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士氣這東西很重要,本身師出無名,假如不能以壓倒性優勢擊垮敵人,反而會讓這些跟風前來、趁火打劫的人有所猶豫。

    人都是有一點理智的,這場紛爭本就無關乎任何的榮耀、尊嚴、生死,每個人到這凡雪山下,都是垂涎凡雪山的富饒,都是想要瓜分點東西的。

    單獨勢力,吃不下這塊肥肉,那就組成這樣一個聯盟。

    他們本身弱小而沒有膽識,同時更害怕事後受到國家和審判會的討伐,要是不能夠一鼓作氣,沒準一會他們這個利益聯盟就直接散了。

    “林康那傢伙,到底在搞什麼。”趙京冷着臉道。

    那一團血霧之中,林康和穆白之間的戰鬥居然還沒有結束。

    他們不久前聽到了穆白的慘叫,按理說兩大知名的判官應該有了勝負,斬殺對方一名重要成員,這對現在的局勢很關鍵的,不然那麼多勢力那麼多人爲什麼遲遲不拼殺上山莊?

    那些人也在等,等他們幾個領頭的人解決掉凡雪山的幾個超階強者,他們纔好一擁而上。

    “月符是根據毀滅魔法進行消耗的,趙京哥哥並不用着急。”南榮倪看出了趙京的顧慮,特意開口說道。

    趙京點了點頭。

    不差這幾分鐘時間,林康那邊必須有一個勝負,這樣城北軍團纔可以衝鋒陷陣。

    林康的城北軍團是主力,若不是擔心飛鳥基地市的那幾位領袖問罪,他們可以不顧慮傷亡的殺向凡雪山。

    可凡雪山畢竟不是海妖,更不是真正的叛徒,罪名全部都是林康和林康背後的一些勢力施加上去的,內部勢力之間的爭鬥、吞併在如今這個資源匱乏的年代會出現再正常不過,可要麼你一口氣將別人吃下,壯大自己,要麼就知難而退,若是廝殺了個兩敗俱傷,任何官員、議員都無法向高層和民衆交待。

    海妖當前,卻自相殘殺?

    ……

    “大當家,你越遲出手,對我們就越有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們凡雪山最強的人,你不動身,我們每個人心就會多一個後盾,無論前面拼殺成什麼樣子,都不認爲我們凡雪山會敗。”木匠大叔低聲對莫凡說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趙京的實力我們是領教過的,他現在又擁有了月符,一旦他動手了,我就不能繼續看着。”莫凡回答道。

    “如果您信得過我的話,就讓我先會一會他,你在這裏多站一會,對巡邏精英來說就多一份力量。”木匠大叔開口道。

    趙京已經蠢蠢欲動了,而且他的眼睛也是盯着莫凡的。

    莫凡既然是凡雪山的老大,將莫凡給砍了,羣龍無首,一切都會變得簡單起來。

    莫凡搖了搖頭。

    當時在瀾陽市郊外,趙京一個人就敢挑戰他們一個隊伍,穆白、趙滿延都被這傢伙重創,雖然有他提前佈置好的雷鼓大陣的緣故,但這傢伙實力確實變態。

    木匠大叔的實力莫凡沒有見過,可莫凡直覺認爲他不是趙京的對手。

    當然,莫凡現在也不着急,甚至他比趙京鎮定許多,他清楚這些人的目的,更清楚久攻不下的他們有些騎虎難下。

    就拿城北軍團來說,城北軍團這次出征,是與凡雪山廝殺,獲勝了,他們城北軍團要揹負罵名,軍團成員自身獲得不了多大的好處。

    而城北軍團敗了,他們直接撤退,凡雪山又不會對他們趕盡殺絕,最多就是把下達命令的林康、副團長等人給砍了,他們這些人換個頭領罷了。

    更何況,黑白判官之間的鬥爭,到現在都沒有出現一個結果。

    “誰能夠看清血霧裏面的情況??”城北軍團的一名少軍將問道。

    “不知道啊,應該是城首大人獲勝了吧,也不知道魁首現在情況如何了,但願能夠活下來。”一名曾經在南翼法師中任職的軍統說道。

    “唉,這都是什麼事啊。”

    副團長周奕走來,臉色陰沉無比,他目光掃過這幾個言語帶着些許猶豫的人,呵斥道:“你們不想活了,軍心都敢隨便動搖?”

    “周副團長,這種話你就別說了。大家都是有腦子的人,不是上頭說什麼就是什麼。林大城首來我們這裏才一年時間,他這一年讓我們乾的事情,我們也沒有二話,該上就上,該殺就殺,哪怕要我們死在海戰城裏,我們也絕不皺一下眉頭,可讓我們來殺凡雪山的人……”那位少軍將職位也不低,他對副團長的態度感到幾分好笑。

    “什麼意思,難道凡雪山做出叛徒之事就不是事實嗎?”副團長周奕怒道。

    “從流程上來說,凡雪山即便是叛國,那也應該有審判會和議長級別人員親自蓋章,我們城北軍團必須接到帝都的出兵令纔可以將凡雪山給剷平,城首和幾個議員的官印,明顯是不夠分量的。”少軍將嗤之以鼻道。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砍了你!!”副團長周奕臉上滿是殺氣。

    “我當然信,可弟兄們不是沒眼睛,也不是沒腦子。我們當然可以爲城首大人賣命,誰讓他是我們的直屬上司,可週奕副團長,你得搞清楚一點。穆白是南翼魁首,他的職位與你齊平,假如……我說假如,城首大人在這次戰役中不小心犧牲了,就是說我們城北軍團將由您和穆白接管。”少軍將平靜的說道。

    “南翼魁首雖然不直接調遣我們,可他有對您決策的否定權,我們在這種情況下殺他和他的家族成員,不等於直接謀反嗎?”另外一名軍統也開口說道。

    “副團長,您就別爲難我們了,別的不說,我在魔都守城的時候,家裏人都留在了城北,那次海妖出現,一座城被催眠,沒有凡雪山的人,我一家七口全沒了。你讓弟兄們如何下得去手??”一名軍官帶着幾分懇求道。

    在這飛鳥基地市的人,其中有不少是從外地遷徙至此,初來乍到,唯一的地主是凡雪山,受過凡雪山恩惠的人不在少數,更別說軍官這種一家人受到凡雪山庇佑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