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靈靈將目光轉向了旁邊,那個毛發惺忪得像一頭松獅狗般的小家伙。

    莫凡也不自禁的將眼楮挪到了它的身上。此時小白虎正在將自己整個大腦袋埋入到了裝著醬牛肉的盤子里,剛洗過澡的它一下子又把自己吃成了一頭豬,把里面的香醬汁拱來拱去,這一塊還沒有入喉,就迫不及待的要抓另外一塊……

    餓了幾天的豬,吃起東西來也就這個樣子吧,聖潔崇高的天山大概看到它這樣,也會恨不得一個雪崩把它給埋了吧,免得丟了天山聖靈的臉面。

    “你的軟件大概是壞了。”莫凡最終做出了這個評價。

    “沒壞,我比對過了兩次。”靈靈說道。

    “你確定是它的?”莫凡接著道。

    “不是你讓我順便把小白虎的額印進行比對的嗎,我也只是想驗證一下我的推斷是否正確,結果……”靈靈還是沒有回過神的樣子。

    她比對過了,小白虎的額印對比不是25%,而是100%!

    也就是說,小白虎壓根就不是那頭天痕白虎的小崽子,甚至從血統的角度來說,小白虎反而是天痕白虎的上一輩,十有八九是叔伯之類的!

    “這智障小白虎是我們遇到的那頭天痕白虎的叔伯?”莫凡臉上的表情已經不能夠用豐富來形容了。

    “嗯,而且它是一頭真圖騰獸。”靈靈用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語調說道。

    真圖騰獸!

    這頭小白虎……

    它它喵的是頭圖騰!!

    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難道老天爺跟上帝一樣是公平的,給了其絕世獨立的強大血統,一定要賦予它一個與之截然相反的腦子,就小白虎這智商和心智,別說在天山了,在全宇宙都屬于墊底的了!

    ……

    一盤又一盤的醬牛肉,一片狼藉的大餐桌,小白虎已經徹底化為了一頭小母豬,吃得那個叫丟了虎族的臉,肚子都要撐破了,還在往嘴里塞,更可笑的是實在吃不下了,它竟然跟很多沒出息的旺星人一樣,把醬牛肉找一個別人不知道的草地、泥地,挖個坑藏起來,然後飛快的跑走,深怕被別人發現了自己的寶藏。

    餐廳大桌子旁,莫凡、穆寧雪、趙滿延、江昱、南玨、艾江圖、官魚、靈靈、蔣少絮如同那天第一次偶遇時的情景,大眼瞪瞪大眼,誰都不想發表言論的樣子。

    “這個一口氣吃了我們所有客房押金的小……小家伙,真是圖騰??”艾江圖這種板著個臉的人表情都可以用豐富來形容了。

    莫凡、靈靈都重重的點了點頭,蔣少絮則翻找著自己哥哥留下的拿下手札,最終在他的一個心情日記里看到相匹配的段落。

    “天山圖騰,有趣的像個孩子。”蔣少絮讀著這段總結。

    蔣少軍見過了很多圖騰,並用日記的方式隱晦的描述出來。

    蔣少軍從來不去打攪圖騰,他只是證明它們存在著,為了不讓圖騰被現在這個社會上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和加害,他在記錄中都抹去了很多圖騰的特征、棲息地、習性……所以蔣少絮現在也只能夠去猜,去剖析解讀自己哥哥要表達的意思。

    “還用像嗎,說它是個孩子都高估了它的智商!”

    莫凡揉了揉太陽穴,開始頭疼起來。

    你說天痕白虎是圖騰獸,感覺更能接受太多了,為什麼這個虎頭虎腦的小白虎會是最正統圖騰啊,別的圖騰,那都是經歷了不知多少苦難,更經歷了不知代的相伴、信任、守護才最終化解了種族矛盾,相親相愛的在一起,這小白虎倒好,跟一塊牛皮糖一樣死活要跟在它們屁股後面,就沒見過這麼沒有不自愛的圖騰獸!

    “那……邵鄭當年遇到的什麼天山聖虎,是它嗎?”趙滿延忽然想起了這個問題,開口問道。

    “我去問一下。”靈靈說道。

    靈靈去詢問議長秘書,正好這三更半夜的,邵鄭也沒有睡。

    打開了視頻,靈靈將自己的電腦轉向了在餐桌上依依不舍的小白虎。

    “靈靈,你新養的小泰迪嗎,好可愛哦,不過邵叔叔明天還要去海外一趟,下次去有看你,邵叔叔給你帶點海外狗狗零食……”邵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溫和的笑著道。

    一桌子的人听完邵鄭的話,表情都跟凍上了霜一樣。

    好吧,邵鄭以為靈靈少女心泛濫,在秀她新養的寵物狗,分明是小白虎,怎麼就……算了,醬牛肉的汁已經讓小白虎換了一身毛了。

    靈靈也被邵鄭雷得不行,在他要關視頻前急忙道︰“議長,你年輕的時候遇到的天山聖虎是這貨嗎?”

    “啊?你們听誰說的?”邵鄭詫異道。

    “整個天山都在傳,你年輕的時候在天山遇見了天山聖虎,得到了聖虎的饋贈才一逐步踏上人生巔峰。”趙滿延搶過話來說道。

    邵鄭听到這句話,笑著搖起頭來,想開口解釋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起。

    過了片刻,邵鄭才回答道︰“我沒有遇到過天痕聖虎,我遇到的是一個人,我擔心她受到傷害,所以說成了是天痕聖虎。”

    “遇到個人??”大家面面相覷。

    “是一個跟靈靈差不多大的女孩,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在那,只是當時我正好遇到了一個心里過不去的檻,看到她在天山辛苦而又堅強的活下去的樣子,感觸很深很深……她送給我一些只有天山才會生長的小品種,也算對我修為突破有很大的幫助。其實關于我的傳言並不是完全正確的,我沒有獲得什麼天山聖虎的饋贈。只是我想每一個到過天山的人,心境會在白雪茫茫中發生變化。道路坎坷不及天山之路,人間有情好過荒冰冷雪。”邵鄭說道。

    邵鄭這番話完全出乎大家意料,尤其是莫凡和穆寧雪。

    一個和靈靈差不多大的女孩,在天山之中……

    算算時間,邵鄭如今四十左右,秦羽兒十幾歲被拋棄在天山不正是二十多年前嗎,也正是邵鄭年輕獨闖天山之時。

    “那天山聖虎的饋贈這個傳說是假的??”趙滿延說道。

    “不算是假的吧,天山確實有一位對人類格外友善的聖靈,她也是人類罷了,那些受過她恩惠的人,為了保護她說成了是天痕聖虎,而只受到幫助卻沒有見到她現身的人,自然以為是天痕聖虎。”

    听完這句話,莫凡和穆寧雪都怔住了。

    身處不幸,帶給他人的並非冰雪,是這樣一段流傳在天山的饋贈傳說……

    而這樣的人,此刻正被當作異端,被一群人類至高者合力討伐淨除?
最近更新小說