺,讓林康頓時仰頭大笑。

    陰兵??

    這一次它將號令的是陰曹鬼將!!

    亡靈與詛咒,林康得到的兩系增幅讓他開啓了一扇更加恐怖的判官鬼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