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司石英!!!”

    莫凡差點大叫出來,可當他發現那個從雪幕中走出來的人後,臉上的喜悅之情馬上就變得別扭起來了。

    穆飛鸞從里面走出來,一邊走還一邊把手上的司石英拋起來接住,純當無聊丟著玩,結果迎面撞見一個表情怪異到了極點的莫凡,臉上的輕松逾越也馬上消失了,冷哼一聲道︰“別擋著道,今天我們不收拾你不代表我們真的會放過你!”

    莫凡眼楮盯著穆飛鸞手上的司石英,說來也是奇怪,小白虎的唾液一直還殘留在司石英上面,過了這麼久都沒有干燥掉,穆飛鸞似乎非常愛護自己的手掌,發現司石英上的這些滑滑黏黏的東西對自己的雙手挺有保護作用的,還用司石英把自己手背也滋潤一遍。

    拿小白虎的口水當護手霜??

    莫凡也是相當佩服穆飛鸞的品味。

    “你為什麼拿我寵物的奶嘴石去潤手,我們之間雖然是有一些恩怨,可你穆飛鸞也算是穆氏了不起的人物了,搶我寵物的奶嘴石干什麼?”莫凡挑起眉毛來,對穆飛鸞說道。

    穆飛鸞愣了一下,眼楮立刻盯著自己的手掌。

    小白虎的口水像米糊,在寒冷的冬季根本不會凝結,也根本不會風干,其實很多時候白虎們也是用自己的口水來梳理爪子,保護自己爪子的。

    莫凡發現穆飛鸞明顯不知道自己手上的東西是什麼,只是當作一種可以把玩的鵝卵石,于是靈機一動,開始惡心穆飛鸞。

    也不是惡心穆飛鸞,穆飛鸞確實就是在拿小白虎的口水涂在手心手背上……

    穆飛鸞不是傻子,莫凡說什麼就信什麼。

    有趣的是,小白虎相當配合,張開還沒有長齊虎牙的大嘴,滿嘴哈喇子就順勢從嘴邊漏了下來,還特意當著穆飛鸞的面歪著腦袋,讓穆飛鸞看清楚那些從司石英上面分泌出來的滑潤護手霜其實是它長期含在嘴里留在司石英一些細孔里面的口水。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趕緊讓開,不然我對你不客氣!”穆飛鸞表情難看,但還是死不承認的樣子。

    莫凡笑了笑,優雅的給穆飛鸞讓了道。

    穆飛鸞快步前行,之前他非常瀟灑的用意念將面前的大雪之幕給拉開,片葉不沾身的行走,可能是因為被莫凡和小白虎給惡心的腦子凌亂了,雪大朵大朵的往它腦袋上和肩頭上砸。

    “快跟上去,過了前面的轉角,它就會把東西扔掉……算了,夜羅剎,你幫我去撿,小白虎太不靠譜了。”莫凡急忙說道。

    ……

    穆飛鸞氣得臉都在抖,還以為是什麼寶貝,上面分泌的柔滑東西能夠抵御強大的天山寒風,哪知道是一個髒兮兮的白狗唾液。

    一過山角,穆飛鸞就把這個“心愛”的破石頭給狠狠的扔到了山崖下面,還特意從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個絲巾,仔仔細細反反復復的把自己的手給擦拭干淨。

    感覺手上終于沒有那種黏黏惡心感後,穆飛鸞把絲巾給疊好放回自己上衣口袋,剛像放進去的時候,又忽然想到那頭白色小狗歪著頭留唾沫的樣子,眉頭一皺,直接把這條最喜歡的絲巾給揉成一團扔了出去。

    作為一個有潔癖的男人,別說是扔最喜歡的絲巾了,把自己右手剁了再讓治愈法師去給自己重新塑造出一個手的心思都有了!

    ……

    “喵噢”

    夜羅剎還是深得莫凡心,沒過幾分鐘時間,夜羅剎便將被穆飛鸞丟掉的司石英給撿了回來。

    夜羅剎一樣對小白虎很嫌棄,在撿司石英的時候特意用布裹著,免得髒了自己的手套。

    江昱的這頭小靈貓酷得不行,長筒靴加女王手套,直立行走的時候那完美優雅藐視一切的貓步,讓人想要跪倒臣服。

    “咿呀!!咿呀!!”

    小奶嘴石重新回來,小白虎開心不已,立刻蹦蹦跳跳的要去含到嘴里,那種冰冰涼涼的感覺在口腔中繚繞它才會有安全感。

    “這東西,交給我保管。”莫凡馬上把司石英給搶了過來。

    果然,上面還糊著小白虎的口水,莫凡粗狂的往自己褲子上一抹,司石英一下子干爽了大半。

    也不知道黑暗王拿這種石頭做什麼用,為什麼那麼的偏愛,若是做枕頭去睡覺,也不知道這種被口過無數次的石頭他老人家還接受不接受了。

    不接受也沒有辦法了,走遍整片天山就找到這麼一塊司石英,拿到過程也算是峰回路轉,假如不是有一朵七百年的天山聖蓮作為贈品,來天山簡直是一趟魔鬼旅程,這輩子再也不想踏入了,礦泉水都不想喝這個牌子的了!

    “穆白有救了,穆白終于是有救了啊。”趙滿延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看見春|藥男的時候,總覺得他從頭到腳都散發著一股子b得不行的氣息,可自從他躺在棺材里後,趙滿延越發的想念他,心里還有那麼多不堪入耳的話沒當著他面吐出來,終究是一種人生遺憾。

    “現在可以趕緊下山了吧,再不下山,沒救的就是我們了。”官魚說道。

    “可以了,可以了……對了,夜羅剎那里還有很多寶貝,到時候怎麼分啊,江昱你別搞黑的,雖然說東西是夜羅剎辛苦拿的,但沒有我們你也到不了天山之痕。”趙滿延心里還惦記著那些在極寒古鷹老巢中繳獲的寶物。

    “我像會私吞的人嗎?”江昱說道。

    “天山聖蓮怎麼說?”官魚問道。

    “這個……一人一瓣也只能夠分出七片來。”莫凡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不需要,我需要的是上面的露水。”穆寧雪說道。

    穆寧雪對天山聖蓮興趣不大,她更在意的是她的第三系和第四系,有了天山聖蓮在清早孕育出來的露水,她這次天山之行就是值得的,何況還幫了擺脫了異裁院的追捕。

    “沒事,沒拿到花瓣的,那些極寒寶石就多分一點,哈哈哈,要是讓亞森、趙康、庫馬他們知道七百年的天山聖蓮被小白虎采了,落到了我們手里,他們應該會精神崩潰吧!”趙滿延大笑了起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